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旅游时代,叫你如何不宰我

    旅游时代,叫你如何不宰我

     

      南京的朱先生和四川的肖先生,在山东青岛的一家烧烤店里用餐时都被宰了,而且宰的离谱,一份“蒜蓉大虾”,点餐时菜单上的标价是38元,但到结账时,店主却要按照每只虾38元来收费,多的一盘虾要收到1500多块钱。
      
      这是十一长假最为火的传播内容了。如今长假虽结束,但青岛天价虾事件的喧嚣未能停歇。许多出游的人们,纷纷晒出自己类似的挨宰经历。而媒体的报道中,历年长假结束,总躲不过“宰客”的新闻,天价虾、帝王蟹,丽江拉市海骑马被威胁……人们所不能理解的是,在相关部门不断释放整治旅游景区、提升旅游品质的当下,宰客现象为何屡禁不止?而人们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何游客以及当地人都知道某景区存在宰客现象,负有监管职责的相关部门表现得总是很迟缓,后知后觉?就像宰客的天价虾,在社交网络的吐槽中,很多青岛人以及游客都在此前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当被宰的游客向相关部门投诉反映时,警察以业务不对口的名义拒绝处理,物价部门又以时间晚拖延至第二天。
      
      在监管部门面前依然被宰,这是包括朱先生在内的所有游客都难以接受的屈辱。当然,这样的屈辱所换取的代价,不仅仅是游客个体的受损,同样正如网友所说的,是青岛这座拥有“文明城市”头衔的损伤,甚至38元一只的虾,让“好客山东”这个费心费力费钱打造的旅游招牌,直接降格。
      
      在高度传播的互联网时代,一颗老鼠屎已经拥有坏掉整座旅游城市的能力。也由此,人们希望在旅游时代,相关部门能够算一下宰客与城市价值的经济账。只是遗憾的是,在面对已经存在且人所共知的宰客时,一些地方的相关部门,做起了埋头于沙土的鸵鸟,只顾着对外宣称当地的旅游如何优良,节假日期间旅游零投诉、低投诉,却从不关如何将所谓的“零投诉”修炼成投诉等于零。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文字游戏,所谓的零投诉是一个并不准确的数字而已,而投诉等于零,则体现了一个旅游地区的服务品质。可现实之中,人们在习惯强调数字而罔顾品质的表面文章中,早已读到了相关部门与宰客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勾结。而之后,在舆论的声讨中,一些地方的相关部门便祭出“严打”的惯招。当然,在短期之内,总有办法能够让游客看到“严打”的效果,但无可否认的是,“严打”之后不久,之前的情形又会卷土重来,否则就难以解释为何每逢节假日总有大面积的宰客新闻了。
      
      相关部门总以为,宰客的出现,是因为旅游景区存在一些不法商家,是游客不愿意“用脚投票”来让市场手段灭掉这些不法商家。但实际并不如此。无论面对宰客还是其他公共问题,政府真正要做的是善于从每一件事情上找到自己的不足。在宰客屡禁不止的现象中,除了不法商家外,对于游客来说,显然更多的是一些政府部门没有做好。比如依托政府行政权力而存在的行业协会,对于一些不法商家便没有施展监管的责任,比如政府相关部门因为自身或明或暗的利益缘故,故意对不法商家留有存活的余地。
      
      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府在旅游上未能实现利益共享。这点,倒是可以参照澳门的做法,让普通居民都能分享到旅游红利,以此培养全体市民对城市的荣誉感,自觉参与到维护城市旅游形象中来。当人们知道,宰客现象的存在能够影响到一座城市的旅游收益,进而影响到自己的收益,那么市民发现商家有严重宰客现象的时候,便能主动对其进行批评。而现在,当地人觉得旅游是外地人的事情,挨宰那也是外地人的不幸,似乎不法商家也是如此,对本地人不宰而专门宰外地游客。于是,宰客现象便在人们的共知中继续存在着。
      
      

    --------------------------------旅游推荐-------------------------------------

    1月旅游  2月旅游  3月旅游  4月旅游  5月旅游  6月旅游  7月旅游  8月旅游  9月旅游 

    10月旅游  11月旅游  12月旅游

上一篇:云南暴雨致广昆复线列车迂回运行   下一篇:渝怀铁路2020年前通车 二线带动武陵山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