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面对社会主义巨婴,铁路部门请拿起你们法律的武器

    面对社会主义巨婴,铁路部门请拿起你们法律的武器

     

      3月26日,有一位男子在南京南站跳下站台,妄图逃避正常的检票程序,穿越轨道,去赶另外一趟高铁列车,在翻越另外一侧站台时没有成功,被正在进站的高速列车挤压致死。

      该男子的死亡让人悲伤,他被列车挤压惨死的景象也让人揪心,让人动容,但是他不遵守规则擅自穿越轨道的行为又让人感到愤慨,让人感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中国发展到今天,最亟需建立的就是规则意识,不仅包括官员的守法,也包括每一位普罗大众的规则遵守,只有规则意识在这个社会牢牢地竖立起来,这个社会才会走向文明与法治。

      这也是为什么,哪些被称为“社会主义巨婴”的人能够引起社会公众的巨大愤慨,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完全没有规则,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他们自己违反了规则导致事故发生,但是他们从来不会想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而是抱怨这个社会没有照顾好他们。尽管在年龄上他们已经成年,但是在心智上却像一个婴儿一样,在他们的心里一切都是社会的错,社会永远亏欠他们,所以他们才被称为“社会主义巨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猛兽区下车导致母亲惨死那位女子是,南京南站妄图穿越轨道的男子及其家人同样也是。

      于是,在事情刚刚发生时,就有网友猜测,按照剧本设计,下一步该上演家属状告火车站的情节了。

      当然,故事不可能跳脱剧本的安排,3月30日,死者妹妹杨鑫就在微博上公开发文,质疑并指责火车站管理,质问“今天是我哥哥掉下去了,明天又会是谁呢?”

      不过杨鑫的微博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多数人都认为错在杨鑫的哥哥杨尧。毕竟作为一个成年人,遵守规章制度是最基本的常识。

      但是社会主义巨婴例外,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他们永远都没有错,社会永远都亏欠他们!这是社会主义巨婴法的第一条,也是最根本的而一条。

      当然,铁路部门还是考虑人道主义,考虑社会对弱者的照顾。于是南京站主动与杨尧家属进行了沟通,他们认为,尽管杨尧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对事故发生负有全部责任,但是南京站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可以补偿丧葬费等。补偿的上限是七万元。

      但是,杨尧家属提出质疑,问,既然杨尧的行为违规了,为什么没有人制止呢?这就是社会主义巨婴法第一条的最完美演义,你错了,当然是你错了,如果是我错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制止?没有制止,当然就是你们的错。

      于是,杨尧的家人决定将火车站告上法庭,索赔100万元。但是考虑到杨尧也有错误,大约也该承担20%的责任吧,但是火车站必须要承担80%的责任,这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的,于是他们向火车站的索赔金额被定在80万元人民币。

      尽管网友为此开启了疯狂的吐槽模式,吐槽下一步我们是不是该给黄浦江加盖,要不跳黄浦江的人索赔起来承担不起呀,也有人说下一步估计也需要给太平洋加个盖了……

      但是,对于杨尧家属拿起法律武器、走向法庭的行为,见闻君是支持的。因为见闻君评论这件事的核心是规则与法治,所以一切有利于规则意识建立的行为,见闻君都是支持的。对于一个法治社会而言,公民有法律意识是好事,在今日之中国任何公民有诉讼的权利,对于不满意的协商结果,拿起法律武器,又有什么问题呢?这不正是最正确的选择吗?

      当然,作为对法治社会抱有极高期望的见闻君而言,我更希望看到铁路部门也拿起法律的武器,在法律的框架内积极应对,不推卸任何一点责任,也绝不多接纳任何一点过分的要求,积极践行一个法治社会的诺言,而不是一出事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不仅仅是对死者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法律不负责任,更是对一个法治社会的建设不负责任。一个法治社会,就应该一切让法律说话。

      深入一步说,见闻君希望铁路部门在积极应诉的情况下,能够拿起法律的武器,向死者的家属提起诉讼,为被破坏的高铁站台,为事故导致的大量列车晚点给公众造成的巨大损失,向死者家属提起索赔!

      如果说有更高期望的话,我希望我们的民众都有规则意识,有法律意识,所以,见闻君更希望有当时的乘客能够站出来,联合起来,向杨尧的家属提起诉讼,毕竟他们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寻求损失的赔偿是一个方面,为这个社会树立遵守规则的榜样,意义更加重大!

      说到这里,我想讲述一个发生在日本的故事。2007年,日本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的91岁老人,闯入铁路,被列车压死。由于正值高峰期,事故共造成20趟列车晚点,34趟列车停运,受影响旅客近3万人。事后,JR东海道铁路公司将死者家属告上法院,提出索赔请求,最终法院支持了铁路公司高达720万日元(约43万元人民币)的索赔要求!

上一篇:浦梅铁路建宁段完成投资3.2亿元   下一篇:铁路新运行图实施首日:高铁提速!11小时穿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