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6小男孩被“遗忘”在列车上

    6小男孩被“遗忘”在列车上

    450×335
    小男孩很调皮,谁认识他

     

    6月1日,儿童节。凌晨1点42分,由菏泽开往哈尔滨的1416次列车在秦皇岛停留3分钟。当火车启动时,9号车厢的乘客发现,一名六七岁的小男孩在独自熟睡,其家长不知所踪。孩子在列车员的照顾下,从哈尔滨转了一圈来到济南,被送往救助站。

        没有家人在身边他却一点不在乎

        2日下午4时18分,从哈尔滨返回的列车准时进站。

        列车员领着一名小男孩下了车,男孩身穿灰白色条纹T 恤衫、牛仔裤,头戴棒球帽,脚穿凉鞋、白袜子。“一开始孩子穿着很干净,这两天在车上没换洗有点脏了。”列车员说,“孩子跟着我们的车到哈尔滨转了一圈回来了,一路上还高兴得不得了。”

        男孩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刘昊。他说自己“属羊的,6岁了”。

        他一直蹦蹦跳跳,调皮而活泼,虽然很久没有看见家人,他一点都不在乎。

        “我们从菏泽驶往哈尔滨的时候,听乘客说刘昊是和他的奶奶和姑姑一起从巨野上的车。”列车员说,“6月1日凌晨1时42分,当车在秦皇岛停留时,9号车厢的乘客向我们反映,孩子的奶奶和姑姑都下车了,把孩子一个人丢在车上了。”

        “我们很费解,孩子的智力很正常,肢体也没有残疾,他的家人怎么会故意丢弃呢?难道是真的将他‘遗忘’在车上了?”列车员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搜寻了一下,结果孩子的行李除了衣服之外还有几个面包和苹果,没发现其他东西。

     答问前后不一致不知哪句是真话

        1日凌晨,小刘昊醒过来时不见了家人,不哭不闹。

        列车员担当起了照顾他的责任,一路管吃喝并让他住在乘务员休息室。然后和孩子聊天,试图从他口里套出家庭住址等情况。

        “他说他有个后妈,天天打他,所以他不想回家。他说他后妈可能不要他了。”列车员说。

        然而,当记者问他时,他却说“妈是亲妈,很疼我”,似乎完全忘记了对列车员说的话。

        “是谁把你带上火车的?”记者问。

        “我奶奶和姑姑。”他说。

        “他们人呢?”

        “不知道。”

        “你家是哪里的?”记者问。

        “河南的。”

        “这是谁往你胳膊上贴的贴画?”记者指着他胳膊上的贴画问。

        “我姐姐。”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姊妹几个?”

        “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把能说的都说了(记者猜测男孩在说谎)。

        后来,他又推翻了以前的说法,称“是爸爸带我去的车站,我不认识那俩女的。”

        无奈送到救助站举止像个流浪儿

        由于问不出小刘昊的家庭住址和家长联系方式,列车员只得将他送到济南市救助管理站。

        济南市流浪未成年人保护中心主任姜明和孩子聊了一会儿,然后告诉记者:“他好像是一名长期流浪儿。”

        他向记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首先,这个年龄段,孩子长期见不到家人一点没哭没闹,不符合正常儿童的行为;其次,刘昊“不怕生”,见了谁都能说能闹,行为举止很符合长期流浪儿的特征。

        救助站工作人员经过一番努力,也没有问出孩子的家庭住址,“现在只能通过你们媒体,寻找他的家人了。”

        希望孩子家长或者认识小刘昊的热心人,拨打本报热线96706提供线索。

     

上一篇:疾驰列车上 一位准妈妈突然临盆   下一篇:火车撞飞汽车 9死9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