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消保协”告“铁老大”:一场错位的诉讼

    “消保协”告“铁老大”:一场错位的诉讼

        这两天,一则“浙江省消保委把上海铁路局告上法庭”的消息引起不少网友的关注。事情是由去年12月30号,浙江省消保委正式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递交了消费维权民事公益诉讼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上海铁路局立即停止“强制实名制购票乘车后遗失车票的消费者另行购票”的行为。

        这条新闻当然会引起舆论和广大网民的关注,为什么?很简单,一是春运将至,客流的拥挤增加了车票意外丢失的可能性,且寻回难度明显大过平时;二是预防心理,看这则新闻的网友们多少也都有一些“万一哪天我车票丢了,补办手续不也一样麻烦”的考虑;三是“消保协”直面“铁老大”,一个是代表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社会性组织,一个是让人印象顽固又油盐不进的老牌国企,挟民意而对簿公堂,多有侠义精神;第四种是看客心理,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看你们俩互掐挺有意思,“铁老大”赢了我就骂偏袒,“消保协”赢了我就点赞说是为人民出了口恶气。

        当我们剥开这条新闻表皮的枯叶,层层深入到根本,才会发现事情好像不是像媒体报道的那样振振有词,那样理直气壮,那样正义凛然。笔者不偏不袒,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从事情的根源上分析这新闻的核心内容,来说一说笔者心中此事的是非曲直。

        新闻中最引起大家关注的核心部分,不是诉讼本身,而是媒体一再说的“强制实名制购票乘车后遗失车票的消费者另行购票”这一行为。这句话是具有迷惑性的,因为这不是陈述,而是加入了“强制”这个有主观色彩的词语,话中的主体包括了两个方面,一是消费者,即购买火车票并乘坐火车的乘客;二是铁路部门,细分之下是铁路客运部门。就事论事,首先,乘客遗失了火车票,责任在谁?是铁路部门吗?是小偷?是拥挤的人潮?还是乘客自己不小心?当我们把“火车票”换成“钞票”“银行卡”等等具体事物之后,我们会明白,火车票丢失这件事,铁路部门是没有责任的,那么,遗失车票的乘客,你就要准备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遗失火车票是个很晦气很倒霉的事情,但是,总是需要寻找解决方案的吧?毕竟,小小一张的火车票,牵起来的是归途、行程、回乡等等具体代办事物,既然车票丢失,就一定要寻找紧急解决方案。铁路部门是怎么做的呢?他们没有死板地按照“票、证、人一致方可乘车”将乘客拒之车门外,而是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先补齐票额乘坐原车次,列车长开具说明,下车后将补的票额再退还乘客,中间收取2元手续费”这一看着麻烦,操作也不方便的解决方案。这一看着拗口、执行起来繁琐的补票再退票手续才是被乘客和“消保协”抓住不放的“尾巴”所在!

        当我们剥开了外皮看到了核心的东西就应当看明白,这是一个临时替代方案方不方便的问题,而不是铁路部门是不是借着乘客票据丢失“捞钱”或者“刁难”乘客的问题。将心比心,如果将自己带入旅客列车上的乘务员或者列车长角色,你是愿意全部乘客都有票、一遍检查验票完毕后正常工作,还是愿意在有数位乘客丢失火车票必须按程序补票、开证明?不说事情说人情,很明显铁路部门是在为乘客丢失车票的行为共同承担带来的不便。而这样的结果不是理解,是诟病,是口诛笔伐,是挟民意而大举攻击的“侠义之举”,是网上一边倒的欢呼叫好。而铁路部门则充当了出力不讨好,干活还遭人骂的角色。如果严格按照实名制验票过程,无票的乘客根本进不了站,更别提上车了,但是先补全额票再到终点站退票款的做法又让某些人找到了攻击铁路的理由,他们没有看到铁路部门在平衡“规定”与“人情”间的努力,没有看到铁路部门实施此做法背后保障乘客手中车票唯一合法的努力,只看到了程序本身的不方便,更偏执地认为这是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当浙江“消保协”扯起公益的大旗发起诉讼时,俨然一副武林盟主挟民意而讨伐恶霸的姿态,但是,出力不讨好的铁路部门是恶霸吗?春运将至,将乘客和铁路矛盾跳起来的行为是侠义吗?笔者对此持保留态度。(臧博)

上一篇:墨西哥重启高铁招标计划 我国将再度出手   下一篇:众人齐心来帮忙,农民工购票不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