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市长反思春运 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沟通不畅

    市长反思春运 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沟通不畅

    ——回溯1月30日至2月1日的广州火车站

        “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在五十年一遇的特大雪灾面前,这个问题的答案本已无望,持有2月1日以前车票的旅客已经基本放弃北上回家的念头。 特别是广东省及广州市自1月28日以来,通过各种公共传播途径,将滞留乘客劝回务工地的办法,有效地疏散了部分滞留旅客,广州站地区原本人山人海的几个地点已经略显松散。

        1月3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广州火车站。他的到来对各界人士特别是已经陷于困顿的滞留乘客都是一个极大的鼓励。但是,1月30日晚,铁道部对外宣称,京广线铁路运输已趋正常,铁路部门“力争在今后五日内完成广东地区所有持票旅客输送,确保在春节前夕,这些旅客全部踏上旅途。”在此消息下,几乎是口口相传,1月31日中午,从各个临时安置点涌来的滞留旅客人群再次“包围”了广州站。

        “我们哪里知道是真是假,只看到电视上有这么一句,一听,就急了。”3月15日,在广州市番禺区某制衣厂担任保安员的邝智超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形。他很快就决定搭乘火车回湖南永州老家过年,随着人流涌向广州火车站。和邝智超一起涌动的,有四个永州老乡,他们每人携带了两至三件大件行李,以及数千元积蓄。

        迅速地,2月1日,广州火车站涌来了四面八方的旅客,高峰时超过了20万人。广州市长张广宁在2月1日凌晨来到广州站视察时称,31日广州火车站周边滞留的乘客已达20万人。这个数字已经远远高于1月26日的12万人。

        但是,根据广州铁路集团公司2月1日向媒体提供的数据,自1月30日18时至31日18时,广铁集团开行由广东省内五个大站始发列车161列,运输旅客33.2万人。

        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同时称,现在所有到达广州站的列车,抵站后25分钟内立即折返,列车将“在确保旅客列车和旅客绝对安全的前提下,以最快的速度将每一趟列车开出。”

        2月1日下午,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再次对外发布消息称,京广铁路南段、沪昆铁路部分区段运输能力基本恢复,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铁道部同时提醒旅客按票面指定的日期到车站候车、乘车,不要过早到车站聚集,以免造成人员拥堵。

        根据铁道部当时的公告,“京广线北上列车已恢复到正常时的八成水平”。广东省应急办公室、春运办公室也于2月1日向广州地区手机用户群发短信称,“京广线运行仍不稳定,仅能达到正常时的81.6%”,并称“不要用盲目乐观的通车信息误导滞留旅客,加剧春运压力。”

        广东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梁伟发在1月31日晚视察完火车站后对媒体称,“目前,广州火车站列车运行情况只是好转,完全恢复正常没那么快。”由于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的协调步调出现差异,原本人流略有疏散的广州火车站再次陷入了混乱与拥挤的紧张局面。担当旅客疏导工作的广东省武警边防总队某部中尉黑小江说,那时,“从站前路到广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的距离,几乎是世界上最漫长的距离”。平时,这段距离只需要穿过一条200米的地下通道。

        查阅当时的当地各类报章,传导的信息各有差异。在1月31日和2月1日的报章上,往往有两种声音:一种称京广线已经恢复正常,“五天内保证回家”,另一种却称运输缺口太大,外来工尽量留粤过年。两种声音之下,“走与不走”成了旅客最难决断的问题。据一位在广州站附近经商的人士介绍,当时,在广州站附近的退票点,乘机出没的票贩子们将退来的票再加价150元后,向新涌来的旅客继续兜售。

        一位要求匿名的铁路售票员告诉记者,这次雪灾时,车站只报两小时以内的火车准点率,其它时间段的信息不播报,这造成了很大程度的信息不对称,直接导致了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协调的障碍。

        车站的信息直接增加了广州地方政府的压力。自2月1日凌晨起,广州市春运指挥部启动新方案,封闭整个火车站外围,包括环市西路、人民北路、站前路等的某些路段,把再次聚集的人潮进行分割、分块,再分流进站,主要目标是“避免拥挤踩踏”。2月1日开始,广州火车站地区进入最高级别的春运应对状态。

        2月1日上午,广东省副省长李容根即赴广东省劳动保障厅调研,他特别要求,全省劳动保障部门必须全力以赴,做好劝导外来工留粤过节工作,力争80%以上还未返乡的外来务工人员留在本地过年。广州市海珠区凤阳街道办事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回忆说,当时,街道办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到辖区内的各类企业进行沟通,挽留外来工留在广东过年。

        据广州市委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事后的2月18日,广州市委书记朱小丹在与政协委员座谈时曾表示,今年春运广州火车站所遇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严重公共安全危机。“可以不夸张地说,没有出事情绝对是个偶然,出事是必然。”

        2月20日,在广州市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广州市长张广宁将春节前广州火车站两周内累计聚集超过两百万旅客带给其的压力,与五年前他初上任时“非典”的压力相提并论。

        张广宁市长同时承认,经过此次考验,暴露了许多问题,他希望地方政府与铁道部门不断地完善应急方案。据有关人士透露,广州市现有的应急方案制定于1998年,已经被证实远远落后于社会发展。该方案是以10万人滞留为前提,而在今年春节广州火车站最高峰时滞留旅客数已经超过20万。另有统计数据称,最高值已经超过40万。

        2月17日,在广州市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委员座谈时,广州市政协副主席郭锡龄公开批评铁道部,直指铁路部门在危机应对中存在工作失误。

        郭锡龄称,当衡阳和株洲已完全停电,并不知道何时可修复电路之时,铁路部门却还在卖票。“断电后才去找内燃机车,结果到新疆才找到,再花时间把已经下岗的技师请回来操作。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用的5号柴油(现在的机车都用10号柴油)”。

        郭锡龄认为问题的关键则在于,“本来农民工到火车站上不了车就回去了,可铁道部一声五日内恢复运力,害得农民工又涌到广州火车站。”

        对郭锡龄的批评,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于2月19日逐条公开反驳。他称,广铁集团春运售票是按照预售期提前10天售票的,在1月25日,广州站就已经售完了2月3日以前的票。在冰雪灾害发生后,1月26日、27日,广铁集团全面停止了广州地区车站窗口、集中售票点、代售点和电话订票系统的售票工作,只保留了广州东到深圳间的城际公交化动车组和广九直通车的售票工作。

        王勇平表示,整个广东地区的售票工作是经请示广东省委省政府后,于2月5日才开始恢复的,而且只发售2月7日也就是大年初一以后的车票。铁路方面每日甚至是每隔几小时就向广州市春运办通报京广南段的运输能力即时情况。“铁路部门在尽全力迅速恢复运输能力和秩序的同时,也与广州市政府一道通过多种多样的途经发布相关信息,从而引导旅客不要盲目向车站集中。”

        记者赴广州采访期间,地方政府的各级官员都不愿意就此矛盾置评,而更多地愿意就此问题提出一些建议,其中,加强沟通是主要的一面,显示了地方政府务实的特点。

        比如,谈及“加强沟通”的问题,广州市长张广宁举例说,如再有如此大规模的旅客滞留,首先希望铁路部门在制定预案时,能够考虑事先在广州周边城市进行大分流,而不要再将几百万人都集中在一个城市的火车站,“铁路部门与地方政府的应急预案应该有所衔接,而不是各顾各”。其实,早在2003年,广州市政府就作出广州城市规划,要将新火车站选址在远离市中心的番禺区,而不是按有关部门意见在广州火车站原址上改造,这样的规划方案一度受到铁路部门的反对。(记者 李鹏)

上一篇:我国铁路正线无缝线路达5.2万公里 "咯噔"声少了   下一篇:铁路客流:各大方向客票宽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