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记者走高铁德州最后一站油房赵:目送高铁进省城

    记者走高铁德州最后一站油房赵:目送高铁进省城

    经过油房赵,驶过这架黄河特大桥,高速列车驶出德州,进入济南。记者 崔忠伟摄

        6月13日,从德州经济开发区赵虎镇郝庄村开始,德州晚报·英翔视光“晚报记者走高铁”采访组沿京沪高铁一路南行,历时23天,陆续穿越陵县平原禹城,7月6日来到齐河县祝阿镇油房赵村。这里是德州市最南端的一个村庄,位于京沪高铁黄河特大桥北桥头,与济南市槐荫区隔河相望,也是本次大型采访活动的终点站。
        在黄河岸边的茂林中,有一个古老的村庄,这里世世代代种植水稻,虽位居德州,却过着与德州人不一样的生产生活。京沪高铁的开通,彻底打破了村庄的宁静与沉寂,并被推至时代前沿。


    ◎济南不算“外地”


        进入油房赵村,需要走行黄河北大坝,一边是滔滔黄河水,一边是茂盛的植被。供人出入的大坝,更重要的职能是挡水,它看上去很高,被铺上沥青的坝顶路面,距离水面足有二三十米。孟宪华家的窗户,就在大坝底下,水大时,高度与水面不相上下。
        孟宪华的家,位于齐河县祝阿镇油房赵村。这是德州市最南端的一户民房,除了大坝迎水面的石头护坡,也是德州市最南端的一处人工建筑——他家没有围墙,黄河大坝代行了围墙的职责。比大坝更高的,是刚刚投用的黄河特大桥。钢架结构的黄河特大桥因高铁而生,将德州与省会济南连接起来,使天堑变通途。从孟宪华家房头的斜坡走上大坝,便与济南市槐荫区隔河相望。
        与孟宪华家的房子连在一起的,还有300多户人家,这个有着1050口人的村庄,是地地道道的德州南大门。如今,京沪高铁开通了,这里的人们每天目送南下的高速列车“飞”进省城,也第一个将每一列北上的列车迎进德州
        特殊的地理位置,一下子使原本默默无闻的油房赵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每天都有外地人来。”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赵吉发说,“拍照的多,也有的是来看高铁、看大桥、看黄河的。”“古老的黄河,配上现代化的高铁,油房赵这地方出画面。”来自青岛的摄影爱好者栾琳琳难掩兴奋之情,“回去给圈子里的朋友看了,他们肯定也会往这跑。”
        人们往油房赵跑,是非常方便的。新建成的高铁济南西站,与油房赵的直线距离仅有8公里,走行建邦黄河大桥,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与济南较近的区位优势,早已为油房赵注入了大都市的元素。“我们村出人才,脑子活,时尚。”赵吉发告诉记者,村民大都在济南工作,主要分布在物流、家政等服务行业,在北京、上海、沈阳等“外地”工作的也有三四十人,厅级和处级干部就有四五个。在他看来,济南不算外地,因为“一袋烟工夫就走个来回”。
        以油房赵为圆心,高铁时代,人们眼中的“本地”,半径被迅速放大。


    ◎农业生产或可借力腾飞


        油房赵人“本地”视界被放大,无疑缘于高铁。
        “没寻思,这高铁说修就修上了。”75岁的赵凤华脸上露出自豪,“2004年,一拨儿人一拨儿人地来俺村勘测,我问这是要干什么?人家说修高铁,我那时候根本不信,寻思就是真的修高铁,可能也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我这辈子怕是赶不上了。”
        现实是,雄伟的高铁黄河特大钢架桥,着实让油房赵感受到了祖国的强盛。更重要的是,勘称贴地“飞”的高铁,使他们的出行变得异常快捷。一位在郑州某机关工作的赵先生,曾在6月30日乘坐G2次列车到油房赵老家看望父母,第二天就返回了单位,与他视频聊过天的村民说:“我感觉这高铁真是了不起,把人一下子就甩出好几千里地。”
        高铁带给油房赵的,除了“感觉”,还使他们的农产品得以升值。“济南有家企业,想在我们村建个水稻生态园,这两天刚刚达成意向。”赵吉发称,油房赵人杰地灵,是德州市为数不多的几个水稻种植专业村之一,而且是全市水稻种植面积最大的一个村庄,“全村一共1800亩地,全部种的水稻。我们的黄河大米在济南一带很有名。”
        这里之所以能长出高品质的水稻,是与位居黄河岸边水源充足密不可分的。但是他们的特产能被“济南老板”发现,并计划系统开发,还是高铁使然,“人家早就听说咱们这里出黄河大米,只是高铁助其扩大了影响。”
        赵吉发盘算着,这个生态园项目首期规模可能不需要太大,如果运行一段时间能够成功的话,再扩大亩数,陆续让越来越多的村民受益。
        借力高铁,油房赵的农业生产,或可得以腾飞,至少可以说,他们的机会在增加。


    ◎逢三逢八“女洗温泉”


        借力高铁,发展旅游休闲产业,也是对油房赵的一个现实考量。
        油房赵村有一眼温泉,从地下涌出的温水高达39摄氏度,正好适宜洗澡、洗衣。早些年,村子里在泉眼上修建起了浴池,这为村民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农历逢三逢八女的洗,其他时间男的洗,几十年了就这规矩。”赵吉发告诉记者:“不过,由于长期自流,现在‘壶’嘴有点结垢,出水不大痛快了,人们大都回家用太阳能洗澡去了。”
        太阳能热水器这种现代化工业产品的普及,提高了油房赵村民的生活质量,但将温泉资源进行开发利用,同样是村干部们经常议起的大事。“这么难得的资源,重新下个管,建个温泉度假区,搞一些热带鱼养殖,都是非常有前景的。”赵吉发称,这一两年他们就将着手温泉的开发。
        之所以在这个时候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油房赵人看到,五公里之外的齐河泉城海洋极地世界即将开门迎客,借此吸引客人到村子里消费,将不再是难事。
        黄河北展区生态城,是齐河县为迎接高铁机遇而倾力打造的一个大项目,其中就包括泉城海洋极地世界,“济齐黄河大桥正在规划和筹建,通车后齐河到济南市区的距离将缩短到10公里,为了把这样的区位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我们搞了一个黄河北展区生态城,现在看非常成功。”齐河县发改局副局长董霖泗告诉记者,包括油房赵等村庄在内的祝阿一带,都将陆续被开发。“昨天庆云来了两大车人,还没开门就已经火了。”在泉城海洋极地世界门前,戴着红袖箍的保安告诉记者,虽然还没有正式营业,但从“七一”就开始上人,德州各县市和济南的客人很多,“他们都是在网上听说这里可能开门了,就自发赶来了。”
        景区的火爆给油房赵增加了信心。村民赵常飞曾经告诉赵吉发:“托高铁的福,咱们油房赵要大变样了。”
        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为期三年多的高铁施工期间,赵常飞还经常跑到工地上看进度,并主动做其他村民的工作,说这国家工程从村子里经过,我们有义务给提供便利。
        其间,油房赵村民的高瞻远瞩和大局意识处处体现。同时,在占地补偿、噪音污染等方面,他们也表现出了高姿态,为高铁做出了牺牲。
        ■记者 马宝涛 通讯员 郑军 宋宜广


    〉〉〉记者感言:德州要“被隆起” 不要“被高铁”


        油房赵是“晚报记者走高铁”活动的最后一站。从郝庄到油房赵,87.8公里,记者一路走来,亲眼目睹,并切身感受,发现高铁对德州的冲击力,确实不可谓不大。包括现实的,也包括它对人们主观意识上的影响。最为宝贵的是,许多部门和单位,甚至个人抓住高铁机遇,做出了精彩文章。
        牟庄村,为了借力高铁壮大民营经济,引导村民经商,全村一下子冒出餐馆、超市20多家;陵县主动向高铁靠拢,所规划建设的高铁新城,产生了强大吸引力;禹城提前谋划错位发展,物流产业提档升级;齐河抢抓机遇,打造出了堪称一流的黄河北展区生态旅游城……然而,与这些积极融入高铁举措不相协调的是,有的地方和部门,只是将高铁过镜当作一道风景,尚无实质动作,这就未免让人惋惜。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已有先例证明,高铁经过之处,往往成为一条经济隆起带——同城化效应显现、区位交通优势更加明显、提高地方产业层次、推动城市提质扩容、促进招才引智。高铁过德州德州有幸迎来这种可能,便没有理由放弃被“隆起”的希望。所以,我们应该抓住机遇,亮出真把式,拿出真家伙,只争朝夕“被隆起”,不要坐在家里“被高铁”。也只有这样,德州才能借力高铁打造区域经济文化高地、实现富民强市新跨越。

上一篇:德州高铁时代腾飞之路:发展现代产业如何借力高铁?   下一篇:京沪高铁开通一周“空地PK”影响显现 高铁载客量基本满意 整点车次票源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