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一张火车票的变迁

    一张火车票的变迁

      看到电脑上的时间指向17点,小丹麻利地关上电源,背起收拾好的书包走出单位大楼。今天周五,在北京工作的小丹用手机上提前几个小时预订了下班后回石家庄的高铁票。从单位到北京西站乘地铁大概40分钟,小丹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不用排队买票,也不用取票,直接刷身份证进站,这样的话赶19点的火车绰绰有余!”小丹胸有成竹地说道,“即使赶不上车,我还可以网上改签、退票,方便得很呢!”

      不过,如果倒退到六七年前,小丹想都不敢想。“那时买票都需要去火车站排队,里三层外三层,拥挤不堪。要命的是你排队都不见得能买上,因为很多票都被‘黄牛党’买走了。记得2007年上大二那年年假,我和舍友都没买上春节回家的票,去代售点都没合适的,后来大家只好找了个“黄牛”。本来学生票只要十几块,可最终我们每个人花了30多块钱。”

      就读中国人民大学的研一新生杨冰怡谈起这几年自己买火车票的经历,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90后’大学生估计是最先体会到购票便捷性的群体。入学那会,学校为了保证大家都能买到票会组织集体购票。2012年大一下学期,我们就开始网上订票了。不过当时还需要去代售点或者火车站提前取票,那队伍有时能排100多米,一点也不夸张。后来慢慢地,火车站、学校都增添了不少自助取票机,我们就再也不用排长队了。因为购票实名制,所以很少遇见‘黄牛党’,自己需要订哪一趟、什么时间,网上一目了然,也能合理安排。去年春节,网上订票居然可以提前两个月买,这对路途遥远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喜事一桩,因为早点买到票就意味着可以早点回家。”杨冰怡说,现在的学生几乎都不担心买不到火车票了,只要提前预订一般都能买到。

      在北京西站,记者遇到了独自带孩子来取票的田女士,她刚刚用微信订了一张去湖南老家的火车票。田女士告诉记者,现在买票实在是太便捷了,用微信钱包绑定银行卡,就可以预订、支付。“以前买票的痛苦历历在目,尤其是夏天在大厅排队买票,人多空气又不好,买不到票就得想办法坐“黑车”,每张票至少要多100块钱。现在大不相同了,足不出户就可以把票买好。有时我还会帮着父母买,老人们年纪大了不会上网,但我有他们的身份证号,想去哪里我直接网上预定,老人们也省了很多事。”说到高兴处,田女士指了指身边的小孩,“今天带小孩来取票,他刚四岁就开始学着拿我身份证操作取票,真的特别方便!”

      除了感受到这几年购票方式的便捷性,细心地人们还会发现,曾经在火车站四处叫卖的“黄牛党”近几年已经难觅踪影。对此,正在购票大厅执勤的北京西站分局民警小王告诉记者,以前逢年过节,尤其是春运期间,“黄牛党”很猖獗,打击倒卖火车票违法行为始终是工作重点之一。自从购票实名制开始后,“黄牛党”几乎没了市场,倒卖车票行为相对减少,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出行环境的安全。而有着多年民警工作经验的孙师傅不忘提醒,现在出现了所谓的“网络黄牛”,他们会通过抢票器等软件刷票从而哄抬票价,这也需要大家提高警惕。

      网络购票的出现,无疑是“十二五”期间老百姓们看得见、摸得着、享得到的实惠之一。记者查阅近5年来中国铁路购票方式发现,从2011年至今,每一年都伴随一些改变:

      2011年6月1日,动车组率先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年底,电话订票、网络订票全面开启,国内一些知名出行网站也开始提供订票服务;

      2012年1月1日,全国所有旅客列车实行车票实名制,购买火车票正式迎来“网络时代”;

      2013年11月20日,“铁路12306”网站新增支付宝支付通道,支付方式更加多元化。同年12月8日,12306手机客户端正式开放下载,购买火车票至此进入“拇指时代”;

      2014年3月1日,“铁路12306”网站对互联网购票进行身份信息核验,大大提高了网络购票的安全性;

      2015年春运,中国铁路官方通告,网上购票预售期由此前的20天延长至60天;5月6日,新的购票、改签、退票政策出台,办理时间由原来的不晚于开车前两小时调整为不晚于开车前30分钟。这就意味着,在列车开车前半小时内,旅客可以通过网络操作办理业务;

      ……

      人们的购票方式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些披星戴月挤窗口买火车票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衣食住行,作为老百姓必不可少的日常需求,它们的每一步变化都将产生“蝴蝶效应”。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它的变迁历程,既是近5年来中国铁路改革发展的一个缩影,更是当今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

    (来源:人民政协报)

上一篇:长株潭城际铁路西延线已完成380米隧道施工   下一篇:安全生产需谋定而后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