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寻找身边的老店:乌鲁木齐铁路局曹记修换拉链二十五年

    寻找身边的老店:乌鲁木齐铁路局曹记修换拉链二十五年

     

      “铁路局有一家开了25年的换拉链的小店,曹记拉链店,小店名气不小,就是位置不太好找,在南纬二路的菜篮子市场院内。”1月26日,家住铁路局附近的王惠华致电本报时说。
      
      修一条拉链能挣多少钱,会有人专门开一家修拉链的小店?还一开就是25年。曹记拉链店的老板说,什么东西咱们的衣服上几乎都会有?不是纽扣就是拉链,“好好的一件衣服就拉链拉不上了,不修可惜,想修找不到地方的人,来找我。”
      
      顾客:让我们好找
      
      1月27日,曹记拉链店,14平方米左右的店面一多半都放了拉链、拉头。“曹师傅,我的夹克拉链坏了,麻烦您给修下。”“曹师傅”笑笑,戴上老花镜后接过衣服,拿起工具一敲一夹,好了。
      
      “曹师傅”就是曹记拉链店的老板,79岁,不过他并不姓曹,叫董俊山,“曹记”是他爱人曹桂艳的姓。但老师傅并不计较别人对他的称呼,只关注拉链能不能修。
      
      董师傅是河南人,1958年因修兰新铁路从河南到乌鲁木齐。1962年,经武汉的亲戚介绍,董师傅带回了在武汉汉口拉链厂上班的曹桂艳,结婚生子。曹记拉链店1991年开始营业,其间搬了几次家,但兜兜转转都在铁路局附近。由于曹桂艳体弱,6年前已经退居二线,董俊山独自守在店里。
      
      去年3月,拉链店从爱家超市对面搬到附近的菜篮子市场院内,虽然相隔不到5分钟路程,但让好多老顾客与之“失联”。采访过程中,大多数顾客进店第一句话就是:“哎呀,老师傅,你让我们好找。要不是听邻居说你搬到这里来,肯定还是找不到,我回去赶紧告诉其他人你搬到这儿了。”
      
      店里拉链多得数不清
      
      店里最吸引眼球的就是挂在架子上、放在柜台上的各种拉链,多到数不清,不同颜色,不同大小,叫人眼花缭乱。“其实很好区分,按照型号大小可以分为3号、4号、5号、8号、10号。最小的3号拉链一般用为裤子拉链。4号比较少用,5号一般用在夹克这种外套上,8号用在皮大衣、羽绒服上。行李箱、学生书包上的大拉链是10号的。”董师傅挨个拿起手边的拉链介绍。
      
      “从材质来讲,质量最好的是铜拉链,接下来是树脂、塑料、尼龙、铝合金。树脂和塑料?不一样的,树脂的是新塑料做的,塑料的是旧塑料做的。主要看光洁度,树脂的更亮,你用手摸上去滑滑的,塑料的发乌,摸上去发涩。”董师傅说,“新疆人普遍穿拉链衣服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我们开店时都要去百花村批发拉链,这些拉链都是从内地进来的。直到1993年左右,市场需求多起来,本地也有了拉链厂。”
      
      董师傅说,他这儿的拉链品种齐全,不敢说在这里找出跟自己衣服上一模一样的拉链绝无问题,八九不离十的保准能找到。
      
      “能修就不换,要换就换好的”
      
      采访中,有好几个重新找到曹记拉链店的老顾客先来这里“探探虚实”,然后回家拿衣服、包过来修。“不是附近找不到换拉链的店,是没有第二家像曹记这样的拉链店了。”老顾客赵萍抱着羽绒服说:“我这件衣服花了两千多元买的,拉链最下面坏了,上午拿到附近的一个裁缝店,店员说需要换掉整个拉链,50元,让我等一天过去取。刚知道曹记搬到这里就赶紧把衣服拿了过来,师傅只换了一个零件,不到一分钟修好了,8元钱。”
      
      有细心的顾客发现,在别的地方修拉链换拉头时,有的会从一个装满旧拉头的大盒子里挑出一个安上,但没几天就坏了。而在曹记换拉链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也是大家忘不了曹记的原因。
      
      记者观察了一会儿,在董师傅这里修拉链,毛病小的花1元钱就能修好,换一件长外套的拉链最贵的也就是30多元。“给顾客换一条不好的拉链,坏了修,修了坏,钱是挣到了,可时间久了别人就不会来了。”董俊山摘了老花镜说,“能修好就不换,换就一定要换好的。踏踏实实修拉链,顾客就是活广告。”

上一篇:合福高铁现中国最小高铁车站   下一篇:武汉开出“夜行高铁”接老乡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