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广铁回复委员提案 “和谐号”收班或适时调整

    广铁回复委员提案 “和谐号”收班或适时调整

    昨日,本报刊出《粤港夜间“衔接”竟靠野鸡车》一文后,众多市民以及部分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此展开热议。广铁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调研旅客交通需求情况,并适时对“和谐号”收班时间做出调整,等省政协委员耿树森提案撰写完成后,广铁集团还将作出正式答复。

    广铁集团

    早晚旅客少怕浪费资源

    广铁集团负责人昨天介绍,很多旅客选择乘火车穿梭在广深港之间,不过旅客高峰集中在白天。此前广深线尝试将列车时刻与罗湖口岸的开关时间对接,在早上5时许由广州开出首班车,而在23时至凌晨1时,广州东站依然开行5趟列车,深圳开行6趟。

    但随后铁路部门发现,23时以后的列车平均只有3名旅客,运行一月之后,不得不停运。“如果从提供公共交通服务的角度出发,企业的运营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三五个人坐一辆火车,算不算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如果委员反映的情况属实,他们将再次进行调研,如果旅客需求发生了变化,他们将适时延长“和谐号”的收班时间,使之更好地与旅客出行时间衔接。

    据铁路有关部门回查相关资料,即便目前广州东站开出的列车调整至6时许开出,从深圳开出的晚班车调整到23时左右,平时定员668人的列车上座率有时也不足百人,少则四五十人,8节车厢的列车,早晚班车的旅客量有时一节车厢就可满足需求。而且每天凌晨零时后,铁路部门需要对线路、设备进行维护保养,因此也需要留足时间。

    深圳市口岸办

    接驳问题应多部门协调

    而深圳市口岸陆路一处的刘处长则称,委员所反映的指示牌不明晰的情况在口岸内不可能出现,“口岸办只负责维护旅客的通关秩序”,刘处长说,如果旅客出了口岸找不到接驳的交通工具,要负责的肯定是提供交通服务的相关单位,“比如你出了罗湖口岸找不到出租车,应该加强管理的就是出租车的上级管理部门;如果你在出了皇岗口岸找不到巴士停靠点,巴士集团就应该负责。”

    对于借鉴香港将交通接驳设置在口岸内的想法,刘处长也表示,深圳的不少口岸在建设之初并未考虑到现在的巨大需求,如果现在对口岸的结构进行改动,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而且做这样的调整也不是口岸办一家单位能够决定的。

    景小华杨磊

    各方热议

    ◎省政协委员耿树森:

    交通衔接一小步,粤港融合一大步

    其实,我提交这份提案,不仅仅是解决交通衔接问题,它不只是一个民生问题,更是一个经济和政治问题。如今提到落实《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有人就认为应该上大项目、新项目;在我看来,落实《纲要》,不是要重建珠三角,而是要让珠三角联动。要做到这一点,可以在既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良,一小步的改良,就可产生一大步的影响。

    应对全球金融海啸是当前重要议题,如何应对?我的提案提供了一个视角,就是粤港之间通过观念的转变,进而更为深度的融合,提升区域综合竞争力,进而共同抵御国际市场风险。

    ◎省人大代表王胜:

    融入珠三角,县市要主动

    珠三角一体化的前提是交通一体化,要做到这一点可从两个层面入手。一是省的层面要统筹规划,把珠三角各市间的主要干道拉通。二是各市、县要主动融入,进行相关的交通配套建设,做到与主要干道无缝对接。

    粤港之间路网纵横,但深夜却要靠野鸡车衔接,原因就在于尚未做到真正的无缝对接。这方面国外有很多先进的做法可供借鉴,比如美国波士顿的学校、商场等主要公共场所都有免费巴士直通地铁站,他们把巴士的运营成本计入了地铁运营成本,这样就减少了乘客买票的次数,为乘客节省了时间。

    ◎著名网友金心异:

    别当所有人都是老深圳人

    关于粤港夜间衔接

    粤港夜间“衔接难”是老问题,由于珠三角地区不少人有夜生活的习惯,22时多便停止广深之间的动车组不太合适,应该延迟一两个小时。然而,问题的根本解决仍要靠轨道交通这种大运量的交通方式,依赖于广深港高铁的通行以及轨道交通的衔接。

    关于换乘不够便利

    交通换乘便利与否、导引指示明不明晰,关键仍在于政府是不是公共服务型政府,是不是以人为本的政府。不要当所有人都是老深圳人,政府更应该尽一切可能替游客、外地人着想,否则会让人付出更高时间成本、损耗很大精力、导致情绪焦虑。

    关于粤港沟通协调

    粤港、珠三角各市之间的交通、规划部门非常有必要沟通协调,早年也有学者建议整个珠三角建立起一个规划委员会,但是一直没有真正推行。

    关于压缩通关时间

    缩短过关时间,减少通关时间的不确定性,这是香港与珠三角之间交流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深圳居民可以像香港居民一样刷卡即可过关,此外广州、东莞等地的商务旅客能实现便捷过关,那么过关时间长和不确定性大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此外,如可实行深港“两地一检”,即深港两地海关建立联网系统,就可减少一半时间。马芳雷辉

上一篇:湖南春运售票高峰基本结束 学生专列15日起北上   下一篇:天津站火车车票预售延长 Z、D票提前20天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