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法律人士呼吁高铁晚点赔偿入法

    法律人士呼吁高铁晚点赔偿入法

     

      “实际上,列车晚点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合同违约,按照合同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铁路公司是应该对旅客进行相应赔偿的”
      
      在40℃的高温下被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会有怎样的体验?8月12日,坐在北京开往深圳的G79次高铁列车上的乘客们不幸体验到了这种“水深火热”的煎熬。
      
      因发生停电故障,乘客们被困在车厢两个小时之久,从现场照片可见,车内高达40℃的气温已让他们身上的衣服基本湿透,有人热得虚脱了,有人干脆“不顾形象”地脱掉了上衣。
      
      “高铁有没有应急机制”“晚点究竟要不要赔偿”,这次故障再次令这些“老生常谈”的话题甚嚣尘上。
      
      应急机制尚需完善
      
      此次G79次高铁列车的故障导致全车断水断电,空调停止供应,尽管车厢内骤然升高的温度令近千名乘客苦不堪言,但更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列车方面在故障修复的两个小时之中,并没有为乘客打开车门通风。
      
      “高铁方面究竟有没有突发情况的应急预案?难道出现故障乘客就只能自认倒霉?”一位乘客在网上接连的发问代表了大多数民众的想法。
      
      据一位参与过高铁设计的工程师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高铁车门是利用自动门电磁原理开启的,因此在全车断电时确实无法正常开启,而且考虑到乘客安全问题,列车如果滞留在地形比较复杂的路段时,一般也不会开启车门。
      
      至于高铁车窗,由于考虑到列车时速快带来的安全性和降噪、空气压差等影响,也都是采用整体镶嵌、固定在车体上无法打开的,且接缝处还会采用橡胶密封条加以密封。
      
      不过,上述工程师强调,目前高铁采用的是多制式供电模式,一旦出现故障导致停电,将启动列车电池充电设备,这套设备可以为列车提供紧急照明、通风和通讯用电等,在列车救援期间,能保障旅客的舒适性。
      
      但从此次G79发生故障过程来看,这套紧急供电设备并没有被及时“激活”,公众猜测的各种原因目前也并没有得到官方的回应。
      
      在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正伟看来,此次高铁断电事件虽然是突发状况,但暴露出的却是高铁方面在应急机制方面的缺失和混乱。
      
      董正伟多年来一直关注铁路行业发展,他发现,从2011年6月底京沪高铁开通后,原铁道部便编制了12种应急预案,但这其中多数条款都是针对发生故障后,对列车的指导救援,针对乘客方面的应急服务却涉及甚少。
      
      至少从本次事件中,董正伟没有看到突发情况后,有完善的应急预案来进行补救。
      
      “高铁作为中国大力发展的一种新兴交通工具,理应有完备的应急预案。”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一方面应向航空业学习,加强对乘客应急处理的常识普及;同时,应急装置的配备,何时启动应急预案等也应有详细的制度进行规范,并通过写入铁路行业法律法规中来保证实施。
      
      董正伟也强调,列车应急预案,并非只是出了故障时尽快让列车运行起来,如何疏散安置乘客,对老弱病残等特殊乘客如何照顾,都应有所应对。
      
      “每一次故障都是对列车设计的考验。”董正伟表示,高铁应效仿飞机强化手动安全门、应急通风等装置;进一步完善车厢内蓄电装置;并建立停电时车窗不能打开的解决方案,“强化这些设计,也将使我国的高铁更加完善。”
      
      不赔已成“行业惯例”
      
      除了应急预案,列车故障后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那就是因此所导致的列车晚点,铁路公司究竟应不应向乘客进行赔偿。
      
      就在G79次高铁列车发生故障几天后,8月20日,因胶济铁路客远专线即墨至城阳间下行发生线路故障,导致多趟途径该线路的高铁列车再次出现大面积晚点。
      
      针对近日发生的几起高铁晚点事件,铁路方面均对乘客进行了致歉,但对一些乘客提出的晚点赔偿诉求,并未予以回应。
      
      在董正伟看来这并不稀奇,目前我国还没有因为高铁晚点而给予乘客赔偿的先例,“有乘客以晚点赔偿向法院提起诉讼,均被以于法无据为由驳回”。
      
      在现行铁路法和铁路运输条例等规定中,晚点赔偿仅限于铁路货运,对客运晚点确实没有赔偿的具体规定。高铁晚点不赔已成了“行业惯例”。
      
      法治周末记者随机采访了5名市民,他们均表示,这一行业惯例对乘客而言是有失公平的。“乘客买了票没及时进站,就要自行承担损失;列车晚点打乱出游计划,影响工作进程,给乘客带来损失,还要我们自行承担?”
      
      刘俊海直言,与受天气等因素影响较大的飞机相比,铁路出行的准点率相对更高,这使得当前很多乘客选择了铁路交通,但与航空业早已规范完善的晚点赔偿机制相比,铁路部门的做法显然存在欠缺。
      
      虽然现行铁路法中没有晚点赔偿的相关规定,但刘俊海认为,乘客要求晚点赔偿的诉求也并非毫无依据。因为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高铁晚点显然违反了合同法规定,已经构成违约责任。
      
      不过,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由于高铁晚点造成的耽误工作、影响出游行程等事件难以证明具体损失,再加之现有法律中均未有明确的赔偿规定和标准,导致司法实践中,法院很难支持赔偿。
      
      “实际上,列车晚点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合同违约,按照合同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铁路公司是应该对旅客进行相应赔偿的。”赵占领说。
      
      晚点赔偿入法呼声大
      
      有关高铁晚点赔偿的问题已经呼吁多年,董正伟本人就曾多次提出尽快建立高铁晚点赔偿机制,但目前仍毫无进展。
      
      董正伟认为,难以推进的关键症结就在于铁路企业长期处于独家垄断经营的地位,再加上国家意图大力发展铁路事业尤其是高铁,因此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庇护”的作用。
      
      “不论从法律角度还是从铁路行业自身发展来看,尽快建立晚点赔偿机制都是意义重大的。”刘俊海解释称,一方面,从现有的与铁路客运相关的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来看,大多是在维护铁路行业的权益,对于消费者权利的保障比较匮乏,违背了法律的公平原则。建立晚点赔偿,让旅客的权益得到对等的保护,是旅客与铁路承运方平等法律地位的应有之义。
      
      此外,铁路行业与航空业其实也存在相互竞争的关系,尤其是高铁,由于票价较高,更应通过服务与完善的后续机制来提高自身竞争力。
      
      “航空业的晚点赔偿机制值得铁路行业借鉴。”刘俊海认为,高铁晚点赔偿的标准还应具体研究。
      
      董正伟强调,建立高铁晚点赔偿的关键还是要打破铁路企业长期以来因垄断所产生的忽视消费者权益的错误思想,“不论是完善应急机制还是晚点赔偿制度,不仅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更是在推动中国铁路行业的发展”。
      
      而目前,正好有一个推进高铁晚点赔偿入法的好时机。交通部部长杨传堂于今年初曾表示,2016年的工作重点之一是推进铁路法的修订。
      
      1990年正式通过的铁路法,曾于2009年8月和2015年4月两次修正,但赵占领坦言,两次修改很多核心内容并未涉及,比如,目前我国每年有近10亿人乘坐高铁,但现行铁路法中对高铁却只字未提。
      
      “这种无法可依的状态将使我国高铁在建设、管理、运营等方面缺乏约束与监督。”赵占领提出,高铁入法、明确应急机制以及建立晚点赔偿制度都应是铁路法修改的重头内容。
      
      刘俊海对此表示认同,他同时指出,此前出于专业性、国有企业等考虑,铁路法在修改中往往更倾向于铁路企业,这也致使当前法律在消费者权益保护上存在缺失。
      
      “铁路法的修改应做到开门立法、公平立法。”刘俊海建议,修法中应多吸纳消费者、专家等意见,对民众关注的晚点赔偿、乘车应急保障等问题给予积极回应,在法治框架内促进中国铁路业更好地发展。

上一篇:为郑徐高铁运行提供电力保障   下一篇:集通铁路进行站改释放运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