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火车票上网:5元手续费的利益重构

    火车票上网:5元手续费的利益重构

    天寒地冻、彻夜排队,甚至带上铺盖卷住在火车站——中国改革开放30年,能够唤起民众计划经济时代各种紧缺画面的少数道具中,春运火车票可算一件。

    每年春节期间,几亿人次的大腾挪靠的就是一张张小小的火车票。2011年春运2.3亿人次,预计2012年,春运人次达2.35亿人次。

    改变从一根网线开始。“网络售票最方便、最公开、最公平。”今年6月,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提及网络售票时慷慨激昂地说。截至目前,铁路售票网站12306几经扩容,C字头城际、D字头动车、G字头高铁、Z字头直达、T字头特快和K字头快速等列车都开通了网络售票的通道。对普通人来说,只需要坐在家里,轻点几下鼠标,运气好的话,一次就可以成功购票。

    根据铁路部门披露的数据,2010年,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为16.8亿人;今年前三季度为14.3亿人,同比增长11.6%。火车票上网改变了十数亿人出行的同时,也在悄然推动其背后一系列环节的商业变迁。

    代售点之变

    铁道部预计春运前,所有铁路列车都可实现网络售票

    12月22日,北京铁路局规定,从2012年1月1日起,互联网售票和电话售票的预售期是12天(含当天),而代售点、火车站售票窗口的预售期是8天。与此同时,全国其他17个铁路局也开始大幅度推行网络售票。铁道部预计春运前,所有铁路列车都可实现网络售票。

    “新兴渠道提前了4天,并且,票源上也对新兴渠道倾斜。”赶火车网CEO邓文龙告诉记者,目前,北京传统代售点的票量只有总票源的10%-20%,比往年下滑很多。“如果网络和电话订不到票,代售点也基本没戏”。

    赏心乐事谁家院,有人欢喜有人愁。“今年火车票代售业务一直亏损。”一位同时经营3家火车票代售点的老板告诉记者,自2009年起,代售点的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

    “一般来说,每个铺面,每天出票80张,每张获得5元的手续费,收入达到400元,就能够盈亏平衡。”这位老板告诉记者,他在西城区有一间临街旺铺,虽然是个“小门脸”,但运营成本不低。现有员工4名,2人一起实行两班倒,一个人每月需支付3000元的工资;虽然是个小门脸,但由于地理位置较佳,每月的租金需要6000元。再加上水电、治安等费用的支出,这家门面一个月需要支出近2万元。

    “生意好的时候,这些支出不算什么;但生意不好了,就开始入不敷出。”令这位老板唏嘘的是,这个180度的转变也不过两年光景。

    他清晰地记得,生意兴隆的时候,每个店平均下来一天能卖200多张火车票。由于是最早一批获得牌照的代售点,每张票5元的手续票全部归自己所有。那间临街店铺生意最旺的时候,一天能卖350张票,现在每天只能卖到原来的一半。而他的另外两间店铺,现在平均一天只能卖到100多张。

    “目前,代售点出的票有1/3是网络和电话预定之后来取票的。”一家在海淀区开办火车票代售点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网络售票带来的影响很大。并且,今年试行的电话订票已经让代售点的出票量下降了1/3。

    “写字楼里的人流量本来就不多,新的订票方式出来后,受到的冲击很大,每天出票只有20张。”一位将火车票代售点设在写字楼里的售票员说道。

    在采访中,不少火车票代售点纷纷表示,现在已经基本沦为取票点。一家代售点表示,当初花费十万元购买的一台内置售票系统的电脑和一只出票机已经形同鸡肋。

    网络售票不仅带来了票源的递减,并且取票业务给火车票代售点贡献的收入更是大幅缩水。

    “通过电话订票来取票的,每张票需要交纳2.7元给首体在线。”前文所述的代售点老板担心,目前不需要上交“返点”的网络售票,未来也需要给铁路售票网站(12306)不低的“返点”。

    据了解,北京的火车票代售点一共有2000多家,一般分为两种:一是较早从铁部道拿到代售资格的票代,这些票代一般能够全额获得5元的手续费,大约有500家;二是后来为了覆盖更多人群而成立的、使用“三产机器”的代售点,这些代售点出售每张票需要从5元的手续费上交3.5元-4.5元给火车站。

    “5元钱扣除2.7元,只剩下2块3,剩下的钱都不够向火车站上交,这根本就是一个倒贴的生意。”一家属于“三产机器”的代售点有些后悔当初来做这个费力不讨好的生意。

    “我打算在网络上寻找新的机会。”一位海淀区的代售点老板告诉记者,现在都靠机票、汽车票来补贴火车票,不然只能将火车票代售关张。

    互联网代购的空间

    有些旅客不会通过网络、电话等手段订票,或者说没有时间取票,代购网站满足的正是这一部分需求。

    对于这些传统票代来说,转型互联网是一条值得冒险的出路。在采访时,经营火车票代售点的风火在线行政总监王柱远就明确表示,“火车票代售点要和代购网站合作,揽用户,买服务。”

    实际上,不少互联网公司开始在其中掘金。一家名为赶火车的网站正在尝试网上帮人代购火车票的业务,用户只需要支付火车票的票面额、每张票5元的代购费,以及15元-20元的快递费,这样赶火车网就可以将票直接送到购买者的手中。

    目前,赶火车网并没有火车票代售的资质,它收集网上订票旅客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之后,形成定单,再将订单交给传统的票代。并且,赶火车网还直接通过网络和电话等手段来购票。

    “12306不提供取票的服务。代购网站提供取票的服务,更方便。”邓文龙认为,有些旅客不会通过网络、电话等手段订票,或者说没有时间取票,代购网站满足的正是这一部分需求。

    “如果实名制购票的旅客不需要取票,电子客票成为可能,那么网络售票会呈现更大的商机。”酷讯应用产品部高级经理陈波认为,目前网络售票只有12306网站可以售卖。未来,只要铁道部将每趟列车上的座位开放出来,那么任何一家有资质的代理商,都可以去卖这些座位。那时,火车票就像机票一样,服务将更加多元。

    在邓文龙看来,实行网络售票实名制之后,分销还会存在。正如飞机票电子化后,携程、艺龙等互联网渠道,以及传统的OTA都基于中航信的平台进行票务分销。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平常火车的上座率大约是80%,而动车、高铁的上座率约为70%,有时候会更低一些,火车票的销售需求很强烈,各个分销渠道的机会不小。

    今年6月,京沪高铁率先实行实名制票,这带动了所有的动车、高铁实行实名制购票。借着这股浪潮,酷讯、去哪儿、携程等公司开始网上售票,尝试以火车票为中心的旅游产品。

    在邓文龙看来,在网上购买“火车票”方便,符合互联网吸引用户的产品要求。虽然现在火车票不打折,代购公司不赚钱,甚至可能亏损,但可以借助住宿、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的利润来补贴火车票的亏损。

    “实名制可以进一步推动网络购票。”在采访中,酷讯网CEO张海军频频提到,实名制是一证一票,真实可信,而网络购票需要的就是信任。

    目前,实名制购票的旅客乘车时,还需要一张纸质的火车票作为凭证。未来,这张小小的纸质车票都不需要,旅客只要携带二代居民身份证,就可以实现“刷证乘车”。

    实际上,在技术上,只要用机器检验二代身份证,那么就可以显示购票者的姓名、身价证、所乘列车车次等信息。目前,在京沪高铁上,虹桥站、上海站的高铁闸机已具备验证居民二代身份证信息功能。当然,如若要实行“刷证乘车”,那么需要所有的车站都拥有相应的闸机。

上一篇:天津站清明节四天预计上下旅客72万   下一篇:太原列车时刻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