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老铁路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老铁路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在2017年雨季到来前,中老铁路正趁着建设期内的第一个旱季加紧施工建设,分别于3月和4月在琅南塔省段和乌多姆塞省段开启隧道挖掘工作。从2015年11月中老铁路合作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两国政府签署了政府间铁路合作协定到2016年12月中老铁路项目全线开工仪式在老挝琅勃拉邦举行,中老铁路项目建设工作直到2017年2月底都尚未真正启动。琅南塔省段和乌多姆赛省段的隧道挖掘工作标志着中老铁路的开工建设工作已真正起航。

      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产物,是由两国政府主导的以中国铁路总公司作为牵头单位的中国“一带一路”投资项目,是中国在老挝甚至是在东盟推动“一带一路”倡议所落实的重点项目和示范项目,是“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在老挝落地的重要标志,对老挝、中国以及东盟都意义重大。

      一、昨天:两国共同努力打造的友谊之路

      中老铁路合作模式是政府主导在先,企业合作在后,由中老两党和两国领导人亲自决策和推动,是两国共同努力打造的友谊之路。2010年10月4日,原中国铁道部与老挝公共工程与运输部在北京签署了《关于铁路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和《关于深化落实合作备忘录的会谈纪要》,确定了中老铁路项目。2010年12月23日,老挝第六届国会第十次会议批准了中老铁路计划。2014年4月8日,老挝总理通邢?塔玛冯赴海南出席博鳌亚洲论坛,与李克强总理共同宣布启动中老政府间铁路协议商谈,重点推进中老铁路合作项目。2015年11月13日,中老铁路合作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老挝政府时任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与中国时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在北京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政府间铁路合作协定,中老铁路项目正式进入实施阶段。2016年,中老铁路被列为老挝第八个五年计划的优先项目,同年12月25日,中老铁路项目全线开工仪式在老挝琅勃拉邦省举行,老挝总理通伦?西苏里、前副总理宋沙瓦?凌沙瓦、中国驻老挝大使关华兵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官员及代表等参加了仪式,中老铁路项目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到2017年,中老铁路合作企业分别于3月和4月在琅南塔省段和乌多姆塞省段开启隧道挖掘工作,中老铁路建设工作真正起航。

      从2010年签署《关于铁路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至2017年真正正式动工开启中老铁路建设工作,过去了6年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中老双方做好了路线规划、完成了中标工作、确定了投融资模式和建筑工人来源等工作,沿线部分路段基本完成了未爆破炸弹的清除工作,为中老铁路的建设做好了基本的前期准备工作,但有关拆迁征地补偿依然还处于悬而未决状态。

      (一)前期准备与规划

      1.路线规划----泛亚铁路中线位置、“一带一路”规划线路

      中老铁路北起中老边境磨憨?磨丁口岸,向南经琅南塔省、乌多姆赛省、琅勃拉邦省和万象省,直至老挝首都万象市,沿线80%为山地和高原,2次跨过湄公河,地形呈波状起伏,有高山、丘壑和河谷,全线总长429公里[ 注释:关于中老铁路的长度,新闻报道中出现过417公里,418公里,428公里等多个数据,本文所采用的429公里是通过计算中老铁路6个标段的距离总和得出。],共设32个车站,包含167座桥梁,总长为61.8公里,75个隧道,总长为197.83公里,桥梁隧道占总长度的62%,客货共线,北部山区设计客运时速为160公里,平原区设计客运时速为200公里,货运时速为120公里,中国Ⅰ级铁路,建成后成为老挝最长最快的铁路线,建设规划总用时5年,预计2021年全线建成。

      在路线规划上,中老铁路北端与中国境内的玉溪至磨憨铁路对接,南端与泰国的廊开至曼谷铁路相连,既是泛亚铁路(昆明?新加坡)中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发展的规划路线。

      2.完成中标工作??中国企业全线中标

      2016年9月2日,中老铁路项目公布了第1标至第5标的中标结果,加上2015年年底已经公布的第六标中标结果,至此中老铁路429公里的6个标段中标结果全部公布,6家中标企业均为中国企业。中老铁路成为继印尼雅万高铁之后,第二条在海外全面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和中国装备的高铁建设项目。

      3.投融资安排??以中方投资为主、成立中老铁路有限公司进行特许经营

      中老铁路项目预计总投资7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00亿元,由中老双方按70%和30%的股比合资建设,中老铁路是第一个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共同运营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联通的境外铁路项目。在铁路拥有权方面,中国占70%股权,老挝占余下的30%,并于2016年8月底成立合资公司--中老铁路有限公司进行特许经营,由中老铁路有限公司开发、管理和经营该铁路项目,从中老铁路有限公司具体持股来看,老方持股30%,持股人是老挝政府,由老挝铁路公司代表;中方持股70%,持股人分别是中国磨万铁路公司(40%),北京玉昆投资(20%)和云南省政府(10%)。中老铁路融资银行是中国进出口银行,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向老挝提供30年期低息贷款,作为提供融资的条件,中老双方同意以“资源换资金”,老挝主要向中国提供钾碱。

      在投融资安排上,曾出现过质疑,认为总投资70亿美元,超过老挝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 注释:据世界银行统计,2015年老挝GDP为123.69亿美元。],老挝作为世界上的穷国,一方面,融资困难会导致中老铁路不能正常施工,另一方面中老铁路会让老挝的负债难以承受。

      认为老挝融资困难,中老高铁给老挝带来高负债的说法,源于只看到70亿美元投资总数额,而中老铁路由中老双方按7:3的股比合资建设,老挝需要承担的只是总投资额中的30%,即为21亿美元。而且对于融资,中国给予了老挝足够的优惠政策。首先,中国进出口银行同意提供30年期低息贷款,老挝需承担的总额是21亿美元,不算利息,按30年的还款期限计算,每年也只需要还款0.7亿美元。此外,中老双方同意以“资源换资本”。其次,中老铁路启动资金约21亿美元,北京以低于3%的利息向老挝提供6.3亿美元启动资金贷款,6.3亿美元正是按照老挝承担30%的投资比例的金额。就国际惯例而言,一般项目是不允许在项目启动时以贷款作为项目启动资金的,但是中国政府破例同意以低息向老挝提供6.3亿美元启动资金贷款。

      依据融资方式,老挝需要承担的投资总额以及中国对老挝提供的贷款优惠政策,无论在负债亦或是融资方面,中老铁路既不会使老挝成为债台高筑的负债国,也不会存在因老挝融资困难而导致中老铁路不能正常施工的问题。

      4.清除未爆破炸弹??确保安全施工

      二十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1964年至1973年)的越战期间,美国在老挝境内进行秘密战争,投下了2.7亿枚集束炸弹,其中三分之一的弹药均未爆炸。战争结束后的今天,老挝依然深受未爆弹药(UXOs)的危害,持续有居民触弹伤亡事件发生,每年大约有50人因未爆炸装置死亡或致残,未爆炸弹成为老挝境内民众生命安全的最大威胁来源。

      中老铁路占地面积3058公顷,跨过5大省市,中老铁路的进展曾受未破炸弹的影响而暂停。为保证中老铁路项目的顺利实施,老挝部署人民军为中老铁路项目标记区域清除未爆炸弹(UXO),以便铺设铁轨。老挝国防部于2017年1月宣布正式启动拆弹工作,根据标段成立6个清除单位,准备相关人员、车辆及必要装备。截止当前,琅南塔省中老铁路沿线的未爆炸弹清除工作即将完成。

      5.破除传言,确定主要使用当地建筑工人和企业??惠及当地居民

      中国企业投资海外基础设施建设,劳工来源一直是备受关注的一个点。在大部分国家,由中国援助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使用的主要是中国劳工,因此而被认为占用了当地劳工的工作机会。中老铁路建设由哪国劳工充担主要劳动力也被认为是一个充满期待和争议的问题。一直到2016年1月份老挝政府透露中老铁路项目大部分劳动力将从当地招募,中老双方一致同意招募老挝居民为中老铁路建设工作的主要劳动力,有关中老铁路主要劳工来源问题才正式得到释疑和确定,但有关用工需求的细节依旧尚未知晓,老挝当局目前仍在等待中老铁路项目老挝本地工人工种及用工数量的信息。

      有人预测中老铁路项目将创造5万多个工作岗位,但鉴于老挝缺少该领域的熟练工人,一些人担心这个大型项目并不会像预期那样为老挝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但据官方消息,中老铁路项目启动后,老挝建筑公司可从中获得可观的利润。根据老挝法规,作为主承包商的中国企业必须选择有实力、有准备和适合的老挝公司作为分承包商。2016年9月,二十家老挝公司被选为中老铁路项目建设工作的分包商,尽力确保项目给当地企业带来好处,中国公司将作为项目承包商来监督这些公司的工作,主要负责高技术环节,而涉及土地平整、混凝土浇筑和其他无需先进技术的环节则交给老挝公司处理。这样安排主要是在确保项目高品质的同时尽力确保项目能惠及老挝当地居民。

      (二)面临困境--拆迁征地补偿悬而未决

      中老铁路虽然是由两国政府共同推动的重大战略合作项目,但中老铁路一路走来,在规划落实中遭遇过不少挑战,其中有关拆迁征地补偿至今悬而未决。

      全长429公里的铁路沿线需要永久用地约3000公顷,临时用地800公顷,这些土地部分属于政府,部分属于私有人。对于部分被征用的土地,老挝政府承诺与受影响者进行协商,为中老铁路项目的失地者提供补偿。截止到2016年12月23日,中老铁路项目途径各省受影响的居民数量的初步统计工作已完成,这为补偿工作铺平了道路,但各省因项目失去土地、房屋的居民还未收到任何补偿,受中老铁路建设影响的村民一直在询问相关的补偿政策。为避免各省政府设定不同的补偿率,老挝中央政府接管铁路补偿工作,并已拨付近5亿元人民币(约5990亿基普)用于向因中老铁路项目被征用土地的居民支付补偿款,但金额不够。

      由于部分省份还未提交补偿提案计划,而所有沿线省份提交提案后才能编制统一的补偿政策,因而拆迁补偿至今处于悬而未决状态,受中老铁路项目影响的村民仍在等待补偿。

上一篇:新建哈佳铁路得莫利段自轮运转设备上线施工   下一篇:郑万高铁奉节段最长隧道“奉节隧道”全面进行洞内施工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