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怀邵衡铁路四标段岩溶桩基工程完美收官

    怀邵衡铁路四标段岩溶桩基工程完美收官

     

      地下溶洞、斜岩一直是困扰桥梁桩基施工的难题。截至3月4日,中铁二十局集团六公司怀邵衡铁路二分部采用片石、黏土、水泥混合料填充和深护筒辅助的施工方案,经过为期430天的日夜奋战,完成怀邵衡铁路下米家湾特大桥等4座桥梁20257延米的岩溶桩基工程,目前已检测的930根桩100%合格。
      
      二分部承建怀邵衡铁路4标段的14公里路段,其中4座桥梁总里程2.954公里,设计的984根桥梁桩基计20257延米。据二分部工程部长王存宝介绍,这些桩基位于地下溶洞、斜岩的概率达到99%;而下米家湾特大桥是4座桥梁中桩基施工遭遇溶洞、斜岩最为严重的,一根桩最多穿过7层溶洞;地下最大的溶洞空间高度达15米。
      
      岩溶桩基施工让二分部吃尽苦头。王存宝说,2014年12月23日,下米家湾特大桥桩基工程开工,第一根长31米、直径1米的38#墩8#桩孔,碰上多层溶洞、大溶腔,施工整整耗费了2个月时间。他们在实践中反复摸索,成孔和灌注像8#桩的同类桩的时间一般在15天即可完成。
      
      针对溶洞或斜岩,他们采用片石、黏土、袋装水泥按比例填充,再使用冲击钻或旋挖钻作业;为防止大溶洞塌孔,还得使用16米深的钢护筒护壁,钻了填、填了再钻,岩溶桩基施工使用的填充料往往是桩孔体积的2至10倍,被称为“填不满的地下窟窿”。
      
      作为下米家湾特大桥工地的一名技术员,毕业于长沙理工大学、年仅25岁的刘峥,施工繁忙时与5名技术员同时负责该桥的30台钻机作业,直到桩基收尾。他一个人带2台钻机值班,亲历了整个施工过程。他说,岩溶桩的质量和混凝土数量不易控制。为此,他在实践中总结了钻孔、灌装跟班作业工作程序,即打桩时查看、登记填料比例和数量,加固护筒确保桩孔位置;控制灌桩混凝土的质量,混凝土供应间隔时间不超过2小时,每10分钟活动一次导管等。
      
      刘峥介绍,只要工地夜里桩基作业,技术人员次日凌晨零时、2时、4时必须定时值班巡查,灌桩时还要一直守在工地。他说,由于溶洞之间相连相通,灌桩实际使用的混凝土方量往往是设计量的2倍以上,下米家湾特大桥42#墩7#桩设计方量22立方米,实际灌注混凝土128立方米。他一次最多连续灌注了5根桩,持续了24个小时。
      
      助理工程师付飞担任下米家湾特大桥的工程调度工作。在近2公里的施工地段,他每天至少往返4个来回,从事机械调配、修便道、组织桩基施工、管理安全生产等工作。他白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长期加班加点和劳累,造成他的嗓子一直嘶哑,但他仍默默地坚守岗位。3月4日22时许,下米家湾特大桥最后一根桩???22#墩9#桩灌注完成时,正在燃放烟花爆竹的付飞就像个孩子一样顽皮高兴!

上一篇:发展高铁WiFi 需要凝聚共识   下一篇:今年春运衢州站共发送旅客29.2万人次 高铁高速受热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