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揭秘济南动车机械师 鲜为人知的动车“保镖”

    揭秘济南动车机械师 鲜为人知的动车“保镖”

      7月19日,上午9点半,雨后的济南阴着天,室外气温约27℃,在室外活动并不会感觉酷热难耐。然而,走进动车所的作业车间,却明显感受到热浪来袭,不到5分钟,爆三样就开始流汗。
      
      爆三样注意到,作业车间全长400米,为了方便动车进出,车间两头开放,金属结构与动车轨道错落其中。动车机械师作业期间没有空调,夏天的作业车间就像一个蒸笼,温度湿度明显高于室外。穿梭其中的机械师们身着长裤工装,头戴帽子,不少人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
      
      今年25岁的动车机械师梁讯宁负责专项修项目,清理与维护动车的侧门是他的主要任务。弯腰、低头??梁讯宁无数次地重复着这组动作,他的脸颊与侧门贴得很近,一双眼睛审慎地注视着自己的每一次清理。
      
      每清理完一个侧门,梁讯宁便一路小跑,奔向下一个侧门,丝毫不敢耽搁,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对工作的怠慢,会影响一趟列车的运行。
      
      短编动车8列车,一列4根轴,轴连接车轮,共32根轴;长编动车16列车,共64根轴。检测轴内有没有损伤,就是丰卫宁的工作。“每天就是拆轴盖、装端盖。”24岁的丰卫宁日复一日重复着。
      
      动车机械师的工作似乎没有终点,一个区域结束了,下一个区域开始了;一辆动车完成了,下一辆动车正在驶来的途中。
      
      “咚咚咚!”一级修机械师李骏博边走边敲裙板,“看看裙板有没有松动,每部分都要敲”。李骏博所做的一级修工作是动车机械师们最基础的工作,每48小时,动车就需要做一次一级修,一级修做得好不好关系到列车能否安全运行。
      
      这份工作略显寂寞。一个人,从车头走到车尾,边走边看,边看边修。修完一辆16节的车,需要李骏博敲击车体几百次,弯腰低头几十次。窝着腰穿梭在巨大的蒸笼里,“吧嗒!吧嗒!”??他的汗水不停滴在地上。
      
      动车深夜“回家”,夜班机械师上岗干通宵
      
      “夏天的晚上也是一样热。”几乎每位动车机械师都有过上夜班的经历,相对于白班来说,夜班更加忙碌,大部分动车都在深夜时分回到它们的“家”。为了让它们第二天仍能准时出发、安全运行,机械师们需要争分夺秒。
      
      26岁的东北人赵烽是一位夜班动车机械师。他主要负责动车车内的设备维修工作。如果说,一级修是在维护动车的四肢,那么车内设备维修工作就是为动车做美容,“保护动车的皮肤,带给乘客美和好的感觉”。大到电气设备,小到水龙头,都是赵烽的维修对象,“没有统计过最多修过多少处损坏,但每天都要修100多处。”
      
      一辆16车编制的动车组,要完成从1车到16车全部整修的话,需要6名机械师一齐工作,耗时大约3~4个小时。夜晚在动车所“休息”的动车数量是白天的2~3倍,每晚要修2~4辆动车。
      
      工作任务重大,长夜班要求工作12个小时,这当初确实让赵烽有点“吃不消”。
      
      晚上19点30分,大部分人下班回家时,赵烽准时上岗。次日清晨7点30分,赵烽下班,回家睡觉。
      
      不过,赵烽的家却是安静的,没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也没有孩子的哭闹声。2015年,动车机械师赵烽跟同样来自东北的心爱的女孩结了婚,并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赵烽的老婆与孩子都留在东北老家生活,赵烽一个人在济南奋斗。
      
      “动车不休息,我也不休息。”赵烽没有节假日,也无法在白天保持清醒,他与老婆唯一的联络时间,就是赵烽准备去上班以前的傍晚的十几分钟。赵烽甚至不得不错过了孩子一周岁的生日,“孩子快两岁了,真正相处的时间却只有不到一个月。”
      
      赵烽十分想念孩子,也心怀愧疚,但他从没想过放弃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动车也是一个需要被呵护的“孩子”,他需要像“父亲”一样,一直与动车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斗争,“如果重新选择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机械师这个职业。因为我的同事,他们是我的战友。”
      
      随车机械师:值乘前24小时禁酒,经常亲手掏厕所
      
      乘坐动车时,常能碰到身着工装的人沉默地穿行在车厢之间,他们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这些默默路过的人,正是随车动车机械师,他们在每一辆行驶着的动车上,时刻准备着,“监控动车组运行状态、排除动车组运行故障。”
      
      今年34岁的润昊是一名动车机械师,他的工作时间是固定的??从出乘到退乘,20多个小时,最早的出乘时间是凌晨两点半。在值乘中,巡视的间歇时间,润昊要在监控室监控动车组运行状态,“熬夜是很经常的事”。
      
      润昊喜爱饮酒,但他常常不能参与朋友的酒局。随车机械师出乘前必须接受酒精测试,出乘前一天是必须克制饮酒,“出乘前的酒局必须推掉。”列车始发前3小时,润昊到动车所派班室签到出乘,进行酒精测试。领取工具后,润昊到检修库内对动车组进行出库质量验收作业。
      
      列车开车后,每两小时,润昊需要巡视一趟车厢设备。“从9车开始到1车,又从1车到16车,再折返到9车”,无论是安全锤、座椅、衣帽钩,还是车门、扶手、灭火器,润昊都要挨个检查。一个接一个的车厢查过去,一件又一件的设备看过去,在不影响旅客乘坐、休息的情况下,润昊需要不时地用手摸一下车内设备,“直至动车组到站才结束。”
      
      为了给乘客提供干净舒适的如厕环境,随车机械师有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掏厕所,许多刚从事工作的机械师常常难以接受这件工作。由于面巾纸或者其他杂物堵塞厕所,机械师必须亲自用手去疏通厕所,“常常弄得一身都是”。
      
      不过,最令他们头疼的还是在动车上抽烟的乘客。动车组车厢内安装了烟雾报警探头,吸烟会触发列车报警,然后司机会减速运行甚至停车,随车机械师在这时就要出动。润昊说,如果吸烟者将烟头随意丢弃的话,很有可能引发火灾,高速行驶的列车会瞬间蔓延火势,是致命的危害。
      
      动车机械师丝毫不避讳谈自己工作的辛苦。为了列车安全且准时地上线,动车机械师们常常需要加班。没成为动车机械师前,梁讯宁从不知道自己乘坐的动车背后还有这样一群人。
      
      累,是梁讯宁真切感受到的,但是生性积极乐观的他却笑着说:“累了就睡一觉,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梁讯宁跟女友的感情很好,晚上穿着被汗水浸透的脏衣服回家,第二天清晨他干干净净地回到工作岗位。梁讯宁明白,女友的支持,让他坚持下来,并越来越爱这份并不轻松的工作。梁讯宁说:“即使乘客们不知道有动车机械师也没什么,我不心酸。我只想保证动车安全运行。”
      
      成为动车机械师后,赵烽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再辛苦的工作,总要有人去做,我可以是这个辛苦的人。
上一篇:7月25日起 成灌快铁犀浦站启用动车地铁同台交互换乘   下一篇:7.23日?8.20日兰州西?长沙南间开行G866次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