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网络购票冲击火车票代售点:生意难做被边缘化

    网络购票冲击火车票代售点:生意难做被边缘化

       五一小长假刚刚过去,尽管部分热门线路火车票依旧“一票难求”,但车票代售点前人头攒动的情景早已不复存在,部分代售点售票量甚至降到历史同期最低水平。网络、电话售票愈发普及,加之铁路部门去年底推出的预售期变为60天政策,火车票代售点的日子愈发难过。“经历了2015年春运的打击,我们的信心已所剩无几。”一家火车票代售点经营者称,“现在只能通过转型和提高服务来稳定住现有的旅客。”受到近几年网络、电话购票的冲击,1999年才出现的火车票代售点,真的会像绿皮火车一样,成为历史吗?

      调查:“五元”手续费成为主要生计来源

      “我们全部的收入就是每张5块的服务费。现在已经赚不到钱了。”5月7日中午,位于运河宾馆的火车票代售点,偶有顾客询问买票。“早晨开门到现在已经四、五个小时了,才卖出30多张车票。”该代售点工作人员介绍,每周售票点卖的车票浮动都比较大,多的时候一两百张,少的时候只有二三十张。

      共青团路影视宾馆附近代售点的处境同样艰难。“一天也就出二三十张票,售票量和往年相比是有些下降。”该代售点工作人员说道,旅客在代售点买票需要交纳5元的手续费,我们代售点实际上就靠这个手续费赚钱,一天下来也就几百元的收入,在支付房租、员工工资、水电、售票专用通道光纤费用后,已所剩无几,淡季甚至还会亏损。

      在建设中路的一处代售点,不到20平米的房屋,租赁费一年大概在3.5至3.8万元之间,如此高成本的租赁费成为火车票代售点最主要的开支。该代售点负责人王经理告诉记者,这些年他们代售点增加了飞机票、旅游等配套服务,而这些多是无奈之举。

      探因:网络、电话售票让代售点“边缘化”

      2011年,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12306网站)购票业务投入使用;2013年1月,火车票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延长至20天,代售点预售期为18天;2014年底,火车票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再度延长至最长60天,代售点为58天……随着购票渠道的多样化,火车代售点也变得愈发边缘化。

      “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受电话、网络购票的冲击。”王经理表示,网络购票、电话订票、自动售票机售票等多种购票渠道的介入,使火车票代售点逐步被人们遗忘。

      铁路部门出台这一系列政策导致的结果是:在经过前两天网站的一番“厮杀”抢票后,留给代售点的可售票几乎所剩无几。王经理说,“代售点陷入‘淡季有票无客,旺季有客无票’的尴尬。”“足不出户,只需点点鼠标,几分钟就可完成网上购票,只要赶在火车检票前取票即可,为什么还去代售点多花那5元的手续费。”在长春师范大学读研究生的孙星亚说,从济宁往返长春都是在网上购票,到兖州站刷身份证取票直接上车,方便快捷,根本不需要在济宁浪费时间去取票。

      吃香:自助售票机承担2/3网购取票任务

      孙星亚所说的刷卡取票是火车站自助售票机(含售取票一体机、自助取票机),2013年春运期间,自助售票机“亮相”济宁火车站、兖州火车站,市民网购车票之后,在设备上刷二代身份证就可以取票。

      “刚开始使用者以年轻人居多,系统经过优化和调试之后,现在大多数旅客都能非常容易的完成购票、取票程序了。”济宁火车站客运负责人李莉告诉记者,使用自助售票机取异地票不收取5元手续费,而且比较节省时间,成为了吸引广大旅客的“香饽饽”。“原来客流高峰的时候排队购票、取票的旅客会从售票大厅排到火车站广场,现在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场景了。”李莉告诉记者,平常车站日均售票在3000张左右,50%左右的车票是通过网络订购,这些网购的车票有2/3是通过自助售票机出票,春运期间,自助售票机出票量比这个比例更高。

      目前,济宁有7台自助售票机,其中4台为自助取票机,3台为售取票一体机,目前所有的机器都可以取票。兖州火车站目前有5台自助售票机,近期计划增加到12台。一位铁路部门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网购车票及配套自助售票机的出现虽然对代售点售取票有所影响,但是对于旅客快捷出行以及铁路部门的发展来说,效果非常明显。

      心声:中老年依然需要火车票代售点

      铁路的售票方式日趋多元化,在互联网应用的大潮之下,代售点已步履维艰,让人担心火车票代售点就此绝迹,近年来全市有多家代售点因为多种原因停业,其主要原因是业务量下降。“网络、电话购票确实方便,但不懂电脑、不能熟练使用手机和电话的大有人在,对他们而言,通过网络买票并非易事。”在人民公园散步的刘建国表示,老年人以及不懂电脑的人群,仍然需要代售点的存在。市民李女士认为,互联网售票模式是大势所趋,但火车票代售点也有它的存在价值,毕竟网络不能取代一切,实体店也应留有一席之地,不能轻言放弃。

      尽管代售点整体业务量下降,仍有不少代售点坚守住了“阵地”。位于太白中路的银海代售点五一当天卖了108张票,平常也在80张左右,这108张票中,网购取票只占了不足10%,大部分还是来买车票的市民,“人流大的宾馆、饭店附近的代售点,外地乘客购票将特别方便。”

      采访手记:市场博弈之中期待转型

      不过,对于未来,大部分代售点的经营者持悲观态度。“代售点售票已没有优势可言。”建设路一家代售点工作人员表示,网络购票对代售点冲击力很大,但生活电子化也是大趋势,无可避免。为了走出困境,部分代售点开始谋求“转型”,从只代售火车票,到现在代售飞机票,提供办理签证、旅游咨询包团等增值服务,甚至有些代售点已经把火车票成为最小的一项服务。他们希望通过拓展业务来求得生存空间。顺通旅游的王老板告诉记者,高端客户仍会选择代售点买机票、火车票。

      相关人士指出,火车票代售点遇冷其实是时代的进步,此前购票方式单一,火车票代售点的出现,对普通市民来说多了一条购票渠道,于火车站而言则起到了分流减压的作用。如今网络购票技术成熟,市民购票更加快捷、便宜,代售点需寻找新的发展道路。


上一篇:旅行的意义   下一篇:5月20日起青藏铁路公司列车运行图微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