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临时列车员 服务不临时??广州工务段支援2019年春运乘务工作纪实

    临时列车员 服务不临时??广州工务段支援2019年春运乘务工作纪实

      春运是一场回家路的朝圣,也是在外打拼人员强迫自己暂时走进“舒适区”的生活摆渡。2019年春运,广州工务度派出126名临时客运员参与春运临客列车值乘任务。记者发现,虽然这些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年轻人,绝大多数是第一次参与支援春运乘务工作,但做起服务工作有模有样。“临时客运员,服务不临时”,这是他们给自己定的服务宗旨。
      
      鼓角声雄队伍齐,扬兵晓战昱关西
      
      126名支乘人员经过培训上岗
      
      春运开始前,广州工务段邀请列车长为支援今年春运的126名值乘人员进行了岗前培训。人劳、职教等部门制定支援春运培训计划,邀请广州客运段、防疫站专业老师就乘务应知应会、春运安全知识、消防安全、公共卫生、防疫等专业知识进行了强化培训,还组织理论和上车实操考试。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群生龙活虎的工务人对自己即将扮演的新角色充满了期待。
      
      1月23日0时47分,由广州工务段临76组值乘的K6584次列车从广州站开出驶向常德,这也是春运开始以来,第一趟由广州工务段支援人员服务的临客列车。该车于1月25日凌晨5时53分安全正点返回广州站。
      
      53岁的张子华告诉记者,他在工务段是一名汽车司机,平日里的工作就是运送作业人员和工机具材料到作业地点。参加工作30多年,这是他一次参加春运支援工作,也没有一次性跟这么多人打交道。
      
      在与记者的聊天中,老张始终保持着微笑。“这不比开车,只要保证安全就行。现在我要面对的是有各种各样需求的旅客,还要始终保持微笑服务,拘束很多。但一丝不苟的责任心是想通的。”老张像干练地说道。
      
      平时这些居于幕后的铁路线路工,每天面对的是钢轨、枕木、道砟,使用的工具是道尺、小耙、捣固机等,都是冷冰冰的。突然让他们客串列车员,直接跟旅客打交道,人就要更加热情,又新奇,又紧张,刚入路的小姑娘还有点小羞涩。
      
      该组最年轻的“乘务员”曾宪浩告诉记者,“第一参与值乘工作,有点小兴奋,也有些许担心。最简单的动作,我都反复练习好多遍,生怕关键时候做错了,影响到旅客的乘车体验。”
      
      临76组的组长夏德胜在一旁说道,“我们在在列车开出前5个小时就已经入库上车整备,我们组29名值乘人员跟着车长反复操练车门开关、卫生清理、安全巡视、应急处置等要领,这趟车跑下来,小伙子们做的都很好,后面的值乘工作相信他们也能够完成的更好。”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角色变换之间,不变的是责任
      
      习总书记曾寄语青年,“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而春运这个战场,应该是青年们奋斗、拼搏、追梦的舞台。
      
      数十亿人次的出行,春运工作者们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青年来说,这场迁徙也是一场自我历练,从线路工到“临时客运员”,变的是角色,不变的是责任。
      
      临75组的蔡英强,是广州工务段南雄线路车间的一名技术员,去年刚实现线路工到技术员的身份转变,今年春运他又摇身一变称为列车员,日常的高压工作让这个刚过30岁的小伙子看起来比其他人更稳重成熟,对他来说,熟悉工作不难,难的是提升服务质量。
      
      经过与组长林秋坤的协商,决定将29人分成四个小组,每三人负责两节车厢,来回巡视,彼此协作,就能够更快地回应旅客需求。
      
      1月26日上午10点03分,广州开往常德的K6584次列车刚开出长沙站,临75组列车员陈骞在检查8号软卧车厢卫生时,发现旅客遗留一部红色手机在厕所洗手台上,他立即通知车长,又心想旅客丢失手机肯定很着急,便又在前后两节车厢逐个询问,终于在10点15分将手机交还失主。当这名叫王金凤的旅客为陈骞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谢时,他知道,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与陈骞同车厢的黄玉祺抢也有过类似经历,他当时在洗手台见到了旅客遗失的充电器。他若有所思的说到,“其实我们要做的也很简单,在旅客最需要的时候站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帮他们拿一下行李,一个微笑,或者递一杯热水。”
      
      比起其他人,临75组第三小组组员李靖的春运历程是有缺憾的。在李靖跑第五趟车的时候,父母告诉他,妻子预产期提前,住进医院准备生产。心急如焚的他恨不得立马跳下车赶回家陪伴妻子,但车在途中,责任在心中,不能当一个称职的父亲见证孩子的出生,但一定要当一名有责任的列车员完成本次值乘任务。
      
      幸运的是,当他回家时,妻子已经平安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一边是列车员角色,一边是父亲角色,肩上的担子都不轻松。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留给旅客的永远是最美好的
      
      夜已经深了,一趟趟满载旅客的临客列车,在冬夜里风驰电掣,一路驶向旅客心中的港湾。车轮与铁轨交织出的“咣当咣当”的声音,是平安的音符。
      
      看着熟睡的旅客,景三组的毕铁华一个人默默翻看母亲的照片,这个多次参加支援春运工作的“老把式”,干工作很扎实,但说起母亲总觉得亏欠很多。
      
      年前母亲前骑三轮车摔倒导致骨折,那时他正在车上,是街坊邻居把母亲给送去的医院。他想了解母亲的身体状况,但列车员在车上不准使用手私人手机。组长得知这件事后,立马跟列车长商量,特准许他可以自己保管手机,与家里保持联系。当列车长把手机交给他的时候,这个四十多岁男人湿润了眼眶。
      
      再坚强的人,内心总有一块最柔弱的地方住着亲人。虽然他们只是临时客串,但“待旅客如亲人”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真切切的行动。
      
      旅途也是枯燥的,在一遍遍的往返中,景4组的徐路遥每天都是重复着“开门、关门、打扫卫生、组织乘降”等重复性工作。
      
      “当了7年旅客,没想到第八个春运的身份居然是客运员。以前坐车的时候总觉得乘务员的工作很简单,等到自己在这个岗位时,才发现客运员真难做。”18年刚分到广州工务段的硕士研究生徐路遥告诉记者,“遇到有些旅客不理解,刁难甚至谩骂,我们还得笑脸相迎。难就难在,我们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实在难受的时候,只能互相倾诉发泄一下。”
      
      除了受的委屈,还有回不了的家。
      
      2月4日的除夕夜,景2组的“临时列车员”们是在车上度过的,为旅客送祝福、贴窗花、送福字,看着他们平安抵达目的地,这群年轻人突然想家了。
      
      98年的吴沛珊是广州工务段英德线路车间刚入职的见习生。“希望旅客平安到家,祝愿家人幸福安康,虽然我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但有这么多兄弟姐妹陪伴一起过年,我很知足啦”,虽然微笑着说,但从她的眼神中记者还是读到了一丝伤感。
      
      都说,有家的地方才是团圆。但春运路上,总要有人为了别人的团圆而背井离乡,坚守岗位。这群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年轻人,第一次在工作岗位上过年,也是一种不同的人生体验,更是一堂有意义的入职团课。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我们都是追梦人。当然,我们还年轻,圆旅客的梦,也是追自己的梦。”同样是98年的杨博在自己的工作日记上写上了这句话。
上一篇:探访春运列车“移动厨房” 盒饭制作全过程   下一篇:2月26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940万人次 铁路春运客流明显回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