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我与铁路一起前行

    我与铁路一起前行

     

      我第一次乘火车是在1966年秋天,我刚初中毕业的时候。当时我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问母亲要了10元钱,就和同学们去“大串联”了。
      
      我这一“串”就是近一个月。从上海到杭州,再到广州、长沙、武汉……我见火车就上,不管快车、慢车,足足过了一把乘火车的瘾。但没想到2年后的1968年秋,我响应号召,上山下乡去了遥远的黑龙江。之后我又到北京上学工作、成家立业。从此,我每年出差办事、回家探亲,与火车结下了不解之缘。
      
      印象中,“绿皮车”的速度都比较慢。记得1968年8月,上海30万市民夹道欢送我们奔赴北大荒“屯垦戍边、保卫边疆、建设边疆”。我们乘坐的专列开到南京长江边后,以3节车厢为单位被拖到一艘硕大的渡轮上,然后摆渡到对岸浦口,再一节一节地被拖到钢轨上。火车足足行驶了3天3夜,才到达齐齐哈尔附近的一个小站??拉哈站。从此我们开始了“脸朝黑土背朝天”的军垦生活。
      
      1971年秋,我第一次回上海探亲。虽然那时南京长江大桥已高高耸立,火车过长江不用再摆渡了,但火车的行驶速度仍然比较慢。
      
      记得那时候,北京至广州、成都、重庆的快车都得运行两天两夜以上。而上海至乌鲁木齐的快车要运行4天3夜,由于条件比较艰苦,乘务员全是男同志,被人们戏称为“和尚车”。
      
      京沪铁路开通运营后,北京到上海的快车要运行20多个小时,特快列车要19个小时左右。有一年我从北京回上海过春节,火车在路上足足行驶了一天半,到家时已是农历除夕当天的凌晨。
      
      当然,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49年前,我第一次乘坐火车,被称为国民经济大动脉的铁路给我留下了一些色彩不太鲜艳的回忆。49年后的今天,我坐在快捷、舒适的动车组上,切身体会到了几十年来中国铁路的巨大进步。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与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铁路经过6次大提速和动车组列车的全面开行,运行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便捷。
      
      比如我最熟悉、最亲切的京沪线有了Z字头的直达车后,北京至上海中间只停靠两站,行车时间缩短到14小时左右。而后来D字头动车组的出现,又使北京到上海的列车运行时间缩短到10小时左右。
      
      高铁时代来临后,在短短十几年间,中国高铁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截至2014年年底,高铁总里程已超过1.6万公里,中国高铁已成为中国的一张名片,受到世界各国的瞩目。
      
      现在,我出门旅行、探亲,选择最多的交通工具就是高铁。因此,我对它的诸多优势有着直观和深刻的体会。
      
      快捷、方便。比如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运营后,北京至天津的列车运行时间由原来的1个半小时左右缩短到30分钟左右,两地组成了真正的半小时生活圈。北京买房天津工作,或天津买房北京工作完全不再是梦想。而在2011年6月底,京沪高铁开通运营,使京沪两地之间的行车时间缩短至5小时以内,大大方便了两地民众的生活与出行。
      
      舒适、环保。高铁能源消耗低,对环境影响比较小,非常适合节能减排要求,是现代社会里的一种绿色交通工具。另外,高铁沿线修建的大大小小的车站非常宽敞、现代,各种设备设施应有尽有,而且非常人性化;旅客转车、换车、购物、餐饮等也非常方便,几乎可以做到随到随走。高铁车厢里,按照高标准提供的各种服务,特别是垃圾的袋装化、洗手间集便器的集中处理等使得整个车厢内外环境非常舒适、温馨。在这样的环境里,旅客随地丢垃圾、吐痰、大声喧哗等不文明行为也比较少见。
      
      输送能力强。一列长编组动车组列车最多可以运送1000多人,而且每隔几分钟就可以开出一趟列车,运力十分强大。数据显示,2008年春运尚无高铁,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96亿人。到2014年春运,全国高铁基本成网,全国铁路发送旅客2.67亿人,其中动车组列车发送旅客8688万人。2015年春运,全国铁路发送旅客近2.95亿人,而高铁此时已经成为带动春运客流大幅增长的绝对主力。
      
      加快城市化进程。高铁建设初期,沿线大大小小的车站和交通枢纽一般都建在离城市中心较远的城郊地带,旅客上下车确实有些不方便。然而,在短短几年间,林立的高楼拔地而起,各种商业配套设施齐头并进,原来的荒郊僻野人气陡升,大大加快了城市化的进程。如京广高铁武汉站所在的杨春湖地区,已由城郊地带变为武汉市规划建设的三大副中心之一。特别是从高铁对经济和社会影响的角度来看,传统的长三角、珠三角边界都因为高铁得以向更广泛的地区延伸。
      
      旅客买票难问题得到很大缓解。自从铁路部门陆续推行互联网售票、电话订票以来,人们坐在办公室或家里,用鼠标轻轻一点就可以直接购票,甚至可以提前把往返的车票一起搞定,大大节省了排队、等候的时间,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考虑到春运被国外媒体称为“人类规模最大的周期性迁徙”,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任务啊!近年来,铁路部门又陆续推出错峰购票,以及提前60天购票等措施,大大缓解了春运的运输压力。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是乘着高铁去泰国、新加坡观光,乘着高铁去莫斯科、伦敦旅游。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铁路“走出去”的启动,我的愿望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作者系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上一篇:地铁4号线南段江北风井主体开工   下一篇:贵阳北至北京西动车组首发 六成旅客直奔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