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火车卧具是这样清洗的

    火车卧具是这样清洗的

      这里有45台超大型洗涤设备,200余名工人两班倒,每天清洗的7万余件卧具可以铺满8个足球场;这里负责清洗武汉铁路局武汉客运段担当的所有普速列车上的床单、被套、枕套等卧具,以及所有动车上的头枕片;这里就是武汉客运段洗涤中心。
      
      列车上的床单、被套、枕套等卧具是否干净卫生,是不少旅客关注的问题。暑运期间,武汉客运段洗涤中心卧具洗涤量较平时增加了20%。记者追随一批列车卧铺上的床单,走进这个堪称武汉最大的“洗衣房”。
      
      厂房如同桑拿房高温下持续工作6小时
      
      8月26日9时30分,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青山区青王路旁的一间上万平方米的大厂房,探访武汉客运段于去年新成立的洗涤中心。
      
      走进厂房,34台超大型洗衣机、11台烘干机和13台烫平机整齐排列,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厂房上空白雾升腾,100名工人在各自岗位上进行着卧具分拣、洗涤、烘干、烫平、挑拣、打包等流水线工作。
      
      记者发现,站在烘干机和烫平机旁边的工人肩膀上都搭着一条毛巾,原因是这些机器个个都像小火炉,附近的温度常年在50℃左右,工人们要不时拧干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现在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新厂房投入前,我们老厂房内的温度超过50℃,往往还没开始工作就已经成了‘湿人’,再加上烘干机冒出的热蒸气排不出去,简直让人窒息。而新厂房的空间是以前的5倍,还安装了专门的通风系统,工作起来比以前舒服多了。”工作了15年的烫平工周师傅告诉记者。
      
      进入暑运后,随着多趟列车的加开,日均的待洗卧具量较平日增加了20%。为确保洗涤任务完成、质量达标,除了机器日夜不停运转外,200余名员工一天未休实行两班倒。
      
      “工人正常是两班倒,第一班7时上班到13时下班,第二班13时接班到19时下班,但是遇上春运暑运高峰期,或是特殊情况比如列车晚点,加班到深夜也是会有的。特别是接送工,列车几点到,就得几点去交接卧具,经常要在车间里通宵值班。”洗涤车间副主任石敏华说,“这个工作是不能耽误的,否则列车上的旅客就没有干净的卧具可用了。”
      
      卧具必须一客一换洗涤用水每天提前化验水质
      
      10时,卡车在脏品库前卸货。库房管理员告诉记者,这已是早上来的第7车待洗卧具。
      
      “在被送来洗涤之前,这些床单被使用过几次?”记者问道。洗涤中心主任夏志林表示,仅仅是一次。他告诉记者,对于床单、被套、枕套这类卧具,一定会保证“一客一套”。
      
      送来的脏卧具在经过工人们分类、清点数目后,由上洗组用推车将脏品拉到车间,装入一人多高的“巨无霸”滚筒洗衣机内。夏志林告诉记者,车间里清洗重量为150公斤的超大型洗衣机共有34台,几乎一天到晚都处于运转状态。
      
      记者看到,洗衣工将待洗卧具装入洗衣机后,又加入了一大桶洗衣粉及消毒用液体。“每次洗涤需要先清洗一个小时,再用大量的水多次漂洗。”夏志林介绍道,暑运期间,由于使用量激增,洗涤车间每天的用水量超过了500吨,相当于用5吨水洗1吨的卧具。同时,每天的洗涤用水都是要提前进行水质化验的,以保证清洁卫生。
      
      100℃高温烫熨杀菌卧具报废率在1%左右
      
      卧具清洗好后,便进入了下一道工序。洗好的床单经过甩干,被运到蒸气烫平机前。每台烫平机的入口和出口两端,各分配着两名工人。入口处,工人将洗好的床单撑开,如过印钞机般放入机器;出口处,经过烘烫的床单平整地输出,再由工人叠放整齐。
      
      “机器里使用的是100℃的高温蒸气,床单从里面过一道,不仅会被烘干,也会被烫平,更重要的是还可以杀菌。”夏志林表示,经过100℃的高温后,所有的病毒都会失去感染性。
      
      记者看到,每一条床单从烫平机出口输出时,工人们还会仔细观察一番。女工张师傅表示,这是在检查床单上有无残留的污染物,如果不够清洁会被拿去单独返洗。返洗过后仍不达标的,就直接报废了。此外,破损的床单也会直接报废。
      
      夏志林告诉记者,经他们统计,卧具的报废率在1%左右,“洗不净”的原因主要是旅客的人为污染。比如,旅客乘坐列车时拿床单擦皮鞋,有色的果汁、泡面汤等洒在床单上等。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近些年随着铁路环境改善,旅客素质也明显提高,故意污损、破坏车上用品的行为几乎绝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减轻了我们的工作压力,大家在相互理解中提高素质,在提高素质的同时更能相互理解。”
      
      12时,一批洗好的床单被打包装好后,由一辆卡车送往武昌站。夏志林表示,由于卧具都是通用的,因此这批干净的床单会出现在该段管辖的哪一趟列车,尚不得而知。
      
      设备逐年更新机洗烘干替代手洗晾晒
      
      56岁的生产班长胡久煌清洗列车卧具已有35年,是目前洗涤中心资历最深的员工。
      
      1980年,当他进入这个行当时,这个机构还名叫武铁综合服务队,位于武昌莲溪寺。综合服务队成立于1979年,起初只为一两趟列车清洗卧具,洗涤工都是铁路职工的家属,靠的是“搓板+棒槌”的人工手洗,以及“太阳+风”的自然晾晒。特别是冬天冷水刺骨,洗涤工长年累月人工手洗,特别容易造成手指关节变形,导致类风湿等职业病。
      
      上世纪80年代末,400平方米的洗涤车间配备了两台半自动大型洗衣机。“由于设备没有甩干功能,洗好的卧具要拿到烤房去烘干。”胡久煌回忆,“大冬天,得穿一身橡胶防水服,将滴着水的床单被套从洗衣机里拎出,再一篮篮地提到烤房里去烘,手冻得发麻。烤房室内温度达60℃,进去5分钟,从头到脚都被汗湿透,夏天更难忍受。”
      
      1993年,武铁综合服务队改为武铁劳动服务公司,2003年年底搬至关山的凌家山北路,车间面积扩大至2000平方米,洗衣机数量增至15台。胡久煌说:“2009年时,设备老化得厉害,能正常运转的洗衣机只有5台,春运时我们只能24小时连轴转,那一年特别累。”
      
      胡久煌介绍,由于洗涤车间担当的列车卧具洗涤量不断增加,原来车间的洗涤能力和作业场所已满足不了生产的需要,严重影响卧具洗涤质量。2014年4月28日,武汉客运段洗涤中心正式成立并投入运营,新的厂房层高11米,宽敞明亮又通风,而各种自动化设备更是让工作轻松了不少,工作效率越来越高,洗涤效果也越来越好。胡久煌骄傲地表示,从业27年,他切实体会到了社会科技发展对一名普通洗衣工带来的影响。
      
      “卧具清洗工同样在体验着铁路近些年的快速发展。”洗涤中心党总支书记向长江说,1979年,武汉地区刚刚有列车卧具洗涤机构时,武汉发往全国的只有京广线上的南北两对普速列车;上世纪90年代,武汉相继开行了去往成都、上海等方向的普速列车,列车数量达到10多对;后来,武汉的普速列车开始爆发式增长,在2005年达到顶峰,每天都有32对列车发往全国各地。2009年,武汉开行首趟高铁动车。从那以后,动车越开越多,普速列车开始减少,卧具清洗工经手的床单被套越来越少,动车头枕片越来越多。向长江感慨道:“如今,每天清洗的7万件卧具中,有3.6万件都是动车头枕片。”
上一篇:安全是铁路改革发展的重要保障   下一篇:购买车票粗心遗落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