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火车向北,人心向善

    火车向北,人心向善

      好些远行途中遇到的人和事,我都已不记得。但19年前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在火车上遇见的那位大姐姐,却让我终生难忘。
      
      火车从北京站出发,途经天津,继续一路向北??我已从成都出发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我要去到遥远的黑龙江鸡西市见笔友。而坐在我对面那位二十多岁的大姐姐似乎看出了我的一些心事。
      
      “小弟弟,来自南方吧,去哪呢?”我羞怯地点点头,努力操着蹩脚的普通话说去鸡西。她接着说巧了,她也去鸡西,还说什么那我们一同前往,到时在牡丹江一起转车。我当时心想,可能遇上父亲说的坏人了。
      
      那个时候,普通老百姓还没有手机,更不懂什么电子邮件、QQ和微信。我们当时最流行的就是写信交笔友。我要不远万里去看望的洁,就是我的笔友。
      
      临行前,母亲给我做了面馍馍,还煮了好些鸡蛋。父亲翻山越岭执意帮我扛行李包,将我送到去县城的汽车上。送我的途中,父亲一再叮嘱在外要吃饱、要多穿点衣服,要注意安全,不要接受陌生人给你的吃的……
      
      绿皮火车夜以继日地奔跑,沿途经过许多我知道和不知道的大小车站,上来许多人,又下去许多人。那位大姐姐始终坐在我对面,不曾离去??或许真如她所言,她也要去鸡西。
      
      大姐见我好像很戒备不想和她多说话,也就自个地望着窗外或打盹。“青笋肉片、蘑菇炖鸡、米饭要吗?”每次吃饭时,列车服务员都会来来回回走几次,一遍遍地叫卖。大姐姐有几次吃饭都说给这个小弟弟来一份,我坚决不要。
      
      见我每次都吃自带的鸡蛋和面馍,大姐也不买盒饭了。有时她拿出一根生黄瓜蘸着黑乎乎的甜酱。有时拿着一根红红的东西放入一桶方便面里泡着吃。每每此际,我都会偷偷看她。我从未吃过那些食物,更不知道那红红的东西,就是现在的火腿肠。
      
      “给,挺好吃的,”她似乎看出我的好奇,递给我一支,我抵制不住诱惑,收下了。我怎么也打不开那支火腿肠。无论怎么用力撕扯那红色的胶皮,还是使劲拔那硬硬的锡头,都无济于事。我又不好意思用嘴咬,尴尬得冒汗。
      
      过了好一会,大姐说:“你怎么还没吃呢!”边说边迅速地从我手里拿过火腿肠,用指甲刀剪掉锡头并一下撕开红色包装袋。平生第一次吃着香香的火腿肠,看着她善意而微笑着的脸庞,觉得眼前这个陌生的大姐姐真的好美好美。
      
      有时她对着窗外说,看你的皮肤就知道你是南方人,你们那里种大豆和高粱吗?有时她指着远远的成片森林说,那就是小兴安岭,那里曾经打过日本鬼子……火车一路向北,奔驰在茫茫的东北平原上。
      
      一路上,她就俨然一个大姐姐带着我。在牡丹江转车后到达鸡西市已是深夜。我们走出鸡西火车站,那里已有她的男朋友在等她,她又帮我找了一家旅馆等我顺利住下才离去。
      
      之后的岁月里我又坐过无数次的火车,茫茫人海里我当然再没见到过那位好心的大姐。我在心里一直默念着:火车向北,人心向善!
上一篇:我区研究包头至银川高铁可行性研究报告   下一篇:火车旅行是最美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