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高铁安全运行起点从这里开始

    高铁安全运行起点从这里开始

      高铁司机单人驾驶,精神高度集中,精力体力消耗都比较大。因为运行速度快,高铁交路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司机轮休机会较少。司乘人员出乘前如果能得到很好的休息,可以有效缓解这种压力,对保证安全有至关重要的作用。2011年随着京沪高铁的开通,上海铁路局集团公司徐州东高铁司机间休室(以下简称徐州东间休室)也应运而生。7年多来,有36万人次的高铁司乘人员通过在这里短暂休息,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走上高铁运输一线,这里也成为上铁集团公司接待量最大的间休室。间休室7位工作人员7年来累计叫班28万多趟,保证了司乘人员既休息好又及时上岗,可以说高铁安全运行的起点就是从这小小的间休室开始的。今年春运期间,记者跟随徐州东间休室的服务班长吕艳,走进这一铁路运输的后勤保障营地,感受这里的工作人员用周到细致的服务保障前方运输安全。
      
      一班24小时只能交替休息
      
      徐州东间休室位于徐州东站南云创驿站宾馆18楼和19楼,1月30日记者来到这里时看到,为了迎接春节的到来特意用红灯笼和彩带装点门脸,显得异常温馨喜庆,吕艳说,这样做就是要让来此休息的司乘人员能感受到家的温馨。跟随吕艳,记者首先来到整个徐州东间休室的中枢??叫班室,所有入住和离开的司乘人员都要在此登记。除了吕艳,当天还有两位工作人员吴芳和史秀敏。吕艳说,间休室服务班组共有七名女工,乘务员们亲切地称她们是“七仙女”。工作时间上,除了吕艳是上长白班,其他六个人是两人一班,上24小时,休息48小时。记者看到,来此登记的司乘人员络绎不绝,时刻都有人登记,当班的工作人员几乎没时间坐在椅子上,同班人员只能交替休息。只要有人登记,工作人员都会面带微笑站立接待。
      
      下午2点20分,济南机务段的高铁司机杨洪军前来办理入住,跟随他记者了解入住全过程。进入叫班室,他首先通过服务台上的“智能待乘管理系统”里的“自助办理”服务“刷脸”登记,然后再在登记簿上手写登记。记者看到,他刚从G287次列车下来,将在此休息5个多小时后,被工作人员叫醒,继续驾驶晚上8:28的G1834次列车。登记完毕,吴芳将这些信息输入一个如同智能手表一样的黑色电子手环,手环屏幕上显示他的入住房间,将要驾驶的车次、叫班时间、发车时间以及剩余时间等信息。拿着手环和房卡,杨洪军径自前往房间。驾驶员的休息室是一个20平方米左右的标准间,设有两张床,房间虽然紧凑,但是干净整洁,设施齐全。吕艳告诉记者,徐州东间休室共有54个房间,196张床铺。因为驾驶员工作节奏快,工作强度大,都是给他们安排标准间,乘务员也就是俗称的“高姐”入住的房间则是高低床,最多能同时入住六个人。七位工作人员都会热情周到地为每一位司乘人员做好服务。
      
      保证司乘人员精力充沛投入工作中
      
      记者注意到,在叫班室门口的墙上还挂着一快电子屏,上面显示实时“列车到发通告”,所有信息都来自调度系统。吕艳说,以前服务员主要是根据这个“列车到发通告”人工叫班,随着叫班越来越智能化,这个“列车到发通告”现在主要起到辅助作用,但是并不意味着可以有丝毫懈怠。如今叫班的流程,吕艳总结是“一叫、二签、三催、四复查”。具体来说,就是智能手环响铃,司乘人员敲击手环屏幕两下表示接到提醒,然后过来叫班室登记签字。如果没有应答,间隔五分钟和十分钟工作人员就会上门再次敲门催促提醒,最后工作人员还要对签字信息复查确认无误。确保乘务员被按时叫醒、叫起、叫走,确保每辆列车的准点开行。
      
      记者了解到,徐州东间休室是上海铁路局集团公司接待量最大的间休室,每天接待4个路局9个机务段高铁司机和3个路局6个客运段乘务员(包括上海铁路局的徐州、南京东、上海、合肥、杭州机务段,济南铁路局的济南机务段,北京铁路局的北京机务段、郑州铁路局的郑州、洛阳机务段;上海铁路局的南京、上海、合肥、杭州客运段,济南铁路局的青岛客运段,以及新增加的沈阳铁路局大连客运段),日均叫班170余趟,接待乘务员300余人。司乘人员在此一般休息1-3小时,最长5个多小时。每天23:30接待最后一班车的乘务员,第二天凌晨5点第一次叫班,可以说工作强度大,休息时间少。但是多年以来,吕艳都会尽职尽责,周到细致地合理安排每一位司乘人员休息的房间、床位,保证他们休息时尽量不被打扰,精力充沛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她要求接班的姐妹们早来一会,下班的姐妹们晚走一会,自觉主动地帮乘务员解决这样那样的难题。
      
      “用我一片真情,伴您一路畅行”
      
      为了让乘务员尽快地缓解疲劳,吕艳带领姐妹们总结了既简单又实用的“水疗法”。即:进门笑迎敬杯水、贴心周到常送水、出乘杯中添满水、保障供给不断水,让乘务员在水的柔情中体会家一样的感觉。吕艳说,高铁司机都是单人值守,精神高度紧张,三餐不固定、喝水少,很多人会有胃痛、拉肚子、尿结石等疾病,只要来到徐州东间休室就会有病号饭。遇有乘务员身体不适,吕艳还主动送医送药。对于时间紧,直接立即折返的乘务员,吕艳会主动组织职工提前就把盒饭准备好,保温好,确保将热乎乎的盒饭送到下班乘务员的手中。各乘务单位由于人员紧张,春运交路也比较紧张,造成了高铁司机休息时间较少,难免在出乘时会丢三落四,掉个钥匙、手机、钱包、证件等,为了不影响高铁司机正常工作,吕艳都会安排立即将捡到的物品送到车站交到乘务员的手上。
      
      每年春运,吕艳都会向姐妹们发出动员令:即:甘做“出气筒”、勇做“减压阀”、善做“加油站”、精做“活闹钟”。多年来,她们没有收到司乘人员的投诉、抱怨,收到的都是感谢和问候,和司乘人员相处非常融洽。七年多来,吕艳没有一年是在家过的春节,她自己开玩笑说,母亲都快不认识她了。吕艳说,班组的服务理念就是“用我一片真情,伴您一路畅行”,服务标准是“贴心服务、精准叫班”,这也是班组自我提出的服务要求,她们也一直严格践行。吕艳相继获得铁路全路优秀共产党员、火车头奖章,她所在班组也获得上海铁路局十佳班组、江苏省工人先锋号等荣誉。
上一篇:2月3日南铁加开旅客列车63列 助力旅客回家团聚   下一篇:长沙飞北上广深余票不多 乘火车“刷脸”3秒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