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一起官司打破铁路“铁规”

    一起官司打破铁路“铁规”

    今年12月9日,北京市民楚京辉状告铁道部一案以撤诉告终。楚京辉认为,在春运期间,铁道部发布的通知———“开车前6小时内不予退票”的规定违法。

      据悉,案件撤诉的“前提”之一是,2011年春运开始,像北京这样有多个火车站的城市,同城可以联网退票

      楚京辉状告铁道部一案(本报曾于2010年4月29日报道),以原告撤诉而告终。

       2010年12月9日早晨8时,楚京辉和其代理律师蔺其磊进入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与铁道部政策法规司法规处的负责人见面,在这里,他们还见到了北京铁路局运输处相关负责人。

      8个月的等待,换来了在法院里与铁道系统官员3个小时的正面交锋机会,楚京辉提出了自己同意撤诉的4个条件。

      “我本来是不想撤诉的,但是受到了一些压力,最终同意了调解。”楚京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们同意这个调解是有前提的。”楚京辉格外强调“前提”二字。

      之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编号为(2010)一中行初字第1346号的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楚京辉撤回起诉”。

      当楚京辉满脸笑意从法院大门走出来的时候,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我提的条件没有全部实现,但总算是为旅客争取到了一些权利。”

      不可以“联网退票”被打破

      2010年2月,楚京辉因购买车票而无法乘车,在开车前半小时到北京西站退票窗口办理退票手续,退票窗口的工作人员以“开车前6小时内不予退票”的理由拒绝退票。

      该理由依据的正是铁道部此前作出的《关于调整春运期间旅客退票、改签有关办法的通知》。据此,旅客在哪里买票,还要到哪里退票。

      “现在,这条可以联网卖票不可以联网退票的规定被打破了。”楚京辉向《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楚京辉回忆说,在立案一个月之后,北京市运输局两位负责人找到他了解情况,“我当时就说,你们卖票都是全国联网的,怎么退票就不行了呢?这个规定很不合理。过了没多久,他们就告诉我,北京可以实现不同火车站间联网退票”。

      “同城异站可以联网退票,是我同意调解撤诉的4个条件之一。”楚京辉说。

      商讨期间,铁路部门向楚京辉表示,自2011年春运开始,像北京这样有多个火车站的城市同城可以异站购票也可以异站退票。

      “春运期间联网退票的实现可以给很多旅客带来便利。”楚京辉认为。

      “有效告知”将是必须

      楚京辉回忆起8个月前的退票经历,仍然觉得有些“不愉快”:“我去西站退票的时候,只看到窗口上有一张很糙的纸,中间划了一道,上写‘开车前6小时内不退、不卖票。’”

      楚京辉认为,铁道部没有进行有效的公告宣传,导致自己和很多旅客都无法退票,自行承担了损失。

      “没有大的告示牌,没有在权威的官方媒体上公布,报纸、电台、电视新闻上都没有,连最简单、最有效的告知方式也没有———在车票上印。”楚京辉有些无奈。

      “这次同意调解的第二个条件是,凡是像这样事关旅客出行的程序发生变更时,一定要有效告知我们。铁道部门也同意了这个条件。”楚京辉表示。

      据了解,哈尔滨铁路局是将“春运期间开车前6小时不予退票”的通知用印章印在了火车票上,“这其实是最有效的方式,每一个拿票的人马上就知道了这个事情”。

      在和铁路部门的接洽中,楚京辉把这种情况反映给了北京铁路局的相关负责人,“北京铁路局表示,他们将学习哈尔滨铁路局以及一些其他铁路局的经验,实现对旅客的有效告知”。

      此外,北京铁路局还作了更进一步的改进。北京铁路局相关人员告诉楚京辉,他们还出台了一些有效告知旅客的操作性规范,“要求统一用A4纸打印,字的颜色、字号、字体都有了规定,同时,北京铁路局还要求车站售票和退票处,每个窗口旁都要有大的告示牌告知旅客。

      据了解,铁道部也要求各地铁路局对于通知要实现有效告知,但是由于各地情况不同,各地铁路局执行起来效果也不一样。

      打击“黄牛党”并不是理由

      在楚京辉和铁路部门交涉期间,他们出台那样的规定,是为了打击“黄牛党”。

      据了解,有些“黄牛”可以一次性买100张车票,加价出卖,假如票在开车时还没卖掉,他还可以再退给铁路部门。在春运期间设置“开车前6小时不能退票”的规定,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让“黄牛”的票在开车前卖不掉就“烂在手里”。

      “铁路部门认为‘黄牛’的出现扰乱了火车票务市场。尽管每年铁路部门在打击‘黄牛’的工作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收效一般。”楚京辉说。

      但楚京辉认为:“打击‘黄牛’不能成为不给旅客退票的理由。我问他们‘黄牛’有什么标志,普通旅客有什么标志?如果不能有效区分,不就损害了普通旅客的利益了吗?”

      “铁路部门必须有效区分普通旅客和‘黄牛党’,对于有正当理由的普通旅客,应当可以退票。铁道部政策法规司的负责人最终同意了我的意见。”楚京辉说。

      铁路部门没同意“听证”

      楚京辉在之前的起诉状中,第一项诉求是,请求法院确认铁道部2010年1月7日作出的调整通知在程序上违法。

      对此,楚京辉提出的条件是:铁道部对政策进行变更时,一定要做充分的听证,应举行听证程序。

      “这是我最希望实现的条件。”楚京辉说。据了解,12月9日的调解现场,“双方都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意,所以,即使对方没能同意这个条件,我也同意撤诉了。”

      “他们表示听证很难实现。”楚京辉不无遗憾地说,“有很多制度性的制约。”

      楚京辉介绍说,撤诉之后,“铁路部门请我和我的代理律师当‘路风监督员’,对有关他们服务不好的事情提出建议。此外,铁道部政策法规司还表示,他们在制定政策时,会向我们征求意见”。

     


     

上一篇:农民工平安返乡团体购票启动   下一篇:动车组票预售期缩为10天 2011年1月5日起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