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叩诊”百年黄河铁路桥的人 2小时敲击上万次

    “叩诊”百年黄河铁路桥的人 2小时敲击上万次

      5日7:00,凛冽的冷风直吹过泺口黄河铁路大桥。陈怀华和工友早早来到桥头,维护检修这座百年老桥。1235米的桥长,3627根枕木,3万多个螺栓,陈怀华像熟知自己一样熟知这座桥。
      
      大桥“查体”时间只给2小时
      
      南依泺口大坝,北枕鹊山,一条架在钢梁上的铁路线,横跨黄河之上。陈怀华和十几名工友拿上锤子等设备,踩着铁轨两边向桥北走去。桥上的冷风,吹得人一阵战栗。
      
      7:00?9:00,这个时间段没有火车经过,正好是维修铁路的“天窗期”。“每年春运,都会有28趟不同班次的火车经过这座拥有106年历史的铁路桥。桥的年龄大了,得经常维护检修。加上前天天气异常暖和,紧接着第二天又出现大降温,温差变大,铁路钢梁结构和枕木热胀冷缩容易变形,更要仔细检查。”陈怀华说,他们根据前期巡检,发现了桥体北段需要更换枕木。
      
      “这都是敲出来的。”陈怀华手里拿着一把长约半米的小铁锤。枕木时间长了内部出现腐烂迹象,用铁锤敲击会发出异响,也就意味着需要换掉了。这次,他们需要在两个小时内更换6根枕木。
      
      听声音就能发现零件有问题
      
      陈怀华和工友就像大桥的“医生”,每隔几天就进行一次“查体”,眼看、锤敲、钻探是3个常用方法。“这座大桥长1235米,有3627根枕木,平均每根枕木有10个螺栓,算下来共有3万多个。我们就顺着一边钢轨检查过去,再顺着另一边检查回来。”陈怀华说。
      
      对于螺栓等零件,需要敲打查看是否松动,“听声音就能知道是否有问题。发现问题就会做标记并记录维修。”粗略计算,检查一遍下来,陈怀华得敲击上万次。
      
      泺口黄河铁路大桥整体均为钢梁结构,陈怀华每每还要爬到桥顶钢梁上巡查,“这可跟维护桥顶工程不一样。维护工程能在原地绑安全绳,但巡查要来回走,绑了绳子就没法长距离行动了。”陈怀华说,桥顶钢梁距离黄河水面有30米,第一次爬上去的时候会眼晕,腿都打哆嗦,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桥面以下,每对桥墩间的主梁都悬挂着一个小车,“这个巡检车纯靠手摇,检查时四人一组,两人摇车,两人下到车里检查。过桥风很大,经常吹得小车来回摇晃,幅度可达30度。”陈怀华说。
      
      用一辈子干好这一件事
      
      陈怀华说,济南泺口黄河大桥投用百余年仍可正常行驶客运列车。这得益于这些守桥人像呵护孩子一般,呵护着这座大桥。
      
      1987年,陈怀华从父亲手中接过护桥工的工作,到现在已31年了。今年50岁的他,70%的工作时间都在这座大桥上。铁路巡检工作对不少人而言是单调的。“我在这干了一辈子,了解这座大桥的历史,记得住大桥的各项参数,对每一根铁轨、每一根枕木都怀有很深的感情。我们这些人一辈子就干好一件事,那就是呵护好这座大桥。”
上一篇:长三角铁路加开春运“末班车”   下一篇:铁路货运员:春运幕后的无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