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萧山机场航班繁忙 空域资源紧张致“堵车”

    萧山机场航班繁忙 空域资源紧张致“堵车”

      新航站楼启用、航线加密、航班增多……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遭遇空域资源紧张的难题。为缓解空中“堵车”现象,空管部门推出离港航线分离、管制区边界调整、班机航线走向调整等六项措施对空域进行优化。

      昨(13)日,萧山国际机场起降410多个航班架次,比2000年通航时的日平均起降不到100个航班架次翻了两番多。在快速发展过程中,萧山机场航班量“突飞猛进”,航班空中“堵车”现象也随之增多。

      中国民用航空浙江空管分局(简称“浙江空管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年9月初,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空中交通管理局(简称“民航华东空管局”)在杭州就此进行专题研究,通过离港航线分离、管制区边界调整、班机航线走向调整等六项措施对杭州空域进行优化。

    杭州空域资源紧张

      近年来,萧山国际机场航班量一直保持着11%的快速增长。2009年起降航班达134505架次,居全国第9位。今年前9个月的日均起降航班量达406个架次。其中在8月17日创出了463架次的历史新高。

      与此相反,杭州空域面积大但可用面积小,同时区域内机场多,航线密度高。据了解,目前,杭州进近管制区包括杭州、宁波、温州3个干线机场,舟山、黄岩、义乌、衢州4个支线机场,以及安吉、桐庐、浙二医院、建德千岛湖4个直升机及通用航空机场,而区域内只有民航固定航路、航线18条,临时航路6条,空域资源短缺,造成航班空中“堵车”现象增多。

    新辟航路是根本

      由于航路不够,发生“堵车”时,一些航班只能在离机场一定距离内“逛圈子”。航班准点难以保证,还加重了航空公司的负担。记者咨询了业内人士,他们介绍说,以空中客车A320为例,在空中飞1分钟的运营成本,大约在200元以上;如果是波音飞机,1分钟的运营成本则更贵,大约在300元。解决空中“堵车”问题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新辟航路。

      浙江空管分局有关人士介绍说,六项措施中的“离港航线分离”,就是把进港航班与离港航班的线路分开。也就是说,原来是用一条路进出,改成两条路,而且都实行“单向通行”。这样可从根本上解决航班“堵车”难题。但从萧山国际机场和浙江空管分局了解到,要想新辟航路,不是简单的事,手续复杂,技术等影响因素多,一般的审批时间在半年左右,长的超过一年。

    多种方法解难题

      用雷达来管制航班与航班之间的间距,可以在不增加航路的情况下“扩容”成功。浙江空管在2006年实施了由雷达控制不同航班的间距,使飞行于杭州地区的航班前后保持10公里左右的距离,改变了之前航班间距必须保持在20公里以上的“旧法”,使起降萧山机场的航班流量增加了一倍。这次解决航班“堵车”方法中依然有此方法。

      此外,“班机航线走向调整”以前也有成功的例子。去年3月,浙江空管对萧山机场的10条航线进行“截弯取直”。与许多人想象不同的是,民航客机并不是沿着起飞地和目的地中间的直线飞行,航班往往需要在空中绕来绕去。萧山机场首次将连接台湾的航线实现“截弯取直”,获得成功后,浙江空管将杭州管制区域内的10条航线一次性“截弯取直”,缩短了进出杭州管制区域航班航程12公里至135公里不等。

      缩短路程,航班进出机场的流量就增加,通行能力得到提升。有人统计过,“截弯取直”航线使所有航班得到1分钟至10分钟的提速。进出萧山机场的航班往返一次,可节省300元至3000元不等。

上一篇:业界顽症难除 南航频现航班取消   下一篇:航班因旅客突发心脏病紧急备降上海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