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雅万高铁:千岛之国的梦想之旅

    雅万高铁:千岛之国的梦想之旅

     

      雅万高铁盾构始发现场。

      红网通讯员杨珂欣刘梅玲王济林长沙报道

      2019年3月31日,南纬6°,印度尼西亚,爪哇岛。

      这一日,雅万高铁1号隧道施工现场,空中彩旗飘扬,地面人头攒动。而地下,一座钢铁巨兽缓缓启动,刀盘旋转加速,金属与岩土的碰撞,切割出梦想的火花。

      这是中国高铁海外首台盾构的始发,标志着“一带一路”重要工程、中国高铁全产业链“走出去”的第一单??雅万高铁项目3?31可视化目标整体达成。

      自此,印尼全面开启了高铁时代的梦想之旅。

      “一带一路”加速度

      2016年1月,万众瞩目的雅万高铁正式开工,这是国际上首个由政府主导搭台、两国企业合作共建的高铁,也是中国高铁全方位整体走出去的第一单。

      雅万高铁全长142公里,由印尼的国企Wika公司牵头的多家当地企业,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牵头的多家中国公司,共同组成印中高铁公司(KCIC)实施建设。

      中国水电八局管段内,包含36公里长的两座特大桥、中国高铁海外首个盾构隧道、中国海外最大规模梁场。其中,1号隧道不仅下穿市区、轻轨,还经过一座清真寺。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信徒最多的国家,为了尊重当地文化习俗,隧道施工不仅要避开当地传统节日,还要在每日祷告期间,最大程度地降低施工噪音,减少机械化作业。而2号特大桥与现有的高速公路、正在兴建的高架桥、轻轨改线项目穿插重迭,面临极其复杂的交叉施工、交通疏导、征地移民困难,加上印尼特殊的地理环境影响,台风、地震、暴雨时有造访,在这样星罗棋布的线路网里施工,无异于在昆虫翅膀上绣花。

      得益于中印尼两国企业的智慧碰撞,和全体雅万建设者的共同努力,水电八局不断完善各项勘察设计和建设策划,最终获得企业资质、线路、环评等正式许可,并在万隆瓦利尼地区36公里先导段开始施工。

      2019年1月,长100米、重达3500吨的盾构机漂洋过海,从中国上海运抵雅加达。这是中国第一台出口海外的超大直径泥水平衡盾构机。

      师徒俩的小胡须

      自3?31可视化目标确立以来,在雅万高铁施工现场,不论白天黑夜,不管烈日暴雨,经常都能看到一位蓄着小胡须的中国工程师,穿梭在各个工点之间。他叫韩吉平,是中国水电八局雅万高铁项目副经理兼一工区经理。

      韩吉平曾作为技术骨干参与新加坡地铁227项目建设,多次打破新加坡地铁盾构施工纪录。他开玩笑似地说:“我的胡子是为雅万高铁而留,要是完不成3?31目标,上级领导肯定要‘刮我的胡子’。”于是,大家笑称他为“韩胡子”。

      2019年2月,中国春节,韩吉平没有回家,妻子带着孩子来到雅万工地,陪他一起守护着心中的目标。他的妻子说:“在中国,老百姓也非常关注雅万高铁这个‘一带一路’重要项目,老韩从事的是一项伟大工程,我很支持他,也为他骄傲。”

      在项目建设过程中,韩胡子还带出了不少徒弟,90后的王丹就是其中一位。王丹2018年9月参与雅万高铁建设,短短数月时间,已飞速成长为一工区副经理。

      在工作中,他紧跟师父的脚步,挥洒着青年的朝气与激情,向技术中坚、管理骨干的目标不断迈进。他说:“从蓝图到开工,从进场到高峰,中国电建拿出了央企的担当和勇气,展示了让人骄傲的雅万梦想、中国速度。”

      “打包”高铁的印尼女孩

      翁玄孝是位印尼混血姑娘,2015年春天,留学于中国河南的翁玄孝与同学当起了背包客,在旅途中她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高铁。

      “快!特别快!从洛阳到西安,374公里的距离,只用了4个小时。而在我的祖国,从雅加达到万隆不过142公里,却要花上差不多的时间。”翁玄孝回忆道,“当时我就想,要是能像打包行李一样,把高铁带回家就好了。”

      2015年底,翁玄孝结束了在中国的学习时光回到印尼。不久之后,便传来了兴建雅万高铁的消息。翁玄孝兴奋之余,赶紧上网搜索雅万高铁的招聘信息。

      作为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印尼拥有充沛的劳动力资源。中国电建雅万高铁项目部成立后,结合当地实际,引进了大量当地劳务。为了帮助印尼本土员工更快掌握各项技能,第一批进场的中方技术人员,在完成施工任务的同时,也当起了老师。项目部还专门成立了培训学校,通过分类管理、技能培养,不断推动本土化进程,持续提升施工和管理效率。

      2017年2月,翁玄孝通过应聘成为了雅万高铁1号隧道的现场翻译,与众多中印尼员工一起,用心打造每寸高铁,共同建设美好生活??她真的把高铁“打包”回了家。

上一篇:铁路助力旅客“五一”小长假方便出游   下一篇:高铁巨龙飞架扬州大地 这条大动脉让古城拥抱“高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