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永不进站的列车??追忆良师益友昌荣

    永不进站的列车??追忆良师益友昌荣

      K180,曾经一票难求,郑州开往北京的始发列车。绿色的车皮与旁边洁白的高铁的相比,显得有些土气。
      
      我站在它的面前沉默着。虽然距离开车只有十分钟了,我依然不愿意踏上黑夜中显得犹为安静的列车。我想再呼吸下这里的空气,我们曾经一起同呼吸共命运的地方。
      
      晚22时12分,列车还是拉着长音刺破绿城的黑夜。车速并不快,但我趴在窗口,依然看不清两车交汇时的影子。眼前的景象模糊起来,但我的良师益友昌荣的影像,却在心中一点点清晰起来。
      
      那是2011年年初,在河南一家都市报做政法记者的我与师兄结缘,也许受困于记者转型,也许感染于他的个人魅力,我跳槽了。现在看来,这是一次不错的“转身”。
      
      列车咕咚咕咚的缓慢前行,一如我刚到新单位的不平路。都市媒体人到党媒的转型很痛苦。
      
      “不能写的太?嗦,有故事还得有高度”、“天安门上看问题”、“改掉毛糙的弊病,不然退货”……他的声音仿佛还鞭策在耳边,但斯人正在渐渐远去。
      
      不,他不会走,他也没有走。
      
      “务实发展”的理念永留河南党代会的历史中;卢氏县委土胚房的办公楼内张贴着他的署名文章;孝顺女婿谢延信的事迹还在被世人传颂;中央网信办办公室的灯还在亮着……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青峰。生命的最终,他无私的捐献了所有的身体器官,他的生命将在不同的人身上得以延续,他的灵魂依旧星空闪烁。九泉莫叹三光隔,又送文星入夜台……
      
      卧铺车的好处是听不到报站的声音,但寂静的黑夜还是被“到站了”的声音唤醒。拉开窗帘,车外已是灯光点点。
      
      这是北京吗?可能是吧。这是终点站吗?不,这只是列车经停的一站。
      
      这不是终点站,亦如人生,北京只是过客。
      
      
上一篇:终于盼来了!呼准铁路即将开通,和你有多大关系?   下一篇:2017春运淄博火车站预计发送旅客78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