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火车站上水工日均作业52节车厢 每天上水百吨

    火车站上水工日均作业52节车厢 每天上水百吨

      当你踏上回家或旅行的火车,接一杯热水、洗一把脸时,可曾想过这茶炉、盥洗室里的水从何而来?其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总是提着长长的水管,在列车停靠在站台的几分钟内,小跑着往返于几个注水口之间,为每节车厢注水,他们就是上水工。记者昨日来到青岛火车站,走近这些平凡又可敬的列车上水工。
      
      记者傅春晓
      
      给车厢上水动作麻利
      
      昨日上午8时许,记者来到青岛火车站探访。在两条铁路线之间,一条只有半米宽的通道上,记者见到了正在寒风中等候列车的上水工姜利国和他的伙伴们。“我们必须在列车进站前5分钟就到达岗位,这规定得不折不扣执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为上水争取更充裕的时间。”
      
      话音刚落,伴随着鸣笛声,一列火车进站了。列车停稳后,姜利国拿起对讲机,“信号楼,10道上水横越线路。”得到对方的许可后,姜利国迅速拖起长长的黑色橡胶水管,奔向各个列车车厢的注水口。他和伙伴一起配合,开阀,上水,拧上水管……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这一连串动作,姜利国他们每天要重复上千遍,上水完毕后,当姜利国将高压上水管拔出注水口时,只听“砰”的一声,水管中的水被强大水压冲得四处飞溅,姜利国身上、手上、脚上都被溅湿了。但是为了抢时间,姜利国顾不上身上的阵阵寒意,立即跑到下一节车厢的注水口处查看上水情况。短短十几分钟的列车停站时间里,他们两人必须完成16节车厢的上水作业,平均每节车厢的上水作业时间还不到1分钟。
      
      冷水湿透衣服不叫苦
      
      虽然最近青岛的气温已经渐渐回升,但由于列车运行速度快,加上大多都是异地来车,注水口残留的水渍很容易上冻,形成冰溜。要想将管子插进注水口,防止脱落,必须先将冰溜打掉,再把已经冻得发硬的上水管用力插上。由于列车进站时间集中,上水工们经常在户外工作四五个小时。尽管在棉大衣里又加了衣服、戴上厚厚的手套、穿上结实的大头鞋,刺骨的寒意还是像冰冷的蛇一样在姜利国他们的身上游走。往往给几趟列车上水完毕之后,他们的手指已经被冻得发麻,裤子和鞋子基本湿透,脸上也被寒风刮出一道道红色的印记。
      
      工作如此紧张艰苦,但姜利国却说“这不算啥”,他告诉记者,上个月寒潮侵袭青岛,在滴水成冰、呵气成霜的极寒天气里,水管和注水口更加容易冻结,有时候甚至连水井里的备用水管和水阀都会被冻住。因此,他们工作时都会提前准备好热水壶,先用热水把冻住的部分烫开再上水。
      
      只为让旅客喝上热水
      
      春运期间,青岛站每天有64.5对列车停靠,其中有26趟列车需要加水,最多时5趟列车同时进站。“当班一次,平均每人要给52节车厢上水,而且每个人都是拖拽着20多米长、30来斤重的水管往返行走10公里以上,完成约100吨的上水量。”姜利国说,由于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给列车上满水,好让列车能够正点发车,他们的午饭、晚饭从来都不能按时吃,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吃半截饭”,往往吃到一半有任务了就跑出去,干完活回来再吃。
      
      今年姜利国已经58岁了,这是他从事上水工作的第8个年头,由于水管插拔的瞬间需要顶着较大水压,全靠腰使劲儿,他和很多上水工一样,都患有腰椎疾病。而且天天在室外接触冷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手上、脚上都起了冻疮。上水作业是个良心活,因为上多少水别人是看不见的。但是,如果上水不足,会造成旅客途中缺水。姜利国他们都宁愿自己受冻,也不会让上水量低于标准。他说,“虽然累点儿,但一想到旅客在车上可以喝到热水,就觉得自己的付出很值得。”
上一篇:鹰潭高铁春运发送旅客破十万   下一篇:火车票获得市场价易加剧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