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福建厦门为返乡旅客增开重庆临客列车

    福建厦门为返乡旅客增开重庆临客列车

    春节渐近,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的厦门,春运客流潮涌,尤其是西南方向车票较为紧俏。8日,南昌铁路局在厦门高崎站增开开往重庆的临客列车k4068次,该车共登上2300多名返乡旅客。图为来自西南方向的旅客兴高釆烈从厦门高崎站登车返乡。

    13个除夕未回家的乘警长和“新兵”小孔

    讲述发生在普快列车上的那些事儿

    春运来了,回家的路你走得还好吗?真的是“硬座空得都能睡大觉”吗?乘警和列车员又是如何工作的?

    2月7日,记者坐上郑州至湛江的K457次列车,和郑州乘警支队五大队的民警及列车员一起感受春运的忙碌与为乘客守卫安全的幸福旅途。

    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

    实习生 李钟鸣 文/图

    体验:虽然拥挤,但相比往年好多了

    苏瑾是K457次列车的乘警长,工作已20多年。“我刚从硬座区那边过来,已经超载40%了。乘客上下车时间是不法之徒犯案的高发期,我们的工作就是到最乱最挤的地方去维持车厢秩序。”苏瑾说,“目前硬座区已经走不动了,一会儿我还要去给乘客说防盗防骗知识。”

    说走就走,记者跟随苏瑾一边走一边问起,今年的春运和往年比怎么样?

    “已经少很多人了,因为今年春节晚,乘客有充足的时间错峰坐车;另外高铁和动车车次的增多也为我们普通列车减轻不少压力。不过毕竟是春运,车厢里挤得也只容下插一只脚的空间。”苏瑾说着和辅警举起巨大的“火车票防伪展板”,为乘客讲解如何避免买到假票。

    “小宝贝这要去哪儿啊?”“来,宝贝笑一个。”从列车厢一路走下来,苏瑾碰到小孩子总要抱过来亲一亲逗一逗。“小孩子嘛,总是讨人喜欢。”面对大家好奇的目光,他笑称。

    故事:发生在2号车厢的“突发事件”

    小孔是去年7月份才毕业的大学生。“去年7月之前,我就在动车上实习了。比起高铁,我更喜欢在普快列车上工作,因为这里会发生更多不确定性既欢乐又危险的工作。”小孔说,“你永远都不知道旅途中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这种不确定性不单带来快乐,也可能带来危险。”苏瑾聊起2013年的“突发事件”,至今记忆犹新。

    那天,列车运行到桂林至柳州区间时,2号车厢突发暴力事件。“一名旅客用酒瓶把正在值班的2号列车乘务员裴力军砸得半晕,又揪着他的领带勒着他脖子挂在值班室的衣帽钩上。我赶到2号车厢乘务房间时,他的脸色都白了,我们立刻组织乘务人员破门。”

    那名旅客随后踩着硬座中间的桌子一路冲进厕所,还把自己锁在里面,“直到列车停靠柳州车站时,我们从外面砸烂窗户喷了辣椒水。打开门发现该乘客把自己左手4根手指第一节全部咬断吞了,厕所里全是血。我们赶紧拨打120并寻求柳州车站站方援助,后来听说那个人是突发性的精神异常”。

    “一般人看到满车厢的血肯定害怕,可我穿上这身制服,就不会怕也不能怕,处置这些突发事件是我的职责。”苏瑾说。

    过年:13次与1次的同与不同

    “今年过年应该也在车上了。”小孔说,“别看我才22岁,家里父母都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

    “我已经13年都没能回家过年了。”苏瑾说,“家里人也慢慢理解了,空闲时打打电话,代替了回去探望他们。其实我觉得最亏欠的还是我女儿。”苏瑾忍不住红了眼眶,“女儿今年14岁,13年来别人都有爸爸陪着过年,就她没有,真的感觉很对不住她。”

    “郑州到湛江全程2056公里,来回各28个小时,一个月两班次,两个来回就要6天;尽管回来后可以休息6天,不过逢年过节赶上客运高峰,仍然要回来工作。”小孔说。

    “晚上要提醒乘客下车,生怕有人坐过站。就算两站之间距离比较长也睡不着,我就看看书,玩玩手机,打扫打扫卫生,实在不行我就吃。”小孔笑着说,“这是我的职责啊。不单是春运,平时也是这样,无非就是人多一点,垃圾多一点。”

    检查:“黄色预警”重点“照顾”

    宣传完防盗知识后,苏瑾要花费1到2个小时巡查整个车厢,提醒乘客挂包容易被盗,检查进站时可能遗漏的包裹。

    检查到15号车厢时,苏瑾说这里有一个“黄色预警”。

    “公安部的档案和现在的实名购票是连着的,一旦有犯罪分子或者有前科的人买票,我们就会根据其危险等级接到相应预警。这个车厢里有一名曾经的藏毒人员,我们要重点检查他。”

    根据信息提示,苏瑾很快找到了预警中提到的阿波,同时苏瑾发现阿波的父亲坐在他身旁。

    “老人家你不用慌,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就是来例行检查。”苏瑾先劝慰了阿波的父亲。“你是阿波吧,我们现在依法对你进行检查,请你配合。”苏瑾并未提及阿波的过往,以免引起周围乘客的恐慌。

    “你先把袖子卷起来我看看。”比对身份、宣读权利、检查行李一气呵成,苏瑾显得专业而迅速。见阿波座位下还带了玩具,苏瑾还帮他把包装恢复原样。“检查好了,祝你们旅途顺利!”

    “黄色预警并不算重,看到他现在踏上普通人的生活轨道,我们也很高兴。”走远后苏瑾悄声告诉记者,“他的路还很长。”

    插曲:千里送回乘客丢失的挎包

    “张女士会在长沙铁路公安处等着我们。”苏瑾和乘警王晓光坐在桌子旁整理着一个棕色挎包里的东西。“到站后咱们下去把包交给她就好了,动作快一点,毕竟长沙只停9分钟。”

    桌子上除了棕色挎包,还有一个装满现金和信用卡的钱包、两条价值七八千元的金链子和失主身份证。


    今年2月1日,苏瑾和王晓光正在K338次上执勤,突然接到报警,原来在刚过去的长沙站,乘客张女士带着3岁的孙子上车后发现挎包丢了,转而下车报了案。

    随后接警的苏瑾和王晓光在18号车厢85号座位的行李架上,发现了张女士的挎包,里面的物品与张女士描述无误。

    7日当晚9点50分许,列车到达长沙站,早已等候在此的张女士连忙上车将失物领走,并将提前做好的旌旗送给苏瑾。

    “以为包被偷走了回不来了,没想到苏警长帮我找到还专门送回来。”带着张女士的“感激”,列车又启动了。

上一篇:这趟火车,开往湛江   下一篇:2月10日、2月11日大连北站动车组列车余票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