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济铁淄博:激活铁路专用线的“毛细血管”

    济铁淄博:激活铁路专用线的“毛细血管”

     

      4月13日,春雨潇潇,给人以清冷的微寒。但济铁煤炭运贸集团淄博分公司的宇峰铁路货场上,却是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一排排集装箱像整齐的士兵,等待着装车检阅。而随着一声火车气笛长鸣,一列装满集装箱的专列,缓缓驶出站台,进入铁路主干线运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

      看着一批批集装箱便捷地装上火车,济南铁路煤炭运贸集团淄博分公司经理刘同乾眉头终于舒展,他对记者说:“这些货物终于可以不用汽运,由火车直达港口了。”

      这是济南铁路煤炭运贸集团在淄博这个老工业城市,激活闲置企业铁路专用线的有益尝试。“党的十九大明确要求打赢蓝天保卫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进一步作出部署,要求调整运输结构,减少公路货运量,增加铁路运输,这给我们提出了防治大气污染的治本之策。”全国政协委员、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强调,尽快调整交通运输结构,引导货运由公路走向铁路,是落实中央指示精神,改善环境空气质量的必要措施。济南铁路局集团公司董事长王秋荣在集团2018年资产经营开发会议上指出,要通过改革创新,立足长远发展,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高质量推进济南铁路局集团公司的经营开发工作。要通过改革创新,推动企业由运输生产型向市场经营型转变,由规模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要在服从服务国家战略需要、聚焦“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等方面,认识加快推进资产经营开发的重要性。淄博市是重工业城市,治理大气污染,发展铁路运输显得尤为重要。近年来,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与当地企业联手,重新启用多条闲置企业铁路专用线,取得了环保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亟待唤醒:几十条企业闲置铁路专用线

      淄博是个百年老工业城市,过去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很多大型国有企业都坐落于此。原材料的大进大出以及产品的运输,造成了许多企业都需要通过铁路才能实现运力需求,于是,从淄矿集团、山铝集团、山钢集团、傅山集团等大型企业到地方的小面粉厂、建材厂、化工厂,都有自己的铁路专用线。刘同乾介绍,过去淄博是全国火车站最多的城市,这些年关停了许多小站后,目前淄博还有30余个铁路车站,通过这些车站接轨的企业专用线多达80余条。

      铁路专用线是指由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管理的与国家铁路接轨的岔线。铁路专用线与专用铁路都是企业或者单位自己修建、主要为本企业内部运输服务的,两者所不同的是,专用铁路一般都自备动力,自备运输工具,在内部形成自己的一套运输生产组织系统,而铁路专用线则仅仅是一条或几条线路,其长度一般不超过30公里,其运输动力使用的是与其接轨车站的铁路动力。淄博由于长期的工业发展和丰富资源,又地处鲁中,同铁路主干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为适应当时淄博经济发展和运力的需要,在已有车站和车站货场的基础上又修建了近百条铁路专用线。

      目前,这么多铁路专用线,有一半处于闲置或半闲置状态,大多数得不到充分利用,有一部分直接处于停运状态,资源浪费非常大。针对此种现状,济铁煤炭运贸集团淄博分公司敏锐地意识到,工业城市的污染治理,“公转铁”是重要的一步。为了贯彻上级提出的“铁路要从服从服务国家的战略需要”出发,发挥铁路主动性,让这些闲置的企业铁路专用线再次发挥应有的作用,通过近几年的调研与沟通,发现有些线路依然能发挥巨大作用,稍加改造调整,就可为淄博环保、物流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于是,一张如何与地方企业联手通过政府支持重新利用、盘活地方企业铁路专用线的蓝图,浮现在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经理刘同乾面前。

      铁地融合:联手激活企业铁路专线

      调查中,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发现淄博宇峰实业公司铁路专用线长期闲置,此专用线从南定站接轨,线路条件良好,机车动力、空车来源充足,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发达,短途运输条件好。经过市场调研与效益预测,认为此条专用线具有开发价值和联合经营的条件。

      宇峰实业公司是原淄博矿务局双沟煤矿停产后的改制企业,2012年双沟煤矿关停后,许多人员需要安置,市区两级煤炭局一直为企业寻求突破的办法。看到煤矿铁路专用线长期闲置,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经理刘同乾多次向上级集团说明情况,积极协调,经过反复磋商,双方最终达成了合作意向。即以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为主对外经营,坚持共同投资、共同经营、利益共享的原则,把过去的废弃设施,改建为现代化物流仓储配送中心,开展煤炭到发、配送及集装箱和其他白货到发业务。

      储运中心业务自运营以来各方效益明显,特别是2016年下半年快速发展,到发货物2400余车,标准集装箱3600多个。2017年1月,到发货物767车,标准集装箱1400余个,一度出现了排队争取货位的现象,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铁老大”与企业联手利用煤矿闲置铁路线转型物流储运,投资小,见效快,为企业带来了转型发展的新机遇。这种创新合作模式,既为铁路部门与地方企业合作开创了先河,也为关闭煤矿闲置铁路资源再利用开辟了样板。更重要的是解决了淄博南部工业园区和杨寨工业园的进出口通道问题,为缓解公路压力和扬尘治理作出了贡献。

      东泰物流与宇峰公司一样,前身是淄矿下属著名的岭子煤矿,西依济南,东邻潍坊,南接莱芜,连胶济铁路干线和济青高速公路,与淄博各区县国(省)道连接,交通非常顺畅。通过一条7.5公里铁路走行线与胶济干线相连。特别是该企业多年来与山西、河北、内蒙古等产煤大省(区)联系密切,煤炭外购、调配、运输十分便利,具有较强的辐射力和地域优势。方圆40公里仅华电、华能、魏桥电厂等煤炭需求量近4000万吨;公司周边的耐火材料、石材、水泥等每年生产近1000万吨左右。所以,无论是用煤量还是其他货物发运量均非常大。

      面对这么大的发运量,仅靠汽车长期超载运输,不但损坏了公路,而且给环境造成了非常大的危害。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抓住有利时机与其合作,随着铁路专用线的重新运行,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

      随着两条铁路专线的成功合作,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充分利用淄博车务段点多线长的特点,以自有的两个小型物流基地为基础,逐步展开了北至滨州、桓台的企业铁路货场,东达临淄山东安泰公铁专用线,南至大昆仑站的淄博光正铁路专用线,西有章丘枣园基地和王村的东泰物流专用线,用九个企业小型铁路专用货场组建了首个淄博地区铁路物流基地联盟。通过联盟的组建使他们信息共享,资源共用,政策联通。通过合作,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利用基地联盟这个平台,解决了山西煤炭通过铁路进入魏桥集团的绿色通道,利用铁路呼京济三局合作模式解决了桓台鲁中煤炭储运中心的敞顶箱运煤问题,申请铁路运费下浮政策,开行了黄岛至魏桥的铝矾土矿石运输业务,等等。

      如果说铁路主干线是大动脉的话,那么,企业铁路专线就是“毛细血管”,毛细血管的畅通,就能解决铁路物流最后几十公里的梗阻,帮助实现大宗货物门对门的快捷,保证铁路大动脉主干线有货可运。不仅缓解了汽运压力,而且大大减少了一路扬尘带来的污染。

      国家政策:公转铁是必由之路

      “铁路系统要主动担负起调整运输结构的历史使命,为打赢蓝天保卫战积极贡献力量。”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李文新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专家数据,铁路、公路在货运方面,单位货物周转量能耗比是1:7,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是1:13,初步估算,如将京津冀地区5%的货运量由公路运输调整至铁路运输,可每年减排氮氧化物3.5万吨、颗粒物0.5万吨。可见,国家倡导增加铁路货运量具有明显的环保意义。

      据了解,继环渤海港口集港煤炭全部实现“公转铁”后,运输结构调整的第二只“靴子”在河北省唐山市落地。去年年初,河北省唐山市人民政府与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曹妃甸港区疏港矿石从3月1日起逐步转由铁路运输,2018年实现全部“公转铁”。

      根据从铁总了解的情况,2018年铁路货运的年度工作目标是同比增加2亿吨、增长6.9%,这就意味着今年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将达到31.18亿吨。截至目前,铁总已组织全部18个铁路局和1000多家企业签订货物运送互保协议超过20亿吨,并在今年前两个月取得了货物发送量增加8个百分点的“开门红”。

      铁总调整运输结构的下一个动作,将围绕运需矛盾最突出、结构调整最迫切、增量效果最显著的“六线六区域”展开,着力强化晋陕蒙煤炭外运和沿海沿江港口集疏运组织,预计今年5月,将在蒙冀铁路上开启万吨列车,全年该线增加运煤4000万吨,大秦线和瓦日线再各增加2000万吨和1500万吨。

      为保证北煤南运、西煤东运,铁路还将加大移动设备投入,计划购入8000辆C80车皮、6000辆C70和1000辆散粮车皮,以及256台机车。

      根据铁总释放的信号,相关改革也将提速,其中包括在铁路领域扩大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范围,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推进工业园区和重点工业企业铁路支线建设,特别是铁路入厂入园最后一公里、现有铁路设备设施改造优化、铁路干线支线互通电网互联等方面。

      这些积极的“公转铁”信号,都为淄博铁路专线的重新启用打开了更多畅通的可能。

      物尽其用:工业城市转型之畅

      看样子,迫于环保的压力,“公转铁”势不可挡。

      尽快调整交通运输结构,引导货运由公路走向铁路,是从源头上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的治本之策。但“公转铁”之路实施起来也并非易事。

      从国际经验来看,铁路的吨公里平均运价约为0.15元,而公路运价往往是其3-5倍,然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输业内人士却告诉记者,“国内汽运成本更低,铁路虽然基础运价低,但大部分企业没有专用线,还要产生两端的汽车运输费和火车装卸费等。”

      还有人坦言,“铁路运输基于轨道的特殊性,很难实现全覆盖的‘门对门’服务,对于一些小型冶炼、钢铁企业或者布局分散区域,必然存在‘最后一公里’的送货问题。”

      这又绕回到铁路专用线的问题上,淄博是老工业城市,最不缺的就是铁路专用线。而这些铁路专用线如何充分利用,又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当年的铁路专线带着“贵族”身份的标签,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修建得起这样的专线。当初花费“巨资”修建的铁路专线,随着工业城市的转型大量进入闲置,又因铁路、地方各管专属,铁路专线就慢慢弃之不用了,落入“用之无用、弃之可惜”的境地。有些地方甚至占用了当地的土地,造成铁轨、土地的双重浪费。当初修建这样一条铁路专用线,要花费很大的财力,有些企业甚至舍弃了几年的利润才修建起来,现在浪费了实在可惜。

      虽然淄博有这么多条铁路专用线,但因缺乏专业人员管理,不能与运输市场接轨,造成经营成本加大,从而造成了相当部分利用不充分或闲置。要做到物尽其用,也并非易事。

      好在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正在进行更多有益的尝试和改造,可能会为工业城市的转型之畅带来曙光。

      既然国家倡导“公转铁”,那么,济铁煤炭淄博分公司决心按照济南铁路局集团公司总经理王新春倡导的铁路要坚持目标导向的要求,在经营理念创新上凝聚共识。要突出融合发展,在正常经营开发深度上下功夫。淄博需要盘活的铁路专用线资产值百亿元,真要拆除是极大的浪费,何况还有许多企业在不停地新建和扩建。这种因信息闭塞,体制僵化,专业化管理不到位造成的资源配置不合理和浪费,让人痛心。在沟通中,刘同乾向当地政府建议,在济南铁路局集团公司还未在淄博寻找到合适位置建造大型一级铁路物流园区的情况下,可由政府出面取得铁路部门支持,经征得地方专用线企业同意,再由政府出台政策,抓住铁路深化改革的契机,探索PPP项目合作模式。通过地方政府与铁路联合,吸引地方企业参与,对靠近城郊附近有利用价值的铁路专用线进行升级改造,达到环保要求,统一进行管理,再对这些专运线的收入进行合理分配,就能更好地促进物流服务,让原来单一经营的地方铁路专用线企业,构建新的经营模式,从而为新旧动能转换,为淄博生态建设、经济转型发展再立新功。在淄博推行建设大型国家级物流园区并不是唯一选择!

上一篇:川藏铁路成雅段架梁完成   下一篇:走!坐铁路“公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