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高铁开启的新经济地理

    高铁开启的新经济地理

     

      自去年底贵广、南广高铁开通,佛山迈入高铁时代以来,佛山市委书记刘悦伦在多个场合谈及对高铁经济的构想。3月11日,在北京参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佛山改革模式”圆桌访谈时,刘悦伦表示,佛山将通过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的建设,打通佛山对接东南亚、东盟各国最重要的快捷出口。

      佛山在谋划宏大的布局之时,来自民间的反应则更为迅速,佛山人搭高铁到广西、贵州旅游,成为今年春节出行的一大热点。来自广西、贵州的务工人员则多了一个更快捷、舒适的出行选择,甚至以往的摩托大军都在高铁运行中分流。

      专家学者对高铁与佛山的交汇也表现出极大兴趣,一时间纷纷建言佛山。著名战略咨询家王志纲表示,当高铁将区域格局打开后,佛山应思考更大的城市格局,且不可错失佛山西站的战略机遇。

      纵观历史上佛山的城市变迁,几乎每一次都与交通方式的更迭相关,明清时期,因控扼西江、北江航运要道,成就“四大名镇”之一;上世纪初,铁路取代内河水路逐渐成为首选货运通道,交通地位的重新排序使广州的商贸中心地位更突出,形成广佛“前店后厂”模式。

      高铁,这种时速200公里以上的交通工具,会给佛山带来哪些影响?高铁以客运为主,不能显著提高大宗货物的运输能力,却能带动人流快速集散,压缩地域间时空格局,对于第三产业的促进作用在各开通高铁的城市已经得到显现。随着高铁经济逐渐繁荣,机遇和挑战将携手到来,佛山的产业与城市布局,又如何迎接新的时代?

      陈奕凯

      A

      劳动力和消费

      高铁带动的第一波人流

      南广、贵广高铁沿线城市是佛山异地务工人员重要来源地,目前佛山已经与广西的4个城市签订劳务合作协议。

      广西人陈焕从长沙理工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留在长沙,而是选择离家更近的佛山。在基建领域从事技术工作的他,感觉随着佛山城市化进程加速,尤其是三年城市升级计划的实施,基建领域具有长足的发展空间。

      南广高铁开通前后,陈焕和他的老乡们一直对报道保持关注。去年12月26日,南广高铁正式通车之时,陈焕着实兴奋了一把。因为这意味着,他从工作地佛山返回家乡广西梧州,仅需要1个小时。

      “以前坐大巴回家要4个小时,票价比高铁还贵20元。”陈焕说,高铁的快捷、舒适、高性价比是吸引他的主要原因。更为重要的心理距离的接近,一个小时的高铁旅程,让陈焕感觉仿佛工作地和家乡在同一座城市。

      事实上,南广、贵广高铁沿线地区是佛山异地务工人员重要来源地。据佛山人社部门统计,截至2014年底,佛山共有异地务工人员158.96万人,来自省外107.8万人约占68%,其中广西20.94万人居首位。而省内(除佛山外)异地务工人员主要来源地如肇庆等,也位于南广、贵广高铁沿线。

      此外,南海区2014年前三季度统计数据表明,该区省外务工人员约35万,来源地中,广西7.3万居首位,贵州2.6万人也排在前五。

      由于地理位置紧挨,气候、饮食、文化相近,经济发达的珠三角一直是广西的主要劳务流出地,过去由于珠三角往西南地区的铁路运力紧张、运输速度无优势,历年春运都是返乡人员的心结。由此也诞生了特殊的春运现象?摩托大军。

      据媒体报道,南广、贵广高铁,对“摩托大军”起到了一定分流作用,沿途城市多年服务于“摩托大军”的交警及工会工作人员等均表示,今年骑车返乡人数有所下降。

      对返乡人员来说,高铁是一个快捷、舒适又安全的出行选择。例如佛山至南宁的旅行时间压缩至3个小时,与贵阳之间的旅行时间压缩至5个小时,分别缩短10小时和15小时以上。这对于佛山与广西、贵州之间的人才交流和劳务输送合作无疑是巨大的促进。

      春节过后,佛山大批制造业企业到南广、贵广高铁沿线城市招聘已有动作。佛山市劳动就业服务中心组织各区企业,参加广西贺州、昭平等地举办的大型现场招聘会,大批节前返乡务工人员到场求职。

      “带企业到粤北、粤西或广西招工,主要是考虑到当地的劳动力资源较为丰富,形成了密切的互惠伙伴关系。”佛山人社部门有关负责人说,目前,佛山已经与广西的4个城市签订劳务合作协议。

      高铁为外来务工者打通了更舒适的回家路,同时也为需求旺盛的佛山制造业带来了更加稳固的人力资源输血通道。

      在桂、黔地区的劳动力加速向佛山流动的同时,佛山的消费力也沿着贵广、南广高铁延伸。据南湖国旅旅行社相关负责人透露,贵广、南广高铁开通后,该旅行社仅在元旦期间就有1000多名旅客乘坐贵广高铁出游,南广高铁也将有近百人出游。“荔波动车三天游”、“黔东南侗苗动车三天游”、“黄果树动车三天游”等线路大受欢迎。

      广西、贵州的旅游主管部门和相关企业也十分看重珠三角的消费力,多次赴粤推介高铁游。“高铁开通后,粤桂两地时空距离极大缩短,广西旅游进入发展黄金时期,在此,诚邀广东民众乘南广高铁到广西休闲度假旅游。”广西壮族自治区旅游发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还推出了“两广一卡通”等合作旅游产品方便民众出游。

      但无论是制造业人力资源通道的巩固,还是旅游文化消费的拉动,都仅仅是佛山在高铁经济中的表层收获。这座背负着转型压力和希望的制造业大市,还希望得到更多。

      走出去与引进来

      “两条腿”走路

      B

      走出去与引进来

      “现在很多企业的基础生产不适合继续留在佛山,包括环保、用电等方面成本高的制造环节都应转移出去,开发核心环节、留下高附加值的东西。”广顺集团总裁吴全说。

      在庞大的客流量背后,南广贵广铁路已经开始在沿线城市带动了资金流、信息流的迅速集散。1月18日,陈焕的家乡广西梧州市举办了第六届珠三角产业合作投资洽谈会,吸引两百多家珠三角地区知名企业参与。据介绍,本次推介会现场签约投资金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佛山作为贵广、南广高铁离开广州后的首站,此前已提出以佛山西站为核心,打造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3月11日,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委书记刘悦伦在北京参加访谈时,深入谈及了该合作示范区的建设构想:通过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建设,打通佛山向西对接东南亚和东盟各国的最重要快捷出口,推进粤港澳金融、物流、科技、专业服务等资源向粤西北及桂黔地区流动,向贵广、南广沿线城市,并进而向南亚和东盟各国深入。

      刘悦伦表示:“要将我们的产业延伸出去,向沿线城市去扩展,同时把高端服务业引进来。”其次,要将佛山西站所在的南海区打造成高铁经济城市带乃至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样本;最后,要加强旅游文化的合作,将高铁经济与沿线的城市串起来,全面加强区域的协作互补。

      佛山同时也非常希望通过高铁引进创新资源。在3月19日召开的佛山全市科技创新大会上,佛山市长鲁毅表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是新常态下佛山打造经济新增长点的重要载体,他透露:“我们正研究成立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产业投资基金,引导佛山产业向外延伸发展,同时也将高铁沿线城市的优质创新资源引入佛山。”

      而佛山企业向广西、贵州转移生产环节早有先例。广东广顺集团是较早到贵州投资的佛山企业之一,2012年,这家国内最大、世界第二大产销规模的专业生产医疗压缩机及制氧机的高新技术企业,在贵州凯里设立子公司贵州全世通精密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世通”)。“主要看中当地资源丰富,有些项目到当地发展很有优势,劳动力成本比较低。”广顺集团总裁吴全说。

      全世通项目总投资6.5亿元,产品广泛应用于现代工业、军工、航空航天、汽车制造和医疗器械制造等领域。“目前项目已经投产了,去年已经有几千万的营业额,但同时我们的核心研发、总部等还是放在佛山,贵州以基础性生产环节为主。”吴全介绍,“现在很多企业的基础生产不适合继续留在佛山,包括环保、用电等方面成本高的制造环节都应转移出去,开发核心环节、留下高附加值的东西。”

      总部经济、研发、设计等价值链高端环节留下,生产加工等中低端环节输出,这符合佛山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在桂黔地区,有“香港接单、广东设计、内地制造”的说法,丰富的劳动力和土地资源是桂黔地区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的主要优势,高铁的开通则进一步释放了该优势。通过承接产业转移,当地实现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就业。

      因此,贵州对前来投资的佛企表现出极大热情。凯里市成立了由市委主要领导为组长的服务工作组,定期深入贵州全世通了解建设生产情况,多次组织贵州省农村商业银行、凯里市工商银行等金融机构协调融资问题,召开各类专题会议研究解决贵州全世通问题30余次。

      为了满足全世通的用工需求,凯里市先后组织了各类招聘会19次,组织贵州全世通与贵州省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黔东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等建立培训基地,共为贵州全世通招聘普通员工180名,专业技术人员40多人。

      在企业普遍关心的用地问题上,全世通也受到“特别待遇”。凯里市和炉碧经济开发区采取超常规做法,只用1个月时间就完成全世通300亩建设用地的土地征地拆迁工作并交付建设,可见贵州地方政府对佛山企业的重视程度。

      除了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优势外,佛企到桂黔投资还看中当地优质的生态环境。顺德企业碧桂园在贵阳开发房地产项目,碧桂园贵州区域公关负责人表示,广东虽是经济发展的前沿地区,但贵州在生态环境和发展后劲上更有优势,从华南来贵州旅游度假的人很多。碧桂园的定位就是旅游度假产品,到广东推销“第三居所”概念。

      C

      “当日往返”

      的AB面

      城市竞争

      将更加激烈

      这种“当日往返”越来越多出现在商务活动中,并潜移默化地成为日常经济活动的一部分之时,它可能演变为改变一座城市发展轨迹的力量。

      高铁对于一座城市的影响,是从实现商务活动的“当日往返”开始的。长三角的高铁发展起步早于珠三角,高铁“当日往返”促进其商务活动繁荣也更早体现。

      严明是一名设计师,供职于国内装饰行业龙头企业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由于公司业务遍布全国,严明经常需要出差。

      最近,他有一个项目位于江苏常州。苏州到常州约100公里,严明乘坐高铁往返于两地,一小时前才刚向甲方公司汇报完设计方案,一小时后就坐在公司电脑前修改方案,“感觉就是从一个办公室到另一个办公室”。

      由于高铁车厢环境舒适,又不像飞机那样限制电子产品的使用,严明会在旅途中处理一部分工作事务。他感到高铁明显提升了他的工作效率。

      这种“当日往返”越来越多出现在商务活动中,并潜移默化地成为日常经济活动的一部分之时,它可能演变为改变一座城市发展轨迹的力量。

      法国里尔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是一座传统的工业城市。1993年,巴黎至里尔的高速铁路建成后,巴黎的一些公司开始在里尔建设分公司,公司管理人员可以在巴黎总部与里尔分部之间当天往返,将巴黎的商务活动延伸至里尔。

      其后,里尔围绕高速铁路车站实施“欧洲里尔计划”,建设会展中心、欧洲办公大厦、银行大楼、大型商业中心等,意图将里尔打造为欧洲的又一个商贸中心。里尔成功实现了以工业为主到以服务业为主的城市转型。

      在经济地理学视角中,高铁影响一座城市的力量被称为“高铁网络有着对使城市资源重新评估的功能”。铁道部科研课题“铁路土地价值及实现”研究指出,高铁沿线的“资源枯竭”、遭遇发展“天花板”的城市在获得高速交通优势后,可能重新受到投资商的青睐,甚至助力完成产业转型升级。

      不过,高铁的重新评估功能是一把“双刃剑”。随着高铁网络带来的城市间时空距离压缩,城市间竞争将更为激烈。日本东海道新干线开通后,连接起日本的三大都市圈,使得都市间人口和资本加速流动。其中,名古屋都市圈的吸引力弱于东京和大阪都市圈,呈现出衰退趋势,东京和大阪的实力则更为突出。

      类似的问题,在三水南站建设之初就引发各界的关注,当时一名规划部门的官员称,三水不仅需要让流动中的人群在三水停留,更要防止三水已有的资源被周边区域吸走。而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核心是提升产业层次和城市品质,进而把高端人才聚集到三水。

      对此,袁奇峰认为,进入高铁时代之后,广州等一批“核心区”将越来越“极化”,其服务与辐射的作用也将越来越强;因此,高铁沿线的二三线城市在借力高铁时,需要特别注重自己的城市功能定位,不再需要发展大而全的产业,而一定要发展培育自己的优势产业。

      延伸

      发展高铁旅游

      佛山更看重人气

      1月24日,贵广高铁开通仅一个月后,一个由贵州媒体和旅游业界人士组成的采风团,搭乘高铁来到佛山观光采风。他们的足迹遍及岭南天地、南风古灶、西樵山、国艺影视城、黄飞鸿狮艺武术馆、平洲玉器街等,丰富的岭南文化景观令观光团意犹未尽,纷纷感叹“三天行程还太短”。

      在这群旅游界的“内行”看来,岭南文化不仅是这趟旅程最大的吸引力,更是打破了对“制造业城市”的标签化认知。

      “在贵州人的传统印象中,一直认为佛山是一个工业城市,对其了解更多来自陶瓷、家具以及各类发达的制造业等经济领域。通过本次采风,我们深刻感受到佛山作为岭南文化名城,具有深厚的文化旅游资源。”贵州新目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济恺表示。

      “佛山与贵州的人文风景大不一样,这次的采风仿佛从电影里的镜头走到了现实当中,看到了黄飞鸿、叶问生活过的地方。”在体验了西樵山黄飞鸿夏令营、国艺影视城的影视娱乐之旅等环节后,一名采风团成员说道。

      随着游客出游需求的多元化,文化旅游、影视娱乐等主题日渐火爆,独具特色的岭南文化加上叶问、黄飞鸿等名人效应的带动,佛山的旅游资源在这批观光团成员眼中大具前景。

      而贵广、南广高铁的开通以及之前武广、厦深高铁的开通,成为前景转化为现实的有利条件,推动佛山的旅游资源走向全国。

      西樵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文化旅游促进局联合南海区旅游局,先后主动接洽贵阳市旅游行业协会、厦门市旅游局、厦门市旅游协会、长沙市旅游局、武汉市旅游局、香港入境旅游接待协会、马来西亚华人旅游业公会等高铁沿线及境外主要客源地旅游机构,推动多方跨区域旅游合作发展。

      南海旅游部门则策划推出针对贵州游客市场的旅游产品,赴贵州开展招商推介活动。期望借此加强与旅游客源地的旅游媒体和旅行社互动,开展更接地气的旅游客源市场宣传,开发更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

      不过,剑指旅游市场,恐怕远非佛山在高铁时代打出“文化牌”的最终目的。“文旅产业增长带来的人流增量,以及这些人流所带来的优质市场要素聚集,才是未来的目标所在。”佛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负责人表示,人流量大小和人流结构是否合理,决定着地方的消费力和购买力,进而影响优质产业要素和城市功能的聚集。

      高铁带来了可观的人流量。据媒体报道,早在2012年,广州南站的日均客流量已达15万人次,厦深、贵广、南广等多条连接外省的高铁线路,预计到2020年旅客发送量为每年8500万人,而佛山西站预计到2022年的旅客发送量也将达2100万人。

      可是,如著名城市规划师袁奇峰所言,高铁的贯通,使得人脑中的空间概念发生革命性的改变,活动半径也将大大扩大。如何让地方特色搭上高铁,成为大区域甚至全国性的人流洼地?这是需要佛山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来源:地,目前佛山已经与广西的4个城市签订劳务合作协议。)

上一篇:铁路新时策,导盲犬不再无路可走   下一篇:就“高铁动卧车打折季”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