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5034次列车上的生死大营救

    5034次列车上的生死大营救

    惨祸发生后,乘务员们不顾伤痛,对两辆列车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营救,抢救疏散了400多名旅客

    本报特派记者 庞见波 夏洪尧 董方义 报道

    这是一个悲剧中演绎出来的壮举;

    这是三个列车员对400条生命交出的一份人生答卷。

    4月28日4时48时,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运行到胶济铁路周村至王村之间时脱线,与上行的烟台至徐州5034次列车相撞,面对突然变故,5034次列车上的乘务员组织指挥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营救,抢救疏散了400多名旅客,赶在当地救援到达之前将外围清理干净,为营救重伤员赢得了宝贵时间……

    有声的命令

    “轰”,一声沉闷的声音过后,正在行驶的5034次列车猛然抖动过后,突然又停了下来,时间定格在2008年4月28日4时48分,天刚刚蒙蒙亮,地点:胶济铁路周村至王村区间。

    “查明情况,火速上报!”几乎同一时间,正在8号车厢值班的副列车长李伟下达了传号命令。

    “查明情况,火速上报”,“查明情况,火速上报”……乘务员一个挨一个将命令接力传达。

    “火车相撞”,“火车相撞”……情况瞬间由最前方的乘务员反馈上来。

    “全体人员马上下车救人”,“全体人员马上下车救人”……正在最后面车厢休息的列车长王伟桥开始了指挥。

    迅速下车,乘务员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前面5节车厢被砸倒在地,一些人从车厢内被撞到外面,地上血迹模糊,一片狼藉,没有破裂的车厢内旅客正在蚂蚁般挣扎,机车柴油汩汩地向外流,活脱脱一部现实版灾难大片……

    救助组、防护组、通讯组……自动组成,平时的演习现在成了实战。乘务员有的找到棍子之类的硬物击破车窗,有性急的干脆捡起地下的床单把手缠上猛撞车窗,为的是尽快把旅客救出来,以免车厢起火爆炸危及旅客生命。

    抬的抬,拉的拉,缠的缠,扶的扶,20分钟以后,5节车厢的旅客除了死亡的,凡是轻伤能动的,都被营救出来,疏散到旁边的麦地。

    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个乘务员,有人告诉大家,一位同事遇难了。

    无声的营救

    “救命!”“救命!”凄厉的声音自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上传来。没有命令,没有指示,顾不得悲伤,全体乘务员又去救人。

    大家发现,惹祸的T195次列车远远比5034次列车严重的多,多节车厢扭成了麻花,甚至挤压成饼干状。

    大家不顾满地血肉的恐怖,打开车门或车窗,将旅客接出来。

    6时左右,当地营救大军赶到,全体乘务员离开现场,返回完好的车厢。有关部门调来车头,牵引车厢缓缓驶向周村,乘务员又耐心安抚旅客。

    下午,6位受伤的乘务员终于挺不住了,被送往淄博第八医院。

    躺在淄博第八医院病床上的15车厢乘务员杭芳回忆说:“从出事到营救,中间也就两分钟左右,我们大约营救疏散了400多人……灾难面前我们就像部队一样,平时的演习保证了抢救有序,我们车组乘务员平均年龄35岁以上,经验老道,遇事不慌,这是5034次列车能够有效组织起营救的重要原因。”

    生命的通道

    生命大营救,同时在车厢内上演。

    5034次列车3号车厢乘务员李军30岁,他值乘的车厢是列车的硬卧车厢,“管辖”着车厢里180多名不同年纪的乘客。T195次列车和5034次列车相撞时,他所在的车厢与紧挨着的2号车厢,成为受撞击最严重的车厢之一。

    当时,李军正在乘务室里,突然感觉到前行的火车猛地一下急刹车,火车像被巨大的力量推了一下,左右摇摆、倾斜。几乎是在一瞬间,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他就被仰面撞在车厢下。李军感觉头、脖子、腰像被铁链紧紧锁住,连喘口气都很困难,而眼前则一片漆黑。

    火车当时被撞的侧翻过来,四周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到处都是刺耳的尖叫声",李军说,车厢的空间狭窄,翻车后,桌子的挡板把他挤的动弹不得,费了很大劲,才在车窗里挣扎出来。借着微弱的天亮,李军环顾四周,看到车厢外全是火车轮子,陪伴了自己4年多的火车被撞翻出轨了。

    “出大事了!”瞬间,李军明白过来,自己遭遇了一场生死未卜的劫难。

    这时,很多人都挤着往外爬,车厢门又打不开,大家拼命地向前拥挤,寻找逃命通道,结果越挤越乱。看着眼前乱作一团的旅客,这位退伍军人出身的小伙子,稍稍一镇定,便大声呼喊身边的旅客,一定要保持安静。

    “当时实在是太乱了,慌乱逃跑的人群几乎是人踩人,我最怕的就是人把人踩踏挤伤出人命。”对车厢情况了如指掌的李军,“命令”所有乘客,靠窗的打开车窗,靠近火车断裂缝隙的赶快下车,尽量多选择一些逃生通道。

    份外的责任

    烟台-徐州的5034次列车的客源一直比较好,多是务工者和学生。李军说,自己的车厢有130个座位,因为超员60%左右,当时车厢内的乘客在180多人。一个、两个、三个……李军和车上伤势较轻的乘客一起,奋力将车内这些人转移到车外,让他们走出被困的境地。

    在确认疏导完3号车厢的乘客后,李军紧接着转到2号车厢,希望继续帮助2号车厢乘务员段世光疏导抢救乘客。

    “这时候,车上的乘客多半数已经自己逃生了,我过去的时候,看到2号车厢被撕裂的开口处,还有人在大喊救命。”李军立即上前去引导,大声告诉被困人员,不要惊慌。在他的引导帮助下,12名被困人员获救。

    人员基本疏散完,但李军没有见到段世光的身影,不详之兆让李军再次跳上车。“我找到他时,他的脸乌紫乌紫的。”原来,段世光已经被车厢的暖气锅炉挤压的没有呼吸了。

    强忍悲痛,李军又和车组人员转战T195次列车,继续救人,先后帮助有200多人脱离险情。

    李军说:“出事后,最早赶来救援的附近和家庄的村民,还搬来自家的梯子,协助我们帮助乘客走下火车。他们有的甚至主动把自己的手机借给别人使用。”

    躺在淄博第八医院的三楼病床上,李军憨憨地说:“我是党员还是复员军人,救人是自己的本分。”

    38岁的杭芳是个有21年工龄的乘务员,跑烟台、徐州线才两年,这位徐州姑娘事发当天上午电话告诉大姐,别让妈妈看电视,原来她的妈妈有严重心脏病,杭芳怕妈妈通过电视得知后出事,后来一想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妈妈说不定通过什么渠道就知道了,既然捂不住,还不如坦然面对,于是,她给妈妈打电话说,火车出了点小问题,已经都解决了,自己要晚几天回去。

    当天晚上住进医院,家人纷纷要来看望,杭芳是一概拒绝:我是轻伤,养几天就好了,你们来了,我反而觉得麻烦。想让我快点好,就别来。

    面对记者,杭芳说:“出了这样的事,当地政府、铁道部接待压力已经够大的了,比我需要照顾得人太多了。不让家人来,是不想给政府、铁道部添麻烦。”

上一篇:市领导看望“4·28”胶济铁路安全事故伤员   下一篇:媒体要把人放在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