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京沪线“夕发朝至”列车因性价比高一票难求

    京沪线“夕发朝至”列车因性价比高一票难求

    T109硬座车厢人满为患。

    T109硬座车厢人满为患。

    “能上来就不错了,哪敢奢求有座?”7月6日晚,由北京开往上海的T109次列车上,挤在过道中的褚先生这样说。

    7月1日铁路实施新的运行图,京沪间原有的5对卧铺动车组取消,而备受乘客青睐的“夕发朝至”特快列车也仅剩T109/110一棵“独苗”。因价格亲民,这趟车成了学生族、出差族和旅游族出行首选。7月6日晚,记者登上由北京站开出的T109次列车,体验了一回春运般的旅程。

    买票难 提前一天买票遭调侃

    7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朝阳区奥体东门附近一家车票代售点,表示要买当晚T109次列车硬座,售票员苦笑着摇了摇头,调侃记者:“你真逗,这趟车现在这么火爆,都这个点了,怎么可能有票?”为打消记者疑虑,对方还是查询了一下,结果不出意外,硬座票、卧铺票全售光。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北京站售票处,查看大屏幕,发现T109次列车所有票种全部售罄。“这车提前10天售票,你现在才来买,肯定没有了啊。”工作人员称。

    那江苏徐州7月8日凌晨的返程票还有吗?工作人员表示,“中途车站本来票量就很少,现在这是京沪间唯一的特快车,就更加难买了。”当天,记者还通过电话和网络等途径查询,发现7月6日至此后10天内,T109次的硬座和卧铺车票均没有。

    黄牛“提醒”买票抓紧

    按以往惯例,买不到车票除出手太迟外,另一可能就是车票被黄牛攥住。

    记者登录某分类网站,在“火车票转让”栏目立即就有了发现。“转让T109车票,北京至上海,硬座3张,7月7日”、“转让T109车票,北京至上海,硬卧4张,7月16日”。记者随即拨打发帖人留下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名自称姓张的女子,“不多要,每张就多加50块钱。”这位女子并不避讳倒票的嫌疑,“我们从别人那里拿票每张就加了20块呢,你还想让我们白忙活?”这位女子还“叮嘱”记者:“要买抓点紧啊,现在这票很紧俏,一会就没了。”

    记者注意到,车票虽紧俏,但待转让的车票似乎显得票源充足。T109次硬座车票转让信息每隔几小时就发一条,发帖人似乎很着急出手。

    上车难 列车开行前队伍被卡

    7月6日晚,记者来到北京站,准备和旅客体验一回T109次列车。6点40分,距离开车尚有近50分钟,旅客被允许检票上车。

    “快点,快点,晚了行李就没地方了。”人群中,一位旅客招呼着同伴,两人一共拖着4大件行李,夹在人群中,艰难前行。来到4号车厢入口,人群立即被卡住了,列车员一边查验车票,一边劝说着旅客“不要挤,注意脚下安全”。进入车厢通道,因为安放行李和找座位,人群再次停住了脚步,列车员不时往里大喊,提醒旅客赶紧往车厢中段移动,但队伍一直不动。

    只求上车不奢求有座

    7点10分,去常州出差的褚先生终于安放好了行李,并“成功”给自己的双脚在通道内找到了一块地方,他将衬衣解开了一个扣子,“呼呼”喘着粗气:“春运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记者问其为啥也没买到座位?褚先生苦笑道,他是被公司临时通知出差,根本没提前订票,好在后来终于弄到一张无座车票。“以前晚上去上海可以坐卧铺动车组,或选择两趟空调特快车,现在只剩这一辆了,票源肯定非常紧张,能上来就不错了,哪敢奢求有座?”

    旅途难 穿节车厢耗时一刻钟

    晚7点28分,列车准点开动。这时,夹在通道中的记者才注意到,眼前的景象犹如北京的地铁,甚至还不如乘坐地铁。“坐地铁有时还能抓个把手呢,这里连个扶手都没有。”记者旁边的旅客自嘲道。记者和众多无座乘客一样,努力支撑在晃动的车厢中,不时为过路旅客和列车员让道。

    列车已开动,但仍有旅客还在为行李发愁,“上来太晚了,行李架上没地方了。”记者发现,行李有的被塞进座位下面,有的被堆在洗手池旁边,有的干脆当起了临时“座位”。

    为查看其他车厢情况,记者硬着头皮往3号车厢挤去。无座乘客纷纷起身、侧身、挺胸、收腹、抬腿,虽不太情愿,但还是极力配合着。

    经过15分钟努力,记者终于成功穿过4号车厢,3、4号车厢连接处,被行李和乘客填满,沙丁鱼罐头一般。

    天津旅客自带小马扎

    20点57分,T109次列车停靠杨柳青站,车厢内情况更加糟糕,因为记者注意到,4号车厢内非但无一人下车,反而新上了10多位乘客,每人手中拎着一个简易小马扎。

    “刚在站台上买的,10块钱一个,我们南下一直都是过路车,很少能买到座位,就自备吧。”不过,这几位乘客可能忽略了一点,他自备了“座位”,但车厢内却没有足够空间让他坐下。最终,在乘客的“大力支援”下,这几位终于分散开,勉强坐了下来。

    记者了解到,7月1日实施新的运行图前,T109由北京发出首站停靠就是江苏徐州,而现在到达徐州前分别在杨柳青、沧州、德州站停靠。另外,7月1日之后,天津至杭州的T33停驶,部分南下上海的天津旅客也选择搭乘T109次,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T109的压力。

    下车难 春运不定挤成啥样呢

    7日凌晨2点58分,T109抵达徐州站,记者下车时列车员告诉记者,这趟车一下子汇集了多趟车的运载任务,运量有明显增加。

    同记者一起下车的有十多位徐州市民,“没有以前方便了,这趟车以前北京始发后首站就停靠徐州,大概是早上5点半左右,就可直接坐车回家了。现在才凌晨3点,只能打车了。”许先生说。

    一位乘客表示,现在就挤成这样,要真到了春运,这几节硬座车厢还不定会变成啥样呢?

    原因分析 性价比高更受青睐

    在随机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乘坐T109的群体主要有三种:学生族、出差族、旅游族。而他们选择此车的理由也很统一:性价比高和夕发朝至。

    “高铁最便宜的二等座410元,而T109硬座才179元,两者相差太多了。”在中央民族大学就读的学生小谭凭借学校提前订票,令人羡慕地占有一座。他说,即使凭学生证坐高铁能打7.5折,但性价比还是没法和T109相比。其他乘客也都表示“不选择高铁,主因是价格问题”。

    记者查看列车时刻表,京沪高铁每天7点之后开始运营,末班车时间为17点55分,这意味着旅客若在傍晚6点以后去上海,将无法享受高铁的便捷。此前,京沪间有5对卧铺动车组,但现在全部取消。

    “夕发朝至”仅此一趟

    目前除高铁外,京沪间只开行两趟车次,一是特快T109次,二是普客1461次。T109次是乘客公认的唯一“夕发朝至”列车。

    1461次

     

    从北京出发时间为上午11点59分,次日7点49分抵达上海,全程运行19小时50分钟。

    沿途停靠25站(除北京和上海两站)。

    硬座158元,硬卧285/296/306元,无软卧。

    T109次

    从北京出发时间为晚上7点28分,次日上午9点16分抵达上海,全程运行13小时48分钟。

    沿途停靠9站(除北京和上海两站)。

    硬座179元,硬卧306/317/327元,软卧478/499元。

上一篇:石家庄29趟列车卧铺票打折卖   下一篇:武铁20趟列车短途卧铺票400公里内可实行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