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三个数字背后一个列车长的平常一天

    三个数字背后一个列车长的平常一天

      张李所在的G4831次列车,清晨6点01分从杭州东站发车,沿途经过义乌、金华、南昌、长沙、怀化、凯里等19个车站,当日下午2点37分到达贵阳北,全程1630公里,共运行8小时36分,之后返回杭州东,全程近19个小时。
      
      列车长张李的这趟行程,可以用三个数字来概括。
      
      ●16
      
      走完16节车厢
      
      搬了16件行李
      
      6点01分,天还没亮,G4831次从杭州东站缓缓开出。
      
      可能是发车时间太早,大部分旅客一上车便开始补觉,可对于张李来说,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作为列车长,首先他要巡视一个来回。“主要看看车厢内的行李是否摆放整齐,车内各种安全设施是不是正常运行,看起来都是小事,却都事关乘车安全。”巡逻过程中,他发现10号车厢内,一件放置在行李架上的大旅行箱有些问题,“对不起打扰了,这是您的行李吗?它体积太大,您看已经突出来了,放在行李架上不安全,可以放到车厢两段座位后吗?”
      
      张李小声告知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旅客,然后直起身,帮他一起将行李箱搬下来,放到车厢内空旷地方。
      
      巡视到隔壁的车厢,几位旅客趴在小桌板上休息。张李轻轻拍了拍他们:“不好意思打扰,小桌边是用来放置茶杯和书籍等轻便物品,如果您要休息,可以靠在座椅上,旁边的按钮可以调节靠背角度,躺起来舒服点。”张李说,有些旅客是头一回乘坐高铁,不清楚一些设施的具体使用方法,“需要我们耐心提醒,但同时也不能打搅到其他旅客休息。”
      
      6点52分,G4831次列车到达金华站。钱报记者跟随张李走完了16节车厢。一遍下来,张李弯腰帮助旅客整理搬运16件行李,检查了70只灭火器和88个安全锤摆放状况。一套“固定动作”完成,张李来不及休息,马上走到车门前,准备迎接新的旅客。
      
      ●23360
      
      旅程中只坐下10分钟
      
      微信步数达2万多步
      
      车厢里有几只灭火器?安全锤放在哪?对于自己的这趟列车,张李了若指掌。每次跑车,他几乎每小时就要在400米长的列车上往返走一圈,一天下来,累计十几公里。
      
      在G4831次高铁餐车第一排位置,有一个列车长办公席,原本是给列车工作人员工作使用,不过从杭州到贵阳8个多小时里,张李在这个座位上只休息了10分钟,其余时间基本让给没有座票或来餐车吃饭的旅客。
      
      别说休息,春运期间,就连吃午饭,张李都是速战速决。
      
      按照规定,高铁乘务员和列车长有一份盒饭工作餐,下午一点多,高铁驶入贵州铜仁境内,一旁的工作人员悄悄说:“刚才张车长和另外一名乘务员就站在餐车角落里,夹了两个包子,喝了一杯番茄蛋花汤。”
      
      除了日常巡逻等工作外,高铁服务还要应对很多突发情况。张李回忆,两年前在一趟杭州开往厦门的动车上,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和孙女一起乘车,老人家脚有伤行动不便,下车时张李直接将她“公主抱”到轮椅上。“这样长距离、长时间服务,男生更有优势。”
      
      从杭州东到贵阳北,再返回,这一趟下来,回到杭州已是晚上11点37分。送走最后一位旅客,张李和其他乘务员整理行李,前往单位派班室退乘。下班走出单位时,张李给记者发来微信,时间显示已是凌晨0点53分,而微信计步器截图显示,刚刚过去的这天,他总共走了23360步。
      
      ●550
      
      挂心出生不久的儿子
      
      下班往550公里外的老家赶
      
      一天的工作结束,张李睡下已经是凌晨2点,但天没亮他又要起床,以旅客的身份,踏上6点41分的高铁。早上10点左右,他能赶回安徽淮南,这里有他迫不及待想见到的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儿子。
      
      这段550公里的回家路,是他和家人间最后的距离。
      
      说起自己的家人,张李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去年春运,张李在高铁上向妻子求婚成功,他说自己没有什么肉麻的甜言蜜语,也没什么要求,“只是希望今后能理解支持我的工作。”张李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家里,需要妻子能忍受孤独和寂寞。
      
      比如2016年10月底儿子出生,张李在外面跑车,大部分时间是妻子一个人带孩子;前两天儿子满百天,他不在身边,又是妻子一个人带着儿子去拍照。“虽说我是‘做一休二’,但除去往返通勤的时间,回一趟家除了三顿饭外加睡一觉,和家人相聚的时间只有20个小时。”
      
      不过作为丈夫,张李尽可能把这20个小时都花在妻儿身上。妻子杨雪萍说,丈夫每次退乘后,不管有多晚或者多早,都会第一时间往家赶。“进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儿子,问我这两天好不好。只要在家里,他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我们母子身上。”
      
      像张李这样的铁路人并不在少数。在张李所在的班车上,其他8位乘务员的家也都不在杭州。“近的有缙云,远的有江西、安徽的,还有一些同事太远了回不去,只能住在单位宿舍。”他指指身旁的安全员吴国保,“他家是江西的,半个月回一趟……”
      
      按照春运排班计划,很多像张李一样的铁路人,除夕夜将在列车上度过。他们不能和家人一起看春晚,只能和同事、旅客一起跨年,但他们说,这样的除夕,也是一份特殊的回忆
上一篇:武汉加开18列夜行高铁应对客流高峰   下一篇:2017春运期间合肥火车站严查违禁品 易燃物品刀枪弹弓勿携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