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从师范生“转岗”铁路人高铁列车长的春运第一年

    从师范生“转岗”铁路人高铁列车长的春运第一年

     

      春节是一趟归家之旅,是一次合家团聚,也有人为了大家的团圆喜庆,坚守岗位默默付出。
      
      比如街头的交警,寒风中有他们更加忙碌的身影;高铁上的乘务员,春运时有他们加班加点的贴心服务……对于他们来说,春节更是一次特殊考验。
      
      从今天开始,本报推出“新春走基层”系列报道,用笔墨和镜头,描绘、捕捉新春佳节下的行业百态。首篇本报记者将全程跟随一位普通铁路人的日常旅程,忠实记录他的春运时刻。
      
      春运已进入节前返乡最高峰,铁路杭州直属站(杭州东站和杭州站)连续多天日发送旅客超20万人,其中前往云贵川渝、湖南、湖北、东北等方向最多。
      
      凌晨5点05分,杭州东站10号站台上,停着一列白色高铁列车,它将会满载一车的返乡乘客,踏上回家的旅途。
      
      这是普通乘客的回家之旅,也是千千万万铁路人的春运时间。
      
      比如这趟高铁的列车长张李,他把自己的时间定格在了两点一线。也正是靠着一个个“张李”的加班加点,才能把游子早日送回家乡。
      
      借着返乡的高峰时刻,钱报记者跟随张李,体验了一趟春运“跑车记”。
      
      从学音乐的师范生到跑春运的列车长
      
      去年底,张李通过考试,晋升为一名高铁列车长。
      
      或许他自己都想不到,大学读音乐师范专业的他,最后会和高铁打起交道。
      
      “我不是铁路院校科班出身,小时候喜欢唱歌,大学报了音乐师范专业,想以后做一名音乐老师。”
      
      张李身高1米75,穿着制服的他更是帅气,说起自己的就业,确实有些不按“常理”出牌,毕业以后,他入伍参军,2013年退伍转业时,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到铁路系统工作。
      
      刚工作,张李跑的是普速车,出乘一趟得花上好几天,硬件也不如高铁舒适,但几次工作下来,他却发现了作为一名铁路人的乐趣。
      
      “列车员是为旅客提供服务的,教师是教书育人的,我觉得两种工作是有共同点的,就是需要多和别人交流沟通。”
      
      张李的音乐专业基础,在工作中还派上了用场。
      
      “大家上车后抓紧时间找到座位,大件的行李放到车厢两头的行李架上,隔段时间要来看一看自己的物品……”这么一句简单的提醒,从张李口中说出,语气洪亮却不失亲切和温暖,乘客们听得很受用,还会回一句“谢谢”。
      
      在春运期间,旅客回家心切,有不少问题需要乘务员从中沟通,拿出解决办法,像张李这样有亲和力的乘务员,自然更吃得开。
      
      如今,张李把音乐当成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也不是没地方发挥了,你看单位有演出活动,我也能唱唱歌做点贡献。”
      
      从杭州东到贵阳北
      
      一趟19小时的旅程
      
      钱报记者登上张李值乘的这趟G4831次列车,是从杭州东到贵阳北的G4831次高铁,属于春运加班车,全列共16节车厢,分为二等座、一等座、商务座,荷载定员1005人。
      
      “今天这趟高铁,杭州东站始发就有979人,基本上都是到怀化、凯里、贵阳的返乡旅客,其中光是杭州东到贵阳北的就有550人,等下过了义乌,车上就全部满员了。”凌晨5点40分,在杭州东站等候的旅客陆续上车,30岁的高铁列车长张李穿着一身笔挺的藏青色制服,站在车门前核对着当天列车上所需要的各种备品。冬日的清晨寒气逼人,说话间张李口中直冒白气。
      
      这是张李第一次以列车长的身份参加春运工作。身上的担子重了,在车上的时间自然也多了。
      
      更何况这趟车是节前最热门的返乡线路,每次出乘,他需要凌晨四点起床,五点到车上准备,六点开车,下午两点半到贵阳。立马折返后,晚上十一点半到杭州。一般退乘后,往往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一趟下来,光是在车上工作的时间就要19小时,如果算上准备时间就更长了,一趟车跑下来真的很累。”这趟列车上,还有很多乘务员是年轻姑娘,“能坚持扛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上一篇:广东各大火车站:“高峰不显峰”   下一篇:动车“体检”12小时 探访春运高峰动车运用所的机械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