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记忆中的铁路往事

    记忆中的铁路往事

     

      张世俊男,汉族,生于1935年,湖北荆州沙市人。1953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1958年毕业。毕业后任教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曾参加《汉语大字典》编写工作,任编委。1996年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古籍所退休。
      
      退休老人的幸福生活,没有什么比外出旅游更惬意、更让人开心的了。
      
      辛勤工作了几十年,备尝人生甘苦,从岗位上退下来,虽说一时对自己熟悉和热爱的业务恋恋不舍,甚至感到失落空寂,但是一种卸下担子之后的轻松与自由和长久以来奉献社会的自我满足感,又使我觉得终究没有虚度年华,因而又甚感欣慰。由于角色的转换,自己成了生活的主体,如今又有了空闲,便想认真来安排日后的生活,让人生的最后阶段过得愉快精彩一些。于是,多年来我一直想做但又无暇顾及的事情便被提上了日程,如读书、写作、上老年大学等。此外,在适当的时候外出旅游,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寻访名胜古迹,感受崭新气象,便成了动静结合的胜选。
      
      每当我乘坐动车组列车奔驰在广袤的原野,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倏忽数百里,我就禁不住感叹时光流逝。看到窗外的电线杆、铁塔、村落及高楼一一闪过,我便想起自己漫长的人生经历,这些经历与钢轨的延伸、车轮的飞转有密切的关系,其实,我们的缘分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那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北上求学乘坐的火车还是蒸汽机车牵引的,细小的煤屑不时随风从窗口飘进,洒落在人们的头发和身上。尤其在酷热的夏天,车厢里虽有摇头的电风扇搅动空气,但是难耐的高温只能得到部分缓解。而且火车行驶缓慢,沿途停的站又多,从汉口直达北京竟需要30几个小时。记得火车通过著名的黄河大桥时,因桥身陈旧,我们足足走了15分钟。但就是那一代旧式火车,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以饱满的热情,夜以继日地奔跑在大江南北,向祖国各地输送着人员和物资,为新中国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
      
      记得1966年11月初一个滴水成冰的日子,我们一行数人在哈尔滨登上了进京的列车。那已是新一代的“绿皮车”,座席和窗户都变大了。车厢内拥挤不堪,限坐十人的一个小间竟上下三层塞了二三十人。列车时走时停,经过艰难的行驶,当最终抵达北京永定门站时已是第三天的深夜了。
      
      回忆以往的岁月,即便在极艰难的情况下,列车依旧在各条铁路线上日夜奔忙。
      
      时过境迁,如今一切都已改变。每当我乘火车出游,或坐或卧,就有了另一番心境。这不只是由于列车的换代与提速让旅客出行更加舒适与便捷,还因为人民铁路提供的优质服务使旅客感受到了温暖。所以,有时候虽在异乡旅途,我也总是有身处家中的感觉。比如今年五六月间,我和老伴的山西之旅就是生动的一例。当时,我们被三晋之地历史文明的厚重、山川的壮丽、资源的丰富以及民风的淳朴深深地吸引了,而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太原站“改梅助困候车室”的温馨服务则为我们这趟旅行带来了更大的惊喜。
      
      那是一间不大的套间。外室布置得像个客厅,有舒适的座椅,桌上摆着暖瓶及纸杯,花瓶中插着鲜花,墙上除了列车时刻显示屏及液晶电视,还挂着锦旗和工作照。内室设有床榻,放着轮椅。当班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向我们介绍说:“为了帮助老人及有困难的旅客,史改梅创办了这个候车室。改梅大姐早已退休,她的精神和工作作风却被我们继承下来。”交谈之间就见有不同情况的困难旅客相继进来,这位工作人员都和颜悦色地去接待,解答旅客的问题,然后又扶老携幼,一一送他们进站上车。看到她工作的样子,我和老伴儿都很感动,她用爱心温暖着每一名求助的旅客,旅客们自然也会把这份温情带向四方。
      
      可巧的是,一个月后,当我们再次来到“改梅助困候车室”候车时,又赶上那位工作人员当班。认出我们后,她便亲切地和我们握手,还问候我们,像和老友重逢一样。临上车时,她又抢着替我们拿行李,一直把我们送进了车厢才挥手告别,去接送下一批客人。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祖国几十年的变迁犹如飞驰的列车,历经了艰难与迂曲,终于驶进了康庄坦途。当动车组列车在纵横交错的钢轨上穿梭往来时,我觉得那是在编织和绘制一幅万里江山的锦绣图景。我们为之祈福。

上一篇:洛阳冬季旅游产品推荐会召开 邀自驾车主免费泡温泉   下一篇:历经百年 环岛铁路梦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