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37年老铁路人讲述合肥火车的发展变迁

    37年老铁路人讲述合肥火车的发展变迁

      11月12日,是胡朝新60岁生日,1958年出生的他正式从合肥站客运主任、书记岗位退休。从1981年参加工作开始,从最初的扳道工到管理岗位,胡朝新在铁路岗位上工作了37年。11月16日,胡朝新带领记者来到合肥站陈列室,一件件火车老物件上演满满“回忆杀”,讲述合肥火车的发展变迁。
      
      组织春运从“走得了”到“走得好”
      
      陈列室里,有一张1981年胡朝新刚刚工作时拍摄的黑白照片,他正在用力扳动道岔,那是胡朝新第一份工作??扳道工,又被称作“火车的方向盘”,即在铁路的Y形道岔口,通过人力决定火车行进方向的工人。一部电话机和一个对讲机、手拿一面黄色和一面红色信号旗,无数次扳动道岔改变着火车的方向。如今,人工道岔已大面积被电动道岔代替,动车、高铁已经迈入自动化时代。
      
      因为长期在铁路工作,胡朝新带着一个相册,火车网络售票前的买票“长龙”是最常见不过的场景。由于人实在太多,车站管理者往往要求买票的人必须一个紧挨一个。车站内,几十条“人龙”开始向外延伸,长达数百米甚至上千米。
      
      “那时候春运非常辛苦,一个绿皮车厢满员是100人,如果加上站票顶多坐200多人。有时候人太多,有人直接从窗户上往里爬”,胡朝新说这时候组织春运都是以安全为主,解决“走得了”的问题,一票难求非常正常。这么多年,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春运,天天忙得没完没了,没有节假日,最想躺下睡一觉。
      
      胡朝新回忆,当年农民工人手一个甚至好几个蛇皮袋,买盒饭的时候,都是从鞋底和内衣里拿出皱巴巴的零钱,充满了汗酸味。
      
      “现在我们的要求就是‘走得好’,提倡温馨、便捷的服务。”胡朝新说,春运也不再可怕,合肥直属站国庆高峰时发送的日均旅客量都要比春运发送旅客量大。
      
      从票据柜“硬板票”到蓝磁票
      
      “合肥最开始只有11对火车,那时候售票员需要精准地熟悉各个车次以及价格、公里数等内容。”胡朝新指着一些老火车票和一个老票据柜告诉记者,那时候想买火车票,乘客需要等几分钟的时间。售票员对着票据柜,桌子上摆着一个打印日期的机器、一个算盘、一把剪刀、一个糨糊盒,票柜里放着上百张“硬板票”。
      
      旅客来买票,售票员就从小格子里拿出对应的车票,先用针孔打印机印出年月日,再用胶水在车票背面粘贴写着座位号的小纸片,最后盖完章,才能将票卖出。
      
      如果旅客需要买的到站车票上没有,那么售票员就必须手写一张“区段票”,如果火车上需要购票或者补票,列车员要手写一张“代用票”。
      
      这也是铁路上的第一代火车票,从上世纪50年代一直使用到90年代。随后,“纸板票”实现电子售票,票面日期和编号均由电动砸票机完成。一直到1996年末,“软纸票”开始代替“纸板票”上岗。后经过改版,变成了红色底纹车票。软纸票不是事先印制好的,而是在售票时现场打印。使用这种车票后,售票时间大大缩短。
      
      如今,四通八达的高铁、动车网络让蓝磁票被大家熟知,这种蓝磁票上,热敏记录文字信息在沸水中不褪色,并能保存十年以上。
      
      从老火车站到合肥南站
      
      1997年4月1日,位于胜利路的合肥新火车站通车运营。明光路老火车站停办客运业务,这时候开行列车增加到22对,每日发送旅客近万名。这一天胡朝新清楚记得,在明光路老火车站发送完最后一趟慢车后,凌晨坐大客车赶到新火车站接了第一班火车。
      
      17年后的2014年11月12日,合肥高铁南站开通,这一天正是胡朝新生日,他也来到了合肥南站工作。
      
      合肥南站给合肥人乃至安徽人的出行带来的变化非常明显。“合肥至上海双层豪华快速旅客列车开行了,6个多小时到上海,途经蚌埠、南京、无锡”,陈列室里一张图片上的文字让胡朝新感慨万千,2004年我省首趟合肥至上海城际化双层特快列车开行,6个小时到上海,在那个时候已经很快了,而如今合肥南站每天数百对复兴号和和谐号动车组开行,最快2小时12分即可到达上海。
上一篇:丽香铁路独古当大桥悬灌梁展开施工   下一篇:铁路网评:安全面前不需要个人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