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漠河铁路上的“伐木工”

    漠河铁路上的“伐木工”

     

      【春运进行时】
      
      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三。
      
      黑龙江省漠河县,早晨7点,零下39摄氏度。
      
      漠河铁路通信工队的工友们一大早便开始准备作业所需的工具:给油锯加满油,更换割灌机刀片,整理好绳索……
      
      通信工孙传彬看到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他又拿过一把砍刀,在磨刀石上霍霍地磨了起来。
      
      “磨刀不误砍柴工。”孙传彬说,3年前,刚参加工作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大山里当铁路通信工,竟然还要用砍刀。
      
      漠河通信工队地处中国最北端的漠河县,冬季最低气温达零下52摄氏度,大雪封山后,只有一条嫩林铁路穿行其间,列车运载旅客和各类生活物资往返于大山深处。包括孙传彬在内的通信工队八名职工就负责这条铁道线上200多公里的通信电缆设备和4200个电缆架杆的维修、养护。
      
      由于条件限制,大山里的铁路通信电缆、光缆都是架在铁道两侧10米高的架杆上,冬季风雪大,邻近铁道边超高的树木很容易折断破坏电缆,影响行车安全。
      
      春运期间,通信工队特意增加了巡检次数,前几天,他们发现漠河站到育英站间有近百棵树木侵限,决定进行一次伐木作业。
      
      铁路依山而建,汽车开不到近前,10多公里山路全靠一双脚板。
      
      8点30分,工长王龙波和工友们穿着厚重的棉衣,背着一百多斤重的装备,踏着没及膝盖的积雪前往作业地点。不一会儿,几个人的帽子两侧很快挂上了雪霜,睫毛上也挂起了冰珠。
      
      “雪后的山上看似平坦,其实下面有不少陡坡土坑,人走在上面有坠落危险,不过和夏天的毒虫比起来,这些雪还不算什么。”王龙波边走边介绍。
      
      11点30分,作业队终于到达伐木地点,铁道线旁的几棵桦树已经接近上空的电缆线。“只能伐影响电缆的超限树木,其他的树,绝对不能碰!”每次来作业,王龙波都要告诫大家。待他在树上做完标记后,54岁的老职工孙守彪熟练地在树身上固定绳索,站在远处拽紧,孙传彬双手握紧油锯,斜斜地锯了下去,一阵轰鸣之后,大树应声而倒。
      
      “赶紧戴上!”正忙活着,孙守彪一声训斥,刚摘下帽子的孙传彬赶紧重新戴好。“我年轻时就这样,一出汗就脱衣脱帽,现在得了脑血栓,你可得注意。”常年在极寒环境里作业,这支平均年龄只有48岁的队伍里,几乎每个人都有关节炎、脑血栓这类“职业病”。
      
      到了吃饭的时间,队员随身带的馒头冻成了冰坨,几个人笼起一堆火烤起了馒头,渴了就抓一把雪放进嘴里。“带矿泉水一会儿就冻成冰块了,根本喝不进嘴。”面对记者的疑问,孙传彬答道。
      
      下午,侵限树木清理完毕,王龙波要带着队友沿着铁路“绕道”返回。这样走虽然多走三四公里路,但他们可以再巡视一次。
      
      “马上要过年了,正是人们回家团聚的时候,我们得加强巡查,保障列车平稳运行。”王龙波整理好工具,带着工友们继续前行。

上一篇:铁路迎来 春运高峰   下一篇:铁路安全 学生当义务“宣讲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