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黑瞎子岛迎来开发热:黑龙江获准将铁路修上岛

    黑瞎子岛迎来开发热:黑龙江获准将铁路修上岛

    《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等媒体报道,我国东北端边界——中俄黑瞎子岛勘界工作目前进展顺利,预计年底前可完成全部勘界工作,黑瞎子岛回归已进入倒计时。


      本刊记者近日来到了黑瞎子岛所在的黑龙江省抚远县进行采访。


      “抚远是对俄的东大门,我就想让抚远变成中国的一张最漂亮的脸。”抚远县县委书记牛学有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如是说。


      随着中俄界岛——黑瞎子岛(又称抚远三角洲,位于抚远县境内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处主航道西南侧)回归日程的临近,抚远也日渐热门。这个地处中国最东边,每年通关仅有半年时间的县城,去年以3.5亿美元的外贸进出口额位列黑龙江省25个对俄口岸中的第5位。而随着黑瞎子岛回归日期的日益临近,和通关时间有望放开到全年,黑龙江的一些对俄口岸已经把抚远当成了最大“假想敌”。


      “等铁路修到黑瞎子岛上以后,那时你再来抚远看看,发展更会一日千里。”牛学有颇具信心地说。


      “大马哈鱼之乡”的春天


      9月的抚远,早晨3、4点钟,天就已经亮了,江边打渔归来的渔民们黝黑的笑脸上露出雪白的牙齿,成排大鱼躺在地上张嘴蠕动。市民们穿着厚厚的衣服三五成群地和渔民们讨价还价。路上,时不时会遇到两个人乐颠颠地用木棍抬着几条大鱼回家。抚远县委副书记王越平告诉记者,这是近几年来少见的丰收景象。


      抚远位于祖国的最东边,号称中国的“东极”。这个历史上偏僻落后的县城临界江而建,由于这里的渔业资源丰富,成就了新中国的一个大渔场。当时的县长就是渔场的经理。“那时,抚远全县不过七八千人,所有18岁以上的人都是渔场的职工,吃皇粮的。”牛学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冷战时期,抚远一直处于战备状态而基本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建设,住在这里的七八千人和东方第一哨的官兵们一起看守着这块土地。通达这里的路途也很艰难,铁路只修到了距离抚远还有150公里的前进镇,公路也一度只修到同江。“所以从佳木斯颠簸到抚远,400多公里的路程,却要走上两天多的时间。”牛学有说。


      直到10年前,抚远县城还仅有几幢两三层高的小楼,人们“从城东走到城西,一颗烟还没有抽完。”


      不过,抚远人始终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渔业是抚远县财政支柱,曾几何时,丰富的渔业资源不仅使抚远成为中国的大马哈鱼之乡和鲟鳇鱼之乡,在松花江流域已经绝迹的“三花五罗”淡水鱼也都能在这里找到踪影。


      然而,因渔而生的抚远也逐渐因为单一的资源型发展模式而走到了贫困的边缘,由于只捞不养、重捕轻养,两江丰厚的鱼类资源锐减,渔业大县的“渔财政”逐渐垮塌。到牛学有出任抚远县委书记的2002年底,渔业所占财政收入比重只剩下10%,渔民收入也降到了人均千元以下,县财政收支矛盾突出,财政不算农业税只有900万,而各种债务近亿元,成为典型的国家级贫困县。


      是边陲小县、穷县,同时也是资源大县、口岸重镇,能否把抚远丰富的资源优势转化为资本,把潜在的地缘、生态优势转化为现实的经济优势,是抚远经济能否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根本所在。


      2002年开始,抚远政府下定决心封河育鱼。他们压缩捕捞船只,限制捕捞量,封锁10万亩通江河流、湖泡,并且推广网箱养鱼、河蟹放养试验,组织和引导渔民利用自然水面养殖畅销鱼种。他们还投资3000多万元,建成了年孵化能力5000万尾、全国最大的鲟鳇鱼人工养殖基地,在每年春天向江里投放鱼苗,截止到目前,已累计放养各类鱼苗1.3亿尾。“鱼苗的成活率在5%左右,正是这四年的放养,让抚远今年获得了一个渔业丰收年。”牛学有表示。


      据抚远水产专家介绍,目前全国80%的鲟鳇鱼受精卵和幼鱼出自抚远,鱼苗被卖到了广州、北京等地,产生了极好的经济效益。水产养殖的壮大,还带动了名、优、特鱼精加工。全县个体鱼产品加工企业已达26家,年加工能力达600多吨,鱼产品销往全国十几个省市。他们还与台商合资,利用口岸优势开展对俄鱼产品加工和进出口贸易。今年,抚远渔业产值预计达到1.5亿元,是2002年的5.7倍,生态渔业战略使昔日闻名全国的名、优、特鱼主产区重新又焕发了青春。

     

    黑瞎子岛迎来开发热


      65公里是个什么概念?如果在地图上,是看不见的距离;如果是在公路上,是几脚油门的距离;如果有了铁路,就是呼啸而过的距离。作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贸易中心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下称“哈巴”)隔江相望的抚远,这65公里的水域却要走“半年”。


      抚远是最早开放的国家级口岸之一,但通关时间却只有半年。由于与哈巴相隔的65公里水域没有桥梁,因此,每年冬天的时候就要闭关。抚远的冬季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到第二年5月完全开江时口岸才能重新通关。于是,春、夏、秋三季就成了俄罗斯客商采购、易货的旺季。“每到10月份,俄罗斯客人就纷纷涌来拼命采购。因为业主这时候急于甩货,很多东西都要比以往便宜很多。”抚远正阳市场的一位业主介绍说。


      抚远口岸是典型的出口型口岸,出口贸易额占进出口总额的90%以上,出口产品主要有服装鞋帽、轻工产品、建筑材料、五金家电、果菜粮食等。仅正阳中俄贸易大市场就有800多摊位,3000多业户,日交易额上百万元。“开半年关对抚远的外经贸额是有影响的,比如开关后,很多商户首先要了解一下市场到底喜欢什么,这需要时间。闭关之前,大家又着急甩货,这就要忍疼割爱。但即便这样,截止到今年8月末,抚远口岸的进出口贸易额也已经完成4亿美元,今年将达到5亿美元,如果全年开关,抚远的贸易额还能成倍扩大。”抚远县委书记牛学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作为离哈巴最近的城市,抚远的地理位置和区位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出来,由于没有和哈巴直通的铁路和公路,作为俄罗斯远东地区货物集散地的哈巴,许多货物都要到距离哈巴500公里以外的海参崴再经绥芬河等地入境,这意味着要多花500公里的运费。

      但这些,都将随已经进入倒计时的黑瞎子岛的回归而成为过去。


      牛学有告诉记者,其实,早在1998年中俄双方准备签订东段补充协定的时候,黑瞎子岛就已经成为俄方投资者关注的目标,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俄方开始对黑瞎子岛进行投资,许多个人投资者联合起来出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但是建了一半时才发现中俄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只好暂停建设。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黑瞎子岛的回归被搁置多年,这些私人资金也就都转移到黑龙江饶河比金口岸去了。直到2004年《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签订,新一轮的黑瞎子岛开发热潮才重新掀起。


      据悉,黑瞎子岛面积300多平方公里,岛上自然资源丰富,70%的面积可用作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岛上栖息着珍贵的毛皮兽和水鸟,在黑龙江及其支流以及河滩湖泊中有许多种鱼类,比整个伏尔加河流域的还要多。


      目前黑瞎子岛上的开发状况并不平衡,直接划入哈巴的岛东部较为发达。在面积为61平方公里的肥沃低地四周,建了环形的防水淹的高坝。低地每年出产4000多吨土豆,夏天可喂养1500头牛,年产奶量可达1700吨。岛上有10个农场,几个城中工业企业的旅游基地,据介绍还有直通哈巴的浮桥。


      而据记者观察,在划归给中国的西半岛,基本上没有什么开发的痕迹,全是湿地以及茂密的青草和低矮树木。“当然还有黑瞎子出没。”牛学有笑着说。


      “我们修铁路的规划都已经获得批准,准备修到黑瞎子岛上呢。机场、深水码头的建设也进入了攻坚阶段。”牛学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等我们的铁路修好了,往返哈巴的货运将节省500公里的运费就可以直接入境了。那时,抚远将成为黑龙江省南绥(绥芬河)、北黑(黑河)、东抚(抚远)对外开放大三角格局的一个重要支点。”


      目前,来自香港、北京、广州、大连等地的20多个企业家“几乎把抚远当成了家,只要有时间就来到抚远考察参观一番”。部分香港企业家已经开始行动,对黑瞎子岛的开发建设展开调研工作。有的企业家甚至对牛学有说:“老牛,你不要害怕资金问题,只要黑瞎子岛主权落定了,我们就来投资,抚远出政策就行了。”更有一些俄罗斯人看到了抚远的未来发展,卖掉了自己在俄罗斯的房子,而到抚远买房定居。

      抚远成为俄远东的蔬菜基地


      80多万人口的哈巴与周围的共青城、萨哈林等一起,构成了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消费城市群。仅哈巴每天需要的外进蔬菜就达100-150吨,整个城市群年需蔬菜10多万吨,“俄罗斯市场的多数蔬菜价格都高于我国,比如西红柿比我国贵两倍,农民种一茬菜就能收回成本,再来两茬,一栋大棚纯收入8000多元。发展这项事业对农民、企业、政府及哈巴都有利,空间极大。”牛学有说。


      抚远县拥有210万亩耕地,人均耕地达到20.3亩,远远高于内地其他地区。但是,科技含量低、经营粗放管理、市场竞争力不强等因素却曾一度使抚远的农民陷入捧着“金饭碗”却吃不好的境地。


      “满足哈巴等消费城市群的需求,抚远不仅近水楼台,而且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缘和资源优势。”牛学有说,为了改造传统的农业生产经营状况,提升农业产业化水平,最大限度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抚远开始用发展工业的思路来谋划和实施产业富民战略。整合现有资源,实施“区域化布局、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科学化管理”,重点培育大豆、水稻、蔬菜、特色水产品、畜禽、山产品等六大支柱产业,形成了多系列有机食品和绿色食品的批量生产。以此为契机,他们进一步完善市场连口岸、口岸连基地、基地连农户的产业化链条,全面提高了抚远绿色食品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目前,抚远的绿色食品出口基地已发展到6个,面积增加到96万亩,有一半的乡镇、1.5万名农民种植出口蔬菜,占全部农民的1/5。对俄出口蔬菜品种增加到13类28个,外贸龙头企业和驻外公司达25家,形成了以口岸联企业、以企业带基地、以基地牵农户的产加销一体化的“龙”型产业链条。截至九月中旬,抚远对俄出口农产品3.5万吨,其中本地产品约占一半。


      近日,抚远县委县政府还筹资1500万元建起了抚远东隆自然冷源保鲜库,蔬菜贮藏量达2400吨,使蔬菜延时销售成为可能。40多名抚远农业技术人员也被派遣赴俄,全方位农业合作与开发的态势正显露端倪。


      米袋子、菜篮子、奶瓶子、肉铺子,抚远和哈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雪莲/黑龙江抚远报道

     

上一篇:旅客遗装钱提包 列车乘警制止冒领行为   下一篇:贵广快速铁路动工兴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