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青藏铁路守护者王进昌:愿为高原列车行驶安全鞠躬尽瘁

    青藏铁路守护者王进昌:愿为高原列车行驶安全鞠躬尽瘁

     

      “自青藏铁路格拉段开通以来,从未发生过一起因冻土问题导致的行车安全事故。”青藏铁路公司工务部冻土技术室主任王进昌说,他们的职责就是保证列车在高原上安全、畅通行驶。
      
      青藏铁路正式运营通车已整整十年。王进昌,这位青藏铁路的守护者,已经年过半百,肤色偏黑,坐在一间望得见西宁火车站的办公室里,书架上摆满了铁路工程方面的专业书籍。
      
      时针拨回到2005年8月,此时距青藏铁路通车还有不到1年时间,王进昌带领一批刚毕业的大学生从格尔木启程,对格拉段进行验收工作,当年12月到达拉萨,完成青藏铁路格拉段全部线路、桥梁、隧道、涵洞及路基的验收工作。次年,青藏铁路全线通车。
      
      全线通车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而是拉开了一场持久性战役的帷幕。同高原上的列车一同奔驰而行的,是马不停蹄的铁路维护工作。
      
      “青藏铁路格拉段途经之处多为3500-5100米的高海拔地区,面临高寒缺氧、生态脆弱、多年冻土三大难题。”王进昌说,其中,多年冻土区路基长达550公里,主要集中在西大滩到安多之间。
      
      “铁路的修建影响了多年冻土的水热平衡,气候转暖更是加剧多年冻土的下沉。”他告诉记者,青藏铁路开通之初前几年时间里,路基热融下沉开裂、路基阴阳坡差异导致的左右路基差异沉降等问题频发。
      
      2010年6月的一天,风火山隧道出口附近一段线路路基开裂下沉,轨道钢轨下出现多个空洞,虽封锁线路,并通过维修恢复了线路安全,但是探究造成路基开裂下沉的原因是王进昌们最急切的任务。
      
      王进昌和之后到达现场的西北院科研人员对现场周边环境进行了调查,通过挖探,发现造成路基开裂下沉的原因主要是路基上游冻结层上水及坡面汇水穿透路基对路基基底多年冻土热侵蚀造成。
      
      原因探明后,王进昌们想到了在路基上游坡面“建盲沟”阻排冻结层上水和地表汇水的办法:在多年冻土之上用片石砌墙形成排水通道,阻止坡面汇水穿透路基。
      
      不冻泉附近有一段5-6公里的线路,由于路基阴阳坡沉降差异的问题,造成线路不平顺,左右股钢轨高度相差达到10-30毫米。为解决此问题,2010年王进昌组织专家队伍前去勘探,采取热棒、土护坡、片石护坡的方式进行整治,终在两年后使其重新恢复稳定。
      
      “对铁路维护工作来说,2012年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多年冻土区工程经历了一个与周边环境热量再平衡的过程,加之及时维护,从那以后路基大量开裂下沉的问题趋于缓和。
      
      除却多年冻土问题之外,荒漠化治理专业出身的王进昌,对治理青藏铁路沿线沙害也颇有心得。
      
      “风沙肆虐威胁着青藏线的行车安全。而稀薄空气条件下的沙害治理又不同于低海拔地区。一开始我们不清楚高海拔地区的风沙运动规律,走了些弯路。不过后来摸索到经验,因地制宜,取得了不错的成效。”王进昌说。
      
      “2014年以前,因为冻土也好,治沙也好,我每年至少跑8趟格拉段。”王进昌拿出一张照片:措纳湖边,面朝行进中的绿皮火车,他一个人走在微微露出绿色的荒漠上。
      
      王进昌表示,前期的工作基本都是应对病害治理,而后期将更加倾向于对保护多年冻土路基措施的深化研究。目前,他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规律性的东西,但是有些措施仍存在局限性,需要进一步完善。“青藏铁路的安全运行任重而道远,我们还将继续探索。”

上一篇:中国铁建大桥局承建的长白铁路项目首座公跨铁立交桥架梁施工完成   下一篇:浙江发改委:5年内将新增铁路里程180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