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南站变迁折射铁路十年发展

    南站变迁折射铁路十年发展

      1942年生于贵州贵阳。1960年毕业于北京邮电科学院,后分配到上海。

      1962年应征入伍,服役6年转入上海铁路南站。做过吊车司机和工会干事,直至2005年退休。

      退休后,郭兆弼积极参与社区工作,先后担任了社区居委书记、主任和老龄委员。并先后获得徐汇区2010年社区教育工作先进个人、社区优秀党员和先进社区志愿者等荣誉称号。此外,基于长期在铁路上海南站工作,郭兆弼还自发撰写了铁路南站百年史。

    位于上海市徐汇区西南部的铁路上海南站主体建筑。赵昀 早报资料

      “我觉得铁路或许可以打破一家垄断,让国营和民营并举,国营负责铁路主干线,民营负责支线。未来,铁路发展一定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安全,二是票价。”

      郭兆弼 

      关于铁路10年改革进程的一些变化,这个话题很大,牵涉很多,我怕谈得不够好,所以还是以自己的故事为主线,谈谈我对铁路发展的认识和看法。

      我觉得,作为共和国中央部委中的长子(铁道部诞生于1949年初,是中央所有部委中成立最早的——记者注),中国铁路的发展首先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富强。建国以来,铁路的几个重要发展期都是国家社会发展比较活跃的阶段,而最近10年更是如此。

      最近这10年,我们国家的铁路不仅做到全面提速,而且也基本建成了全国高速铁路网框架,在货运和客运两个方面,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但快速发展的背后,也有一些隐患,比如由于少数工作人员不尊重科学规律,最终发生了一些事故。

      作为一个铁路老员工,我希望中国铁路能再接再厉,在未来继续发展,争取改变困扰社会多年的春运难题。

      初识铁路

      当铁路工感觉不甘心

      我出生成长于一个铁路工人家庭,从小对铁路工作耳濡目染,比较熟悉。但1968年离开部队转入上海铁路南站时,我还是有一些不适应。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之前在学校学的是电子专业。

      那个时候,我经常一个人走在铁轨之间,感觉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心动。当时的中国铁路和现在根本没法比,一切都是百废待兴,铁路的发展全靠铁路工人的辛苦工作。我很多次被这样的景象吸引住,轨道上奔驰的列车车头烟囱喷着灰黑色浓烟,司炉一铲铲往炉膛里喂着煤块,他们的脸都被煤灰染成黑色。货场上、仓库里堆满了货物,员工们仍旧用原始的肩背人扛进行搬运作业。

      我记得当年看到这些景象时,还有感而发写下“装载的是人民的希望,带走的是人民的信任” 诗句。我很钦佩我们铁路工人,但是那个时候毕竟很年轻,我经常感到迷茫,担心自己是否也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干一辈子。

      年少时的担心随着岁月开始变化。南站的面貌不断变换,我的生活也悄悄改善。我是一个热爱机械的人,当我第一次在南站看到内燃机火车,看到火车头轮子下喷泄着白色雾气,我能深切地感受到我们国家的变化和铁路事业的发展。那个时候,我心中的纠结也渐渐打开,我感觉自己的工作和付出是有价值的。

      铁路事业的发展,也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质的变化。最早的时候,我在南站一个月收入不足40元钱,而且基本没有变化。但后来政策发生了变化,每隔一个时期,铁路都要根据上面分配的名额来增加员工收入。到我2004年离开铁路时,35年里我的工资已经涨到700多元。我个人已经很满足了,何况还有计件工资的补充。我还记得第一次拿的奖金就超过了本人工资的两倍。为了留作纪念,我特地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送给爱人,感谢她对我工作的支持,这块手表至今还在。

      恰逢改革

      为铁路发展提前退休

      我从1960年代开始参加铁路工作,感触最深的,就是铁路工人的艰苦。我们国家当初铁路沿用了苏联体制,基本全靠国家投入。“文革”期间各地铁路建设又停滞不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铁路设备落后,运能严重吃紧,车祸事故不断。铁路工人真的很苦,基本工资实在太低,每个月得拼命干,加班加点,才能获得奖金,否则一个月的收入只能基本满足吃饭问题。

      所有的情况在最近10年有了根本性的改变。2003年,铁道部提出“跨越式发展”思路,国家对铁路建设也非常重视,决定大投入。这里面有个背景,中国这些年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农民工群体,但每年春节前后,农民工兄弟都想回家,可是铁路的运能又实在紧迫,逼着他们只能从黄牛那里买高价票。社会对这方面意见很大,我们铁路一线工人也很同情农民工兄弟,很难过。

      2003年跨越式发展提出后,铁道部也展开了节流、精简队伍的要求。我当时其实并没有到退休的年龄,但是考虑到给年轻人腾出位置,我还是选择了主动退休。这个决定对我个人影响很大,最直接的就是收入影响,但为了我们铁路的发展,我还是选择了个人吃点亏——很多老铁路员工都和我一样选择了提前退休。

      回想一下,国家在发展中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由于物价上涨等问题,引发了百姓的一些怨声,但平心而论, 政府还是千方百计为我们增加了工资收入。我的退休工资自离开车站后,已将近翻了四倍。2009年,得益于当年国家政策,我把当初只花了近1万元购买的公房出售,置换了一套三室二厅的商品房,从而改善了住房条件。

      退休后,我还买了电脑,发微博广交朋友,在网上尽情遨游,去做我所感兴趣又能让我开心的事。

      精彩10年

      南站变迁折射中国发展

      2005年退休后,我所工作的上海南站却迎来了发展的春天。2000年后,上海铁路南站被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确定为是对外交通枢纽和市内交通换乘枢纽的重要站点,开始了新的改建扩建。铁道部和上海市政府为此投入很多,仅南站主站楼和南北广场总投资估计就有16个亿。

      2006年7月1日,新南站建成通车。我至今保存着那一天上海各报纸对南站的报道。有一个记者称赞说:“‘上海南站似一轮满月,像一个飞碟’,上海南站独特的圆顶站屋,寓意‘车轮滚滚、与时俱进’。”

      我很喜欢现在的南站,这种感觉,只有在此工作了35年的人才能真正体会。1968年我参加工作时,南站的条件非常艰苦。但现在,矗立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现代化的、宏伟的新南站,我很激动。也许是因为实在太高兴,2006年目睹新南站后,我就决定要写一本关于上海南站的书,写写它的历史和今天。

      南站确实有很多故事值得讲。南火车站和它所属的沪杭甬铁路,是苏、浙两省的爱国绅商和人民群众,顶着英帝国主义恶狼般的抢掠和清廷贫弱媚外而又专制跋扈的巨大压力,坚持自建,最后不但建好,而且还经营有方,成为全国商办铁路的一面旗帜。

      南站建成初期,带动了周边经济的发展。但1937年,日本军队对南火车站的狂轰滥炸,铁路周边繁荣的商市亦成废墟。撰写书稿时,我曾找过当初经历南站毁灭的崔鸿端师傅(后来成为铁路建设革新好手)和杨荣铨老先生(日晖港车站解放时第一位工会主席),他们讲起南站当初的屈辱经历,都是眼含热泪。

      现在想想,从当初战争中的废墟,到我参加工作时的普通火车站,再到今天的新南站。短短几十年,还是那块地方,可是景致却一日千里。为什么?因为中国在发展,上海在发展,中国铁路也在发展。

      我从1968年参加工作,总体来看,最近10年中国铁路的变化是最快的,这恰恰是因为国家在进步在发展。直到今天,我还是会经常抽空到南站走走,南站的建设还没有结束,未来这里还会有新的配套商业圈,会更繁荣。

      我的感想

      或许可以打破铁路垄断

      虽然离开了铁路,但我一直很关注铁路这10年的变化。

      总体感觉是,铁路这几年动静很大,投入不小,发展也很厉害。我个人觉得,铁路“提速”的方向是对的。因为我们国家铁路运力太紧张了,不仅制约了经济发展,也带来很多社会问题。但是我们不能盲目提速,铁路发展必须尊重科学。我们铁路退休人员聚在一起时,就经常讨论这10年铁路的发展,感觉收获很多,但速度有时过快,留下一些问题。

      过去10年里,得益于国家的巨大投入和支持,铁路的发展非常快。比如高铁的发展,京沪高铁建好后,我和在北京的兄弟姐妹走得更近更亲密, 妹妹过生日, 中午打电话来,我傍晚就在北京宾馆准时赴宴了。这些变化和便利,和我当初刚入铁路系统时相比,简直是天方夜谭,而这又确实是我们国家铁路发展的成果。

      但是,快速发展也存在一些问题和隐患。去年“7·23”动车事故震惊全国。我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非常难过。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我想还是“欲速则不达”。

      我们国家铁路沿用苏联的管理体制,形成一个“独立的王国”。去年底的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盛光祖部长也提出铁路发展存在着政企不分、权力过于集中、企业市场主体缺位、经营机制不适应市场要求等问题,今年要加快转变铁道部职能。还要加强对领导干部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切实从源头上防止腐败。 

      今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不是多次提出要打破垄断吗,我觉得铁路或许可以打破一家垄断,让国营和民营并举,国营负责铁路主干线,民营负责支线。未来,铁路发展一定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安全,二是票价。

上一篇:19日后上海回武汉火车票暂停发售   下一篇:沈阳的全国人大代表建议 火车票应对残疾人实行半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