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横贯七个时区,西伯利亚铁路之旅

    横贯七个时区,西伯利亚铁路之旅

      横贯七个时区,旅行作家胡成独自体验了西伯利亚铁路之旅,为我们直观展示关于俄罗斯的点滴细节。这是人与城市、风景的故事,一切偶然相见的瞬间都被定格成永恒。
      
      符拉迪沃斯托克,自东向西而去
      
      符拉迪沃斯托克火车站仍然保持着若干世纪之前的风格,淡黄色涂刷的砖石墙体,绿色的俄罗斯木屋式样的尖顶,自1912年最后改建为现在的模样以后,这座火车站看见的唯一改变,可能就是站前马路对面的坡上,某年浇铸的那尊青铜的列宁。然后某年之后,那里不再有人恭敬纪念,铜像越发黯淡,两旁的中国餐馆却是生意兴隆,酒足饭饱的中国旅行团嘻笑着坡上坡下。
      
      后来我才注意到,西伯利亚铁路的路基,与火车站前的公路有将近半层楼的高差。路基不断抬高,于是这半层楼的堆积,就是真实可见的一百年的时间。
      
      我遵循标牌的指示步下楼梯,走过洗手间前的狭窄的穿廊,才见着仅有这道穿廊出入的售票厅。每一级阶梯,与地板的石面,都有光滑的坑凹,那是一百年来,来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人们的足迹。
      
      俄罗斯横贯十一时区。远东滨海,西伯利亚铁路终点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时间,与远在欧洲的铁路起点的莫斯科时间,相差七个小时。九千两百八十八公里,西伯利亚铁路全程的长度,世上最长的铁路,世上唯一横跨欧亚大陆的铁路。
      
      由莫斯科自西向东而来,符拉迪沃斯托克是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我将自东向西而去,符拉迪沃斯托克则是我关于铁路与距离的旅途的起点。
      
      遇见最美的贝加尔
      
      清晨,在日出前醒来。那时候,是在巴达(Бада)火车站与彼得罗夫斯克(ПеировскийЗавод)火车站区间某处。列车正在转过一片山谷,山谷间填满水雾,浩淼如海,忽然间我以为我看见的是贝加尔。
      
      海上飘浮着许多木屋的尖顶,仿佛原本有一间巨大的木屋昨夜在海中被风暴击沉,早晨重归平静的海面上遍布碎片。太阳在山谷后跳起,我没有想到太阳爬升的速度会有那样迅速,只一瞬间,阳光已经充满外贝加尔。我可以看见另一侧窗外,列车投下的身影,身影中也有许多扇阳光明艳的车窗。
      
      事实上,接近乌兰乌德的外贝加尔湖的风景,是平淡的。鲜有广阔的森林与草原,更多的是山谷与丘陵,灌木低矮。村落也较远东更为密集,沿着铁路分布,房屋齐整,有土路贯穿其间。
      
      西伯利亚铁路的旅行,无论如何不能错过的是日暮与清晨。尤其清晨,水雾与晨曦会晕染一切枯燥,无论那时在西伯利亚铁路的哪里,无论那时西伯利亚的风景有多么乏味。就像俄国人干涩的黑面包,纵便吃不惯的,若有黄油奶酪或者浓汤肉酱来滋润,总还是会不错。
      
      在巴布什金(Бабушкин)镇的梅索瓦亚(Мысовая)火车站,贝加尔忽然开敞。069次列车并不经停梅索瓦亚,开敞的贝加尔依然只是一瞥。但此一瞥,已是我所见的西伯利亚铁路的极致之美,恰在此地,在这样阴郁而起风的天气里。梅索瓦亚之后,渐而云霁,渐而日出,一切也渐而平淡。渐近贝加尔湖西南角端的库尔图克(Култук),湖面迅速收窄,能够看见湖对面的山峦,不再壮阔,不再苍凉。
      
      我虽然没有能够在贝加尔湖边的崖畔上拥有一间木屋的幸运,但是我依然感谢今天所遇,在西伯利亚铁路最美的路段,见着了最美的贝加尔。库尔图克之后,西伯利亚铁路折向东北,直去伊尔库茨克。开始有隧道,开始盘山,开始还能俯瞰转在列车另一侧的贝加尔湖,但是渐行渐远,直至再不相见。
      
      从乌兰乌德至伊尔库茨克,全程九个小时。可以像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去哈巴罗夫斯克那样,买一张夜班火车的车票,可以节约一天的时间。但是,为着贝加尔湖,傻子才会搭乘夜班火车错过这段西伯利亚铁路最美的风景。
      
      伊尔库茨克的夜,新西伯利亚的雨
      
      在乌兰乌德,观感是俄罗斯人生活在蒙古,而在伊尔库茨克,则完全是蒙古人生活在俄罗斯,这时常会让我有身边游荡着许多中国人的错觉,毕竟布里亚特人的东方面孔与俄罗斯人迥然不同。
      
      伊尔库茨克火车站在寂静的安加拉河西岸。夜已深,候车厅里的人越来越少。坐在墙角的老先生向警察央告,外面太冷了,他希望警察能让他继续留在候车厅里。警察最终同意了,他片刻又睡去,在候车厅里播放着的美国电影的俄语配音中睡去。
      
      西伯利亚的清冷的夜空,有一轮明月。傍晚我也在桥上,倚着桥栏,能看见桥下的安加拉,静默地去寻她心爱的叶尼塞的安加拉。河水来自贝加尔湖的安加拉,到达伊尔库茨克时,一路只经过无尽的落叶松林与人烟稀少的村落。所以伊尔库茨克的安加拉河水,依然如为贝加尔湖水时清澈。
      
      新西伯利亚州(НовосибирскаяОбласть)首府新西伯利亚是符拉迪沃斯托克一路以来第一座拥有地铁的城市。捷尔任斯克线向马克思广场(ПлощадьМаркса)方向的地铁,驶出河运码头(РечнойВокзал)地铁站之后,窗外暗无天日的隧道,忽然明亮起来,忽然在穿越铁路桥,忽然在鄂毕河上。
      
      我从座椅上弹跳而起,急不可待地在车门旁等到过桥重进隧道的下一个地铁站,冲出车门,跳进站台对面返程的地铁,回到显然离河更近的河运码头站,跑出地铁站,我已经看见紧邻铁路桥的北侧还有一座可以行人穿越的公路桥,爬上连接人行道与引桥的阶梯,向着视野更加开阔的桥的中点飞奔而去。
      
      十月大桥(ОктябрьскийМост),跨越鄂毕河的公路桥,我只能在北侧桥上北望,北望远方的西伯利亚铁路桥,北望西伯利亚铁路桥上穿行不休的西伯利亚铁路列车,北望北去的鄂毕河水,我知道在北方的天际尽处,有鄂毕河的终点??北冰洋。
      
      列车驶出新西伯利亚火车站,郊区小站的月台上,站着等待着通勤列车归家的老太太。佝偻着腰,又是怀抱一束花。白色的花束无法忽略地在眼前闪过之前,我看见了标记着3292公里的里程牌。我已经走过了西伯利亚铁路的三分之二。
      
      还感觉着火车的动摇
      
      离开叶卡捷琳堡,午夜途经的西伯利亚铁路1766公里的里程牌,是亚洲与欧洲的分界点。乌德穆尔特共和国(Удмуртскаяреспублика)的克兹与巴列济诺,属于俄罗斯欧洲部分东南部的伏尔加联邦管区。
      
      西伯利亚铁路列车将要在巴列济诺停靠二十三分钟左右例行检修,并且将列车电力发动机的工作模式进行切换,以适应彼尔姆与基洛夫方向的不同的交流与直流供电方式。
      
      也许是因为无尽的浓雾,遮蔽了参照物,总觉得行驶在东欧平原的列车速度更慢。不像是在西伯利亚,抛却无数白桦在窗后。行驶缓慢,列车无法忽略轨道的每一处忐忑,将每一处忐忑都恪尽职守地换作车厢的摇晃与鸣响。
      
      但是,这却更加安静。没有下车的旅客,许多还在沉睡。相邻的卧铺敞间,下铺躺着的都是胖胖的中年俄国女人。列车上的枕头太低,无法让她们在躺下时保持呼吸道的畅通,不幸的是她们又各自打得一手好呼噜,我之所以恰在列车停站克兹站时醒来,正是拜她们荡气回肠的鼾声所赐。反而列车行驶起来,摇晃的车厢可以让她们安静下来。
      
      于是,在寂静的列车里,看着什么也看不清的窗外,我不断回想起一路以来的旅程,风景或者人,漫无头绪地出现在思想中。
      
      明天凌晨,列车就将到达终点,莫斯科。我将与西伯利亚铁路别离,我也将与这一路以来的一切别离,风景或者人,而这一切曾让我那么快乐。
      
      旅行TIPS
      
      签证
      
      申请办理个人俄罗斯旅游签证时,需要准备签证申请表、有效护照及其首页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二存白底免冠照片、俄罗斯旅行社签发的确认函原件及其复印件。由于中俄双方已经签署了团队旅游互免签证协议,因此可以通过团队旅游的方式免签证前往俄罗斯,但旅游期限不超过15天。
      
      到达
      
      目前北京、上海、广州、哈尔滨、乌鲁木齐、武汉等城市开通了直飞莫斯科的航班,从北京和上海也可以直飞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上一篇:铁路工人迎战高“烤” 齐心协力保障畅通   下一篇:“湘西永顺老司城号”高铁冠名列车震撼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