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第2波客流高峰后天到 京沪方向旅客尽早买返程票

    第2波客流高峰后天到 京沪方向旅客尽早买返程票

    【龙虎网报道】[交通]

      学生、民工、探亲流后天叠加

      今天能买到年初四的火车票,上海北京方向旅客尽早购返程票

      随着学生流结束,后天(22日)南京将迎来第二轮以探亲流为主的客流高峰。根据预测,届时公铁航客运部门日发送旅客将超过30万人次。同时,今天已经开始销售1月29日(农历正月初四)的火车票,年前紧张的东北、西北方向会宽松起来,而北京、沪宁线会比较紧张,建议年后需要返程的旅客尽早购买车票。

      这波客流高峰以省内中短途为主

      至昨天为止,南京市公铁航已发送旅客157万人次,今年春运第一轮高峰逐渐平稳度过。据市春运办预计,1月22日前后随着各单位陆续开始放假,探亲流、学生流、民工流“三流合一”,南京春运将迎来人数更多的新一轮客流高峰。考虑到路途较远,许多省外超长途方向的旅客已经提前返乡,预计此次第二轮客流高峰方向多以省内中短途及周边地区为主。公路日发送旅客将会突破20万次,铁路日发送8万人次,而民航日发送也将超过2万人次。

      记者了解到,为积极应对蓄势待发的客流高峰。春运办要求各客运站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通过加强运力调度,增开加班车,增加售票窗口,提升服务品质,尽最大努力满足旅客出行需要,让每个旅客及时买到票,顺利登上车,平安回到家。

      同时,与前阶段的晴好天气不同,据气象部门预报,1月22日至25日,南京将出现持续低温天气,最低达到零下十摄氏度左右,会有冰冻现象,而这几天正是公路客运节前运输的最高峰,日发送旅客将会突破20万人次。

      沪宁线、北京方向尽早买好返程票

      火车票提前10天预售,今天开始卖1月29日(农历正月初四)的火车票了。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春节长假在1月31日(农历正月初六)结束,按照往年的经验,长假最后一天集中出行的不会多,因此29日、30日的车票会非常紧俏,建议计划在这两天返程的旅客要尽早购票。同时,南京火车站售票厅预售期从9天调整为10天,旅客也可以选择到代售点购买,“代售点都是提前10天销售。”

      记者了解到,年前“一票难求”的哈尔滨、成都、重庆、山东等方向,到了节后将恢复宽松的常态,反倒是年前相对宽松的沪宁线、北京方向会非常“火爆”,车票一定要提前买。“车票是否紧张是根据客流来的。”南京站相关负责人表示,年前大量的旅客要从南京回到东北、西北沿线的老家过年,南京站的车票自然紧张,而年后这些旅客将回来,南京站的角色是“回收”客流。而北京方向则相反,年前大量的旅客从北京回到南京过年,年后要“流向”北京,车票自然紧张。“特别是准备从外地回南京的旅客,如果此时还没到家,家人或朋友最好提前帮忙把票买好。”

      节后尽管一般民工都有“三、六、九”往外走的习惯,有的甚至会过完正月十五的小年才出门找工作。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估计今年民工出行会比较早,“很多人早早收工回家了,会早点出门为新一年的就业做准备。”

      此外,记者从南京火车站了解到,目前沪宁线上的车票比较宽松,但是预计22日-24日会有大量的旅客要出行,“预售票不是很多,可能大家都以为沪宁线不紧张,建议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抽个时间,把车票给买了。”

      [人物]

      为旅客顺利回家

      他们一直在奋战

      2304节车厢每天加多少水他都记得

      铁路夫妻“四班倒”,4天才见一次面

      在南京火车站,有这样一个班组,六十五个大老爷们,清一色的黄马甲,他们默默无闻又赫赫有名。说他们默默无闻,是指他们常年奔忙在线路上,为南来北往的旅客送去生命之水,却没有多少旅客知道他们。说他们赫赫有名,是他们用辛勤的劳动换来了荣誉——铁道部“信得过班组”。

      拿管、插管、打开阀门、输水……记者来到南京火车站的时候,朱金民正拿着管子给一辆开往上海的D415次列车加水,动作麻利。朱金民说,这套动作,他做了十年。在朱金民头上是2万7千伏的高压电网,脚下是崎岖不平的碎石道砟,轨道上是来回穿梭的客货列车,寒冬冰雪如刀,酷暑骄阳似火。

      朱金民小心地走到记者面前笑着说,这些他都习惯了。在空旷的站台上,戴着耳罩、手套,穿着羽绒服的记者,和只穿了件单衣的朱金平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动车进站时速有140码,强大的吸力会卷起衣角,然后把人“吸”到轨道里去。如果戴着耳罩则有可能听不见远处列车到站的提醒,从而造成生命危险。“更吓人的是两辆朝相反方向行驶的火车同时进站。”火车进站带来的“强风”,几次差点把站在两个轨道之间“安全地带”的朱金民刮倒。

      朱金民最难忘的是今年的春运。每天128趟列车进站,每趟车进站时,他一个人就要给四五节车厢加水。“乘客缺了水不行,餐车要5吨水,普通车要加3吨。”因为加开临客,只穿着单衣的朱金民,在南京火车站的轨道之间,一站就是一夜,风雨无阻。即便冻得手脚发冷,朱金民也背得出每节车厢需要的水量,128趟列车,每趟车18节车厢,一共2304节车厢,但他却背不出自己妻子的生日。

      妻子王士平在南京火车站客运二班,两人直线距离不过几十米,但十年中,两人在单位基本没有说过话。很多过路车只停靠三四分钟,朱金民要在三四分钟内把水加满,而且还要时刻注意站台上列车停靠的信息,以免出危险。朱金民说,他根本“没工夫去想她”。夫妻二人都是“四班倒”,却怎么也“倒”不到一起去,夫妻俩四天只见一次面。眼瞅着就要过年了,朱金民家的年货都还没办,“我买的,她不满意,可我们俩实在没工夫一起出去买。”

      

      3.97公里铁轨他每天至少走个来回

      为了捡轨道上的垃圾两个月磨破一双鞋

      昨天中午11点,一列绿皮车缓缓驶出了南京火车站,轨道上立刻出现了橘子皮、方便面盒和零零星星的瓜子皮。“上道!”道心组领班胡巧民一挥手,全组10人立刻揣上一米多长的塑料袋,迅速上了轨道。不到10分钟,轨道上的垃圾就被捡得干干净净。

      按照胡巧民的说法,“道心组”的意思,就是在道路中间工作。从早上6:15,一直到晚上7:30,从南京长江大桥到曹后村的天桥,一共3.97公里的轨道,南京火车站道心组的成员们,每人每天每个轨道至少要走一个来回。

      由于长期在轨道中间“迎风作业”,胡巧民他们同样不能穿大衣、戴耳罩,很多同事都得了关节炎。“我穿了四条裤子呢!是保暖裤、厚毛线裤、薄毛线裤和工作裤。”为了预防“关节炎”,胡巧民穿了“四层裤子”。这还不算,要是遇到刮风下雨,胡巧民他们还不能穿“有帽子的雨衣”,因为怕把帽子戴上后,可能会听不到列车进站的铃声。

      去年夏天,胡巧民正准备从长江大桥往回走,突然就变了天。几分钟后,天上开始“打闪”,随后,倾盆大雨就那么“从天上倒了下来”。虽然穿着雨衣,但由于没有“帽子”,等胡巧民走回办公地点,鞋子、裤子全都湿透了。“每天行走四五十里,没有人说过‘谢谢’,但这是我的工作。”胡巧民说,每天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铁轨上行走,似乎提不起劲头,但只要看到干干净净的铁道,他就打心眼里高兴。在铁轨旁,胡巧民还给记者“展示”了他的“解放鞋”,厚厚的底子都快被铁道上的石头磨穿了。“一年要换六双鞋。”胡巧民说,他脚上的这双鞋,还只穿了一个月。

上一篇:兰铁局开行首趟双层旅客列车 “扮靓”戈壁之旅   下一篇:列车为病人停一分钟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