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铁路放权谨防票价

    铁路放权谨防票价

      铁道部近日正在讨论放开地方的部分经营自主权,采购权、配置权、客货运价格调整等方面的权力正在酝酿适度下放给地方,规划草案已经基本完成。在客货运价格方面,铁道部也将给予地方更多的自主浮动空间。客运票价,未来会出台一种价格浮动政策,在一定框架内可以有浮动。(5月2日《财经国家周刊》)

      铁路这样权那样权下放是其自身的事,对公众来说最关注的是放权后火车票的价格。放权意味着地方的权力更大,有关事宜无须层层报批,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主决定,从以往一些部门放权的情况看,收费价格大都就高不就低,此次铁路部门放权是否票价也相应“放涨”?

      铁路是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近些年铁轨增设了不少,运行速度也一提再提,按常规速度快资金周转就快,赚钱就多,又加之铁轨延伸四通八达,赚钱的范围更大,利润应该提高了不少,票价应保持基本稳定或适当的提高才是,可是恰恰相反,不少车只要换个颜色,改个车次,价格就涨好几成,甚至涨出一倍多。今年初,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在被问及铁路部门是否会调高火车票价时,王王勇平答道,“火车票的价格从1995年至今一直没有变化”。言外之意很清楚,在他认为票价还很低。怎么来解决这一问题呢?笔者认为,通过正常渠道提高票价要经过不少的程序,很是麻烦,搞得不好更引起公众的不满,而最好的方式是将权力转移,由下面去定。将定价权下放到下属部门,一是可以分散公众的不满情绪,二则可以责任下放与已无关,三则可以躲避监督。

      定价权简单的下放,难以防止“自身产品”成自己的私利品,想涨就涨,还将引起属下之间互相攀比,你涨我也涨,到时恐怕是“涨”声一片。真正定价权要下放,应该有必要的监督机制作保障,由公众来评来议,程序不能放,公众的参与权不能放,如果避开民众谈放权,只能是“放涨”。

上一篇:中铁五局武汉市堤角至汉口北铁路工程项目举行奠基开工典礼   下一篇:铁路公路共迎客流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