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44岁女子因电话没打通跳下铁路桥轻生

    44岁女子因电话没打通跳下铁路桥轻生

     

      9岁的小春雨一直拽着妈妈的被角。“我不敢睡觉,我怕妈妈又不要我了……”孩子胖乎乎的小脸上仍带着一抹惊慌神色。病床上的侯娜(化名)背过身去,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地流下来。
      
      9月24日一早,44岁的侯娜在北岗桥上纵身跳下。她的身体砸中了高压线,导致当日进入大连站的多趟客运列车受阻。昨日在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侯娜讲述了她身后的悲情故事??在和丈夫分居后,她带着9岁的女儿独自来连求职。但因为带着孩子,她近一周的努力毫无收获。事发当天一早,侯娜的身上只剩下20几元钱,连当天的住宿费都不够了。最后击垮她心理防线的则是一起意外??在北岗桥桥头她打出的20多个求助电话,无一拨通。那一刻,她对世界绝望了。
      
      和丈夫分居,她带着女儿谋生
      
      昨日在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侯娜的父亲侯炳才告诉记者,44岁的女儿命运多舛。
      
      侯家人家住海城,侯娜年轻时嫁给了邻村的青年人于某。两人一直在外漂泊打零工。两口子家里都是务农出身,经济条件不好。直到30多岁,侯娜才生下了女儿小春雨。但一家人没有想到,于某从此开始对侯娜母女俩“不实心”了。
      
      “爸爸妈妈经常吵架。”小春雨说,她时常看到妈妈一个人掉眼泪。到小春雨7岁时,夫妻俩分居各过日子,春雨跟着母亲生活。因为经济条件差,加上侯娜带着女儿四处漂泊打零工,在每一个城市都待不了几天,小春雨没能像同龄孩子一样,走进学校读书。
      
      2015年年底,侯娜带着女儿去了河北白沟打工。没干几天,雇主辞退了她,理由是“带着孩子没法安心干活。”这时母女俩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了,是侯炳才去接回了女儿和外孙女。“当时我寻思着,实在找不到工作就让她娘俩在家帮我老两口种点地吧。日子能过到啥时候就算啥时候。”侯炳才说。但是今年中秋节刚过,倔强的侯娜带着女儿又一次离开了老家。
      
      “爹娘年龄都大了,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侯娜说,她觉得大连是个大城市,工作机会应该多。于是带着小春雨来到大连。到达大连的那天是9月18日,娘俩住进了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一下火车我就看到了满街贴着的招聘广告,当时心里好像一下子亮堂了起来。”侯娜说。
      
      20多个求助电话无一打通
      
      但是侯娜打去的应聘电话没有一个获得回应。
      
      “一听我的年龄,再一听说我带着个9岁的孩子,招聘的直接就拒绝了我。”侯娜说,她甚至连清洁工的活儿都找不到。
      
      小春雨很懂事,她说自己不想做妈妈的“累赘”。“我告诉妈妈她放心去上班就可以了。我自己能在小旅馆玩。”小春雨说。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懂事让妈妈更感内疚和焦虑。“我觉得这日子很难过下去了……”侯娜说。
      
      这种无力和绝望感在9月24日早上达到了顶峰。那天早上,侯娜发现,自己的身上只剩下22元钱。如果仍然找不到工作,这天晚上,她只能带着女儿露宿街头。“我不知道该咋办了,只好带着孩子走出小旅馆的门,在街上转悠。”在走到北岗桥桥头时,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按照通讯录打电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该打电话给谁,谁又能帮助我。”侯娜说,她当时潜意识里希望,能有个人听她诉诉苦,哪怕安慰自己几句也好。但当天或许是她的手机出了问题,包括父亲侯炳才的号码在内,侯娜手机通讯录里保存的20多个电话号码,没有一个拨通。
      
      她感觉自己被所有人“抛弃了”。她不再犹豫,扔掉手机,翻过护栏跳下了铁路桥。
      
      她希望能“自食其力”
      
      直到被送进医院抢救,直到四院医生的全力抢救让她慢慢从脚踝骨折骨刺突出的剧痛中缓过神来,侯娜说自己的大脑仍然是“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的举动造成了多趟旅客列车受阻的严重后果,也不知道自己的双脚能否复原,后背的大面积烧伤能否痊愈。“我只想知道,今后该带着孩子怎么生活。”看到病床前的女儿时,侯娜说自己“后悔了,当时不该那么冲动……”
      
      她的冲动只能由年迈的父母来“买单”。事发后,侯炳才和老伴赶到了大连。老两口给女婿打过电话,但号码早已成了空号。于是,侯娜目前的医药费只能由他俩东拼西凑。“亲戚们前前后后凑了3万元钱,都花光了。”侯炳才说,一家人在海城务农,什么积蓄都没有。“眼下女儿的伤咋治,医药费到哪里去凑,我们都心里没有底。”
      
      更令老两口焦心的,是外孙女小春雨的安置。“孩子都9岁了,连个读书的地方都找不到。她妈妈现在变成这样子,我们俩哪有余力照顾孩子啊。”侯炳才老泪纵横。病床上的侯娜也哭了,她说自己“后悔了”。“如果有人能伸把手帮帮我,我也想尽快出院,找份工作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养活女儿,养活爹娘。。。。。。”
      
      如果您愿意帮助侯娜和小春雨娘俩,可以给孩子的姥爷侯炳才打电话:13998015938。

上一篇:“国庆”邵阳增开一趟至广州临客增开一趟至长沙高铁   下一篇:虎门高铁站:增开10趟动车备战国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