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攒了38年的钥匙,见证了铁路的成长变化

    攒了38年的钥匙,见证了铁路的成长变化

     

      今年58岁的刘爱国是济南铁路局济南客运段深圳车队的一名列车长。1978年,刘爱国被分配到了济南客运段,“当时就想在车上看看那些只在书上见过的地方。”刘爱国说。从烧水工,到值班员,再到列车长,38年来,刘爱国保存下来数把不同列车上的钥匙,见证着济南铁路的发展变化。
      
      “1978年刚开始跑车时,我是车上的烧水工。”刘爱国说,那时候用的是“五联钥匙”,就是五把钥匙合在一起,各有用处,车门、硬席车、硬卧车、软卧车和备品厨各有不同的钥匙。刘爱国笑言,走到哪个车厢,就检查一遍车门是否锁闭的习惯,甚至延续到了生活里,每次出门总要查看好多遍家门。
      
      随着客车的更新,刘爱国手里的钥匙从“五联钥匙”变为了车内门锁统一的“单联钥匙”。“有两种,一种是上面有开瓶器的内三角钥匙。”刘爱国说,还有一种是更容易用力的弯把钥匙,铁路人俗称“拐把”,特别适合开25型塞拉门列车的车门。从绿皮车到红皮车,在刘爱国看来,自己手里的一把把钥匙,不仅“锁”住了出行的安全,更为他“锁”住了一段段铁路记忆。
      
      此后,随着动车组列车开行越来越多,2015年初,济南客运段要在全段普速旅客列车乘务人员中选调部分人员担任动车组高峰图列车乘务人员。当时已57岁的刘爱国报了名。从车门管理、乘务组织到服务礼仪,一大堆条条框框、规章制度对刘爱国来说并不容易。最终,他顺利拿到了高铁上岗证,并凭着57岁的年龄创下了济南铁路局全路年龄最大的“双证”(普速车上岗证、高铁上岗证)列车长。
      
      春运期间,加开了很多列车,这位持有“双证”的两栖列车长,不停奔波于普速列车和动车之间。“高铁车速快,设备也简单了很多,车门钥匙都不需要了。”刘爱国说,但他们的乘务包却重了,值乘高铁时,光对讲机就需带两个,还有票机、查询机等等。

上一篇:“互联网+旅游”推动产业发展   下一篇:阳朔去年旅游收入突破百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