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列车长春运纪行

    列车长春运纪行

      1月16日,春运第四天,济南客运段调度指挥中心内,像无数次出乘一样,济南客运段广州车队一组20多名乘务人员面临新一轮的出发。15时整,乘务员身着整齐划一的铁路制服,排成两排,列车长孙涛站在队伍左侧,全班组接受派班员的点名??王欣,到;陈飞,到……点名之后是快节奏的业务提问。许涛,什么是重点旅客?李超,什么是危险品?对答如流。最后是出乘前针对春运任务的叮嘱,派班员收尾一句:“希望大家完成好出乘任务。”既是命令,又是祝福。
      
      T179次列车始发于济南站,终到广州。这趟车点多线长,途经6省15站,历时近24小时,其中济宁、菏泽、商丘、阜阳等站所在地,是众所周知的打工者聚居地。春运来临,正值打工者返乡的高峰期,任务十分艰巨。
      
      老车长的凝重神情
      
      站台上,T179/180次列车的列车长孙涛站在旅客上车最密集的车厢门口,旅客有序上车。济南站值班员领来一位外籍旅客,该男子30多岁的样子,丢失了车票。手机上的购票信息不明确,未显示购票座位号码。5分钟后,该旅客的其他同伴??3名外籍旅客一起上车,他们是同时订的票,孙涛根据其他几名旅客的座位号码判断出该男子的座位号,安排其上车。
      
      2004年,孙涛从乌鲁木齐车队调到广州车队,跑济南至广州之间的T179/180次列车,已有13年的时间。广州车队的孟队长介绍说,孙涛管理班组很有一套,出乘的时候,对大家严格要求,对于消防问题应知应会的条例,回答不上来的乘务员,一律责罚其“抄十遍”。退乘的时候,他带着班组职工爬山、踢球,安排丰富的业余生活。乘务员家里有红白喜事,他必定到场帮忙张罗。副队长丁玉华也笑着介绍,有位女乘务员调到高铁乘务组,临别聚餐时趴在孙涛肩头哭得稀里哗啦,舍不得老车长。孙涛补充说:“那天她喝多了,吐了我一身。”
      
      16日17时19分,列车从济南站始发,孙涛的对讲机一直在不停地响,他从车厢这头到那头,巡视一遍之后,对整个列车的旅客情况有了大致了解。他一边走动,一边不停地叮嘱“这是哪位旅客的孩子,一定看好了,上厕所,门别挤着孩子的手”“接热水时不要接得太满”“这是哪位旅客的行李箱,离暖气太近了,别给烤坏了”。我跟在他身后,有时是腿跟不上他,有时是眼睛跟不上他。比如硬卧车厢,他走一遍之后,叮嘱负责该车厢的乘务员:“这节车厢有8个孩子,都是老人带着孩子去广州跟父母团聚过年的。这些‘小候鸟’长期不在父母身边,很淘气,喜欢上下铺地爬,一定叮嘱他们注意安全。这节车厢有个旅客腿可能不大行,上厕所的时候,你帮忙照看点。”二十几年的列车值乘经验,使孙涛练就了极强的信息收集能力。哪里有重点旅客,会发生哪些问题,都在他脑子里装着。
      
      虽有十几年的济南到广州的值乘经历,孙涛对广州的印象却几乎为零。除了对广州站春运返程客流的壮观有所了解,其他的几乎一无所知。因为他没出过站,更别提旅游。他说,列车长就是这样,有时候列车员请假去广州站买点水果,要严格纪律,不能频繁,心不能散。当车长更要以身作则,不能令纪律松懈。
      
      对于孙涛来说,列车像是战场,“列车上各种突发状况都经历过”。春运尤其是一场硬仗。退乘之后,大部分人可以休息,但孙涛要投入另一场“战斗”??孙涛的父母都年近80岁,父亲因患脑溢血瘫痪在床17年,母亲小脑萎缩,很容易走失。两位老人常年需要有人照看。孙涛出乘的时候,他的姐夫和妹夫轮流照顾老人,退乘之后,照顾老人的责任就落在孙涛肩上,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父亲是大个子,体重将近100公斤,吃喝拉撒睡都靠他耐心护理。对于自己那个小家,孩子都由岳母照顾着,他实在是没精力照看。他苦笑着说:“有时候感觉还不如不成家,亏欠家里太多,忙不过来。当个单身汉也挺好。”
      
      一场接一场的“战斗”,形成了这位老车长眉宇间的凝重。
      
      新车长的快乐时光
      
      王帅阳光外向的性格,跟孙涛的老成持重形成鲜明对比。王帅说自己是“草根快乐多”。今年5月,王帅被提拔为副车长。值乘的时候,他带了个计步器在手腕上。他统计了一下,平均一个单程,他在列车上行走1.6万步。
      
      列车到达兖州站,站台上两位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已等候多时。他们是山东电视台的记者,正在拍摄春运故事小短片。王帅和他爱人??兖州站值班员王茜,是短片的主角。当天拍摄的就是王茜给王帅送饭的情景。王茜手提两个粉色的饭盒从站台上款款走来,两人短暂寒暄,又即刻分手。
      
      王茜在火车站经常值夜班,王帅一出乘就是3天,两口子平均5天才能见上一面。“所以每次出乘,只要有时间,王茜就会来站台看我,顺便拎点吃的。比如炒面、炒河粉之类的。不在于吃什么,关键说明出乘的时候有人惦记着咱。幸福就是如此简单!”王帅笑着说。
      
      17日15时30分,王帅接到对讲机里的报告,在8车15号铺拾到旅客遗失物品,失主应该是在韶关东站下车。王帅会同乘警清点遗失的物品,一把剃须刀、两张运货清单、五张发票和一份劳动合同。他一边清点,一边嘀咕说,这东西估计对失主非常重要。他将遗失物品编写了详细的客运记录,等待与广州站值班员进行交接。
      
      列车即将到达广州站,王帅来到广播室,通知广播员向旅客进行晚点的解释工作。春运期间,广州站加开临客,站台有限,进站之前经常需要等待。再加上列车点多线长,晚点情况时有发生。但旅客通常不了解情况,所以解释工作非常重要。王帅说:“解释一定注意措辞,有时候一个字词或者语气不恰当,就会引起旅客的不满。”
      
      旅客:“这车怎么开得这么慢啊?”孙涛:“要不你跟我下去推车去?”旅客:“能不能加挂两节车厢啊?不然不好买票啊!”孙涛:“挂几节车厢那是经过科学论证的啊,老乡咱们不能把科学家的结论给推翻了呀。”孙涛常用这种方式回答旅客的问题。这种语言方式,既能讲清楚道理,又能起到“灭火”的效果,是很多老车长的经验积累。
      
      17日17时14分,列车到达广州站,晚点58分钟。王帅巡视车厢,查看有无旅客遗失物品等情况,并将旅客遗失物品与站台值班员进行交接。旅客下车完毕之后,列车在广州车库待勤。
      
      不管有多忙,王帅始终乐呵呵的,拿着对讲机跑前跑后,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说,别看这车的速度慢,跟动车组没法比,可实际上,乘务工作的节奏是很快的。
      
      女队长的添乘任务
      
      丁玉华,女,现年52岁,广州车队副队长,她添乘此次列车。像这样来回3天的添乘任务,她每个月至少有5次。
      
      丁玉华是老车长。2000年至2003年曾在济南至乌鲁木齐的189/190次列车上当列车长。这趟车上的列车长,不是一般人能够胜任的。2000年,济南到乌鲁木齐单程近50小时,一个来回共需5天时间。
      
      列车长是一列火车名副其实的“老大”,所有的旅客、乘务员、检车员、铁警等岗位,都听列车长调遣。列车长是整列车的主要责任承担者,也是突发状况的决策者。近20年当列车长的经历,让丁玉华看起来有一种处变不惊的冷静气质。
      
      17日18时20分,列车在广州车库待勤期间,广州铁路公安处消防支队一行3人上车检查工作,从卫生情况到消防隐患,丁玉华主动上前沟通,看看哪里还有漏洞和不足。
      
      春运期间,消防安全检查在全国铁路范围内广泛开展,只要列车途经的火车站,该火车站所属的铁路局工作人员都有可能上车检查,如发现车厢连接处地上有烟头等消防隐患,会进行处罚。有时候检查人员会穿便装,检查之外,还对乘务员进行消防知识即兴提问。
      
      17日19时整,孙涛在15号车厢组织大家开返乘会,利用站车交互系统查询即将返程的旅客人数,布置重点工作,并对刚刚结束的乘务情况进行总结。丁玉华补充:“打工人员返程高峰,咱们返程的T180次列车旅客面临严重超员,如果广州站要求咱们双开门服务旅客,咱们乘务员一定要请火车站的值班员辅助,一起保证旅客的安全,不要留下安全隐患。”
      
      17日19时20分,列车进入广州站站台。十几分钟后,T180次列车迎来旅客上车的高峰。尤其是硬席车厢,旅客超员,行李多,双开门机制启动,而平时,每节车厢只开一个车门。春运客流高峰,启动双开门,每节车厢开两个车门。临时开的车门没有脚踏板,广州站从铁路其他单位抽调了春运值班人员,十几位值班员辅助乘务员,确保旅客上车安全。孙涛和王帅在站台上来回用大喇叭指挥旅客上车。根据列车始发后的统计,旅客1376人,其中硬座716人,超员54%。
      
      列车始发后,丁玉华指挥硬座车厢乘务员,用空调给车厢内降温。因为很多旅客赶车途中疲惫紧张,再加上车厢内人多缺氧,容易造成胸口憋闷,引起身体不适。此外,室内高温拥挤也容易引起旅客情绪烦躁。
      
      紧接着,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车长走进拥挤不堪的硬座车厢,指挥着旅客摆放行李。车厢中间的通道挤满了行李和等待补票的旅客,行走十分困难。丁玉华不急不慌,用亲切的山东乡音耐心地沟通:“老乡们,让一下。大件行礼不要放在高处啊,以免砸伤旅客。”“春运人多拥挤啊,照顾好自己的孩子。”3节车厢下来,丁玉华虽然保持着平稳有力的语调,但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淌下来。
      
      17日22时左右,王帅发现17号硬座车厢一名男性旅客脸色苍白,孙涛也赶到17号车厢询问旅客情况,并将其带到乘务室。经了解,该旅客在广州站上车时着急,出了汗,现在感觉浑身发冷。列车广播寻找医务人员未果,孙涛安排拿来急救药箱,为旅客量体温,39摄氏度。丁玉华及时赶到现场,询问旅客是否想下车治疗,旅客表示不想下车。几位车长经过商量,在宿营车厢为该旅客补了一个下铺。列车员给旅客送来开水,密切观察旅客的情况。
      
      18日一早,旅客情况好转,丁玉华叮嘱列车员为生病旅客送早饭,旅客千恩万谢。18时47分,列车正点到达济南站。乘务员清理卫生和收拾卧具,准备退乘。孙涛脸上挂着疲惫而放松的笑。
      
      这是一趟相当顺利的出乘,也是一趟相当平凡的出乘。济南到广州之间,无数次来回中一个平常的来回。一站又一站,上上下下的旅客,各自怀揣着自己的人生故事,奔向梦中的幸福之地。到站之后,匆匆离去,没有流连。在这场旅客与乘务员的短暂邂逅中,很少有人能体会到,有人为他们的安全,时刻紧绷着一根弦。对于这些平凡的列车长来说,一切的付出、一切的责任与担当,也都只有三个字??很正常。
上一篇:银川火车站迎来春运以来首轮客流高峰   下一篇:福州火车站今天预计发送旅客8.2万人 集中向北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