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春天,火车已开

    春天,火车已开

      很多时候,人总是在奔波中消耗着时间,又在某一时间选择去奔波,貌似一列火车,一次又一次地从春天的站台出发,载着一车子心愿,喘息着奔向远方。
      
      远方有多远?从中专毕业到现在,我至今都没有抵达,但心总是向着远方。记得是在1999年的春天,我从怀宁火车站出发,带着打工致富的念头,坐上了一列开往广州的绿皮火车,想在南方找一份能改变我家庭贫困的工作。火车如一条长龙一样缓慢地停在我站立的站台边,车门打开,人们蜂拥而上,原本车厢内就人满为患,水泄不通,但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往里挤,有的从车窗翻入。我挤在人群中,不知是谁从我背后将我推了一把,我才上了车。身上的背包带早已被扯断,我紧紧地拿着背包,挤在车门口,脚移不出半步,就这样站了一天一夜。至今我还在为当初的拥挤感到惊悚,到底是什么拨动了我们非要外出打工的心弦?当初那么多人南下,一道从春天出发。
      
      火车一路向前,而我并不因此感到自己离远方近了。我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在打工族的大军中,我少得可怜的知识储备到底能压下多少胜算的砝码,我心里没有底。到了广州后,一连几天,求职场上黑压压的人群,一次又一次地将我挤入角落,起初,一次又一次美好的设想,此刻也被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全然浇灭。我想到那列载我而来的火车,想到自己来时的模样,火车缓缓地靠向站台,它像一个呕吐的蟒蛇,将“胃里”的我们如数吐出,然后,又咣当咣当地走了,沿着宿命的轨道,始终向前,向着远方。
      
      当我失意地从南方回来,在一家国企顺利地应聘到办公室负责人岗位的时候,一天到晚撰写着毫无新意的公文,然后就是喝酒、陪客,这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就在第二年的春天,我把一份辞职报告递到了总经理的办公桌上。总经理有些出乎意料,过了一会儿,他问我:你想好了吗?我没有回答。出了他的办公室,我也在反问我自己,如果说没有想好,别人会觉得你做事草率;如果说想好了,我要去哪里呢?既然辞职报告都递交过了,我只得又将出发,去远方,去属于别人的城市里,继续寻找自己合适的工作。
      
      随着春天不断轮回,履历表上的年龄也在一岁接着一岁地往上增长,再加上自以为坚硬的翅膀,在日复一日扑打中逐渐萎缩,我像一只日渐衰老的逐鹿,尽管年龄受限体力不支,但目光向前,满脑子都是奔跑的风景。我身边的几个朋友劝我说,你十六年换了八个单位十四个岗位,也该停下来了,去过一种相对安稳的生活。是的,我应该停下来,在人生步入第四十个春天里,可是,我阻止不了我心原上的火车,它已开出,还在奔跑
      
      
上一篇:春运后部分加开列车仍延续 运行时间没有变化   下一篇:全国铁路公安不到俩月已查获毒品652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