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实名制后火车票依然紧俏 网络电话排队都要碰运气

    实名制后火车票依然紧俏 网络电话排队都要碰运气

     

      无数个演员,每个人都是主角,但故事只有一个,“回家过年”。每个人都要想尽一切办法买到票,剧情虽然单调、过程虽然疲倦,可无法阻挡我们向往着剧终时的大家团圆。

      为求一张窄窄的入场券——火车票,以往“早起晚睡,达旦通宵,欲与票贩试比高”,但是今年,网络售票、电话购票抢了先,而且实名才能买到,“黄牛”潜水不好找……回家的票,你在哪里?

      买票的故事有的精彩,有的幸运,更多的是无奈……

      □快报记者 金凤 张瑜 毛丽萍

      网络购票

      春运买票

      还是很难

      白领小枫在南京上班三年多了,她老家在外地,每年春节回家买火车票都是她心中的痛。“刚听说火车票实名制时,我觉得挺好,总算有办法打击票贩子了。”小枫有着自己的盘算,她觉得,至少春节回家不会像往年那么难了吧?

      其实,小枫第一次体验实名购票是在2011年6月1日。那次她是因公出差去无锡,从无锡回南京的时候乘坐了沪宁高铁。“我记得那时候刚开始试行实名购买火车票,幸好我还随身带了二代身份证。”小枫说,整个操作过程很快,就像地铁购票那么简单,不一会,她便拿到了印着自己名字的火车票。

      “当时很兴奋,不过,看见车票上还印着我完整的身份证号码时,我就觉得这样做太容易暴露个人隐私,一旦火车票被随便丢弃,身份资料太容易泄露了。”不过,她认为实名购票对打击黄牛党的好处更大。

      2011年国庆节期间,小枫和朋友相约去杭州旅游,这次她又一次体会到网络实名购票的快捷方便。“那是第一次在网上订火车票,输入相关信息和身份证号码,在线付款,手机上就会收到车票的信息。”小枫当时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她和朋友两人从南京到杭州的往返火车票订好了。

      “简直像订飞机票一样,到车站刷身份证拿票,刷票上车。”国庆节的那次购票经历,让小枫对网上实名订票充满信心。但随着春节的临近,很多像小枫一样的外地人开始购买回家的火车票时,小枫发现她开始焦虑了。

      或许前几次实名购票的经历让小枫过于乐观了。“大家都说春运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活动,我以为实名制打击了黄牛,我就能顺利买到回家的火车票,可现在看来却不一定。”小枫说。

      最近几天,小枫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买火车票回家的问题。上班期间,她会趁着老板不注意时,悄悄地上铁道部火车票订票官网,可她发现连登录都成了问题。“当前访问用户过多,请稍后重试!”这是小枫在填写完登录名、密码之后看到的最多结果。网络不行,那就打电话订票,但听筒中的“嘟嘟”声更让小枫崩溃。“对于实名制我举双手赞成,可我不明白,黄牛都没法屯票了,那些刚到购票时间就说没票了的情况,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她说。眼看着春节临近,小枫的回家旅程还是未知,当初实名制给她带来的惊喜,早已不复存在。“可能还是因为要回家过年的外地人太多了,要不怎么解释?”小枫说,实在不行她只得乘汽车回家。“我觉得,并不是实名制不好,而是正巧实名制遇到了春节。”

      “秒杀”也要

      靠运气

      “买张票真是不容易啊。”急着回家过年的“新南京人”隋女士站在自动售票机前,与记者分享购票经历时,连呼“很波折”。1月4日,她开始购买回老家福州的票,但是网络的拥堵让她有点不堪重负。“登录订票官网时,总是显示当前用户访问过多,请稍后重试。后来登录以后,发现南京到福州唯一的动车D365,预售期内的票全部卖完了。没办法,就只能先坐到上海,再从上海倒车到福州。那天的午饭我都是坐在电脑前吃的,因为只要10分钟内不进行操作,登录账号就会自动被退出系统,所以要不断提交。”即使恨不得眼睛不眨地盯着电脑,隋女士当天还是劳而无获。

      第二天,隋女士调整策略,开始实施人海战术。“当时我发动所有能发动的亲戚朋友,帮我在网上‘秒杀’,只要一开始发售,就不断地点击预订。”因为获悉上海站车票的预售期第一天车票的起售时间为下午3点,中午12点刚过,隋女士就开始登录“12306”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官网“随时准备着”。“我也打过95105105电话订票热线,但要么电话不通,要么输入乘车时间时,线路自动挂断,要么告诉你没票了。”一番苦战之后,随着铁路客户服务中心两条成功订票短信的到来,隋女士“修成正果”。下午3点24分和3点42分,她终于买到了上海虹桥到福州南和南京南到上海虹桥的车票。

      说起订票的艰难,隋女士表示,自己的经历不是个案。“不仅是我,这几天所有的同事,只要上班、上网都在‘秒杀’车票,还有同事甚至托北京的朋友直接从北京始发站买直达票,都买不到。人多票少,还是要碰运气啊。”

      网上买票

      我们哪懂啊

      目前的售票方式有网络售票、代售点售票、电话售票和火车站售票四种,但各自的售票时间并不一致,网络售票可提前12天预订,代售点预售10天的票,而火车站的车票的预售时间只有4天。由于网络使用水平和工作时间的局限,大部分农民工更倾向到火车站买票,但这对他们来说,4天预售期的票,早已被抢购一空。

      “网吧离工地很远,下了班时间很晚就不想去了,而且我也不会上网。”一位来自江西的打工者在工地做建筑工人,当提及网络和电话订票,他木讷地看着记者,“你说的我都不懂。”

      “我的很多工友都不会上网,平时干活又没时间上网,而且现在网上买票又经常登录不进去,就算下班以后去找家网吧上网买票,也不一定能一次成功。”在南京打工多年的农民工陈余春告诉记者,网络售票对于农民工来说,技术含量过高,而且成功率无法保证,订票难还是老问题。

      “到代售点买票也要排队,那就要请假,这么多年来,我接触过的老板,还没有哪个老板愿意让工人请假去买票的,要买票可以,那就别要当天的工资了。”陈余春说,这两天还不断有工友打电话订票,最夸张的一个,打了一小时的电话都没打通,最后一气之下,还是直奔火车站而去。“但火车站又只预售4天内的票,有很多票之前已经被人从网上和代售点买走了,我们去买票就只能靠运气了。”陈余春表示,去年春节,自己就是由于没能在除夕之前买到票,最终没回家团圆。“长途汽车票虽然更好买一些,但这时候的车经常有半路停车拉客的,挤的时候连车厢过道上都塞着一两排人,想想实在不安全。”

      网络使用水平低、没有时间、电话线路忙、担心坐大巴又不安全,这些困扰农民工购票的问题就像一条条迈不过去的鸿沟,牵绊着他们回家的脚步。

      电话订票

      车票“可遇不可求”

      成都人小赵在南京读完大学毕业后,留在南京工作,每年的取票,对他都是一个体力活。

      “买这张票可真不容易啊,”当从取票口领到开往成都的K722次火车票时,他松了一口气。

      因为1个小时前,他还在一手抓着手机,一手点击网页,只为订到一张回老家成都的火车票。

      “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一到放假,就跟同学一起赶到火车站代售点排一个上午的队,或者晚上12点到火车站售票大厅,等着第二天放票。”

      工作之后,没有大把的时间来购票,小赵开始转战电话购票。4年来,每次都是通过电话领到了返乡的通行证。“但是发现今年电话订票更难了。以前要差不多打一个小时电话,今天已经花了两个钟头。”

      由于要购买12天后回成都的车票,他从7日中午11时50分便开始拨电话订票热线。“但总是忙音,我就不停地拨,同时登录订票网站,但系统总是登录不进去。”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

      “火车站售票大厅的预售期只有4天,代售点也只有10天,还是电话和网络的预售期长,所以当然选择电话和网络订了。”小赵认为,正因为很多人想在尽可能长的预售期内订票,所以导致电话和网络订票系统的繁忙。

      “如果这次订不到火车票,那我估计要坐飞机回去了。”

      窗口买票

      我有身份证,可没票

      南京火车站售票大厅的角落里,杨大姐坐在一堆行李上,不时抬头张望排队买票的人群。“我老公在排队呢,拿着我的身份证,说现在买票都实名制了,”她说。

      40多岁的杨大姐是贵州遵义人,与老公外出打工多年。去年夏天,夫妻俩去了江苏宿迁的一家工厂,老公做锅炉工,她则当小工。“每天赚五六十块钱,攒点钱不容易啊!”杨大姐说。此前三年的春节,她和老公都没回老家。“火车票不好买,回去一趟也花不少钱,攒点钱供孩子上学了。”

      而今年之所以想回家,是因为大儿子刚考上大学,在外打工的小儿子也早回去了,孩子们都盼着能与家人过一个团圆年。“我们今天早晨5点多起床,从宿迁坐了几个小时汽车来到南京,发现只能买四天之内的火车票。”杨大姐说,刚到还没开始排队时,就有人告诉他们四天之内的票都没了,可她老公不信邪,非要排队试试。

      至于今年推出的实名制购票,杨大姐也知道。“就是凭身份证买票嘛,我们都有身份证,可是有身份证就有票么?”杨大姐和老公文化程度不高,也不会上网,直到他们来到南京后,才知道网上实名订票可以提前12天。

      “民警说不要相信那些票贩子,现在实名制了,票贩子也买不到票了。”杨大姐说,“我们再等等看吧,实在买不到票也不能在南京耗着啊,钱花光了怎么办?”看着身下的行李,再抬头看人群中排队的老公,这位在外打工的母亲也发愁了,她不知道这个即将到来的春节,到底能否回去跟孩子们团聚。

      有票,可我没身份证

      安徽宿州青年李二征已经在南京和溧阳打了一年工,回家的路是否平坦,对于他来说,取决于一纸身份证明。“一个月前,有个朋友来南京,把我的身份证带回家了,谁知道现在没有身份证就买不了票了。”守着身前的一堆行李,上午8点就从溧阳打的过来的李二征皱着眉头开始寻找求助对象。

      “警察同志,我没带身份证,该怎么买票啊?”在警察的指引下,他来到临时身份证办理窗口,排了20分钟的队,报上姓名和身份证号后,终于领到了一张《临时身份证明》。

      “往年在天津、浙江打工的时候,要么是老板直接给我们买好返程票,要么是坐长途汽车回家,今年到南京打工,老板没给买票,就打算和几个老乡一起回去。现在工地已经放假了,如果今天买不到票,就坐长途汽车走。”看着候车大厅里不断刷新的余票记录,李二征做好最坏的打算。

      在排队等候了15分钟之后,李二征终于挤到了售票窗口前。“有今天走的动车么?”由于归心似箭,他选择了回家最快的交通工具。“动车票已经没了,只有普快。”最终,李二征和老乡们买到了4张实名制火车票,3个小时后,他们将踏上开往宿州的火车。

      人对不上,有票也坐不了车

      商丘人老王和老乡站在火车站售票大厅的滚动屏幕前,看着不时刷新的余票信息,布满皱纹的脸上堆满了失望。“怎么办,没有今天和明天的票了,要不我去汽车站看看吧。”老王已经在南京打了两年工,每年春节,都是老板帮他们一起买火车票,今年也不例外。“我的身份证在家里,是老板用自己的身份证给我买的票,但刚才检票的时候,说我票上的名字和号码跟身份证上的不一样,不让我进站。”仍不愿放弃的老王急匆匆地挤到咨询窗口后,得到的只是“要退票重买”的答复。

      而由于无法买到和工友同一趟列车的车票,就连第二天的票也已经售罄,拖着大包行李准备登车的老王,就这样被“剩”在了南京。于是,有了前面的一幕。

      在公安制证点,农民工老刘也因为身份证过期无法订票,“算了,今年不回家了。”在他的手中,2001年12月7日的一代身份证,已经过了10年的有效期,而他又一直没有办理二代身份证。寻思了几分钟以后,他无奈地嘟囔着离开了售票大厅。

      找黄牛买票

      黄牛“潜水”了,难找了

      往年,春运时,只要走进火车站,不时就会有“黄牛”过来套近乎:“去哪?”可实名制后,记者在南京站售票大厅晃来晃去,也没碰到一个悄悄吆喝的人。即使在站前广场上无助地转来转去,也没有人再搭理你。“黄牛”真的消失了?知情人士摇头:“他们‘潜水’了,倒票花样变了。”

      “他们现在只做熟客的生意,加个30~50元一张。”该知情人说。见记者不信,他翻出一个电话,“不信,你试试,就跟他说是×××让联系的。”于是,记者拨通了那个电话,“喂,你好,我要两张17日到西安的硬卧,有吗?”“我的电话你从哪里知道的?”“×××”闻言后,对方不再怀疑,“身份证号,提前一天通知你取票,一张票加多少钱你知道吧?”“知道。”听到记者的回答后他不再啰嗦,挂掉了电话。

      除此之外,记者在众多论坛里找到了黄牛们活跃的踪迹,“赶集网”上很多宣称有N张火车票提供的都是黄牛,只要有人与他们搭话,他们就会热情回应,如果你提供身份证后,他会承诺什么时候取票,不过,这种票价格也相当高,紧俏点的,加一两百都可能。

      “实名制后,退票也需要身份证,提前购买车票会有一定风险,但做这行十几年了……在车站退几张票应该没什么问题。”一个与记者认识的“黄牛”透露,“我们现在最保险的做法是在网上钓鱼,通过QQ或者论坛等,拿到乘客的身份证号,这样再加点钱卖出去,万无一失。”

      据了解,实名制购票、互联网售票等措施,确实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代售点、售票窗口的车票流向“黄牛”手中,但还会有车票通过协议出票、团体订票等渠道流出。

      对话

      解决一票难求

      不能光靠实名制

      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曾多次建议铁道部尽快推行火车票实名制,如今实名制终于推行了,葛剑雄教授对此又会怎么看?

      柒周刊:作为多次提出火车票实名制的建议者,葛教授应该是比较欣慰吧?您如何评价实名制的正式推行?

      葛剑雄:的确,铁道部终于不再过分强调客观原因,推行实名制购票了。但准备工作不充分,而且选择的时机不当,刚实施就遇到春运高峰。照理,应该在平时取得经验并完善后,再运用于春运时节。此外,实名制与电话订票、网上订票的办法早已实施于国外及台湾和国内的航空业,是有经验可学、有教训可防的,铁道部应该认真学习,做好更充分准备。比如,卖机票是通过大量代理代售等的,为什么铁路售票不能让铁路以外的机构或个人代理代售?

      我主张实名制应该选择淡季开始实施,让旅客也逐渐习惯。对经常外出、年轻人、城市居民要适应并不难,但就像其他现代化过程的新事物一样,对一部分人来说总要有一个较长的适应过程。

      现在国内还有相当多的人从来没有乘过飞机,你能要求他们适应用身份证买机票吗?像网络购票,当然与网络化推广的进程和普及程度有关,打工者要适应这个新生事物,需要一个过程。

      柒周刊:有人说,火车票实名制背后不仅是售票程序的问题,还是整个交通产业的升级问题,您怎么看?

      葛剑雄:前面已经说过,实名制是铁道部门改革的一部分,或者说只是业务改善的一项措施,只是由于涉及社会各方面,又有春运的特殊情况,所以会有很大的社会影响。通过这项措施也能反映出铁道部门改进的诚意,但实名制远不是改革的全部或主要方面。

      柒周刊:从现实来看,实名制在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上也不见得就是良药,尤其是春运这样的特殊时期,尽管黄牛被打击了,但订票网站登录不上、订票电话也打不通,排队还是不好买票,真正解决出行、购票等难题,可能光实名制还不能完全解决?

      葛剑雄:当然,实名制购票充其量只是运力的合理、公正的分配,或运力的充分利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运力本身,更不能消除不正常的“春运”。如果从一开始就让所谓的“农民工”享受国民待遇,让他们转化为城市工人,还始终会有那么大规模的“春运”吗?这当然不是铁道部门或运输部门所解决得了的。

      柒周刊:对实名制还有什么期待,或者希望进一步完善的呢?

      葛剑雄:有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有的需要时间来完善或解决,但多数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印度火车票早就实名制了,网络购票也已普及,中国就做不到?

      快报记者 张瑜

      小贴士

      火车票实名制

      火车票实名制是指乘客在购买火车票和乘坐火车时,需要登记、核查个人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的一种制度。2010年春运期间,广铁集团、成都铁路局开始试行火车票实名制。2011年6月1日,动车组开始实行火车票实名制。2012年1月1日起,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

      在此次实名制全面推行之前,关于实名制的呼吁已经越来越强烈。多年来,舆论普遍认为,在铁路总体运力不足的情况下,实名制能够促使有限的火车票在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得到更公平合理的分配。人们尤其希望实名制能够有效打击黄牛党与某些倒票的铁路内部职工,让更多的票源能够在看得见的渠道中销售。

上一篇:火车票实名制或难治黄牛党 铁道部网络购票问题频出   下一篇:春运拉开大幕 18日前热门方向火车票已售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