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广州通信段:HXD3C型机车加装数字型货列尾装置

    广州通信段:HXD3C型机车加装数字型货列尾装置

     (中华铁道网通讯员欧阳冬彦)2014年12月25日早上,广州库修工区收到车间刘主任的通知,广州机务段HXD3C/0290计划今日扣车,须在今日之内完成对机车HXD3C/0290数字型货列尾的加装工作。
      广州库修工区林工长带领工区三位职工,立即准备安装数字型货列尾的设备主机、控制盒、设备缆线等附件,工具以及测试仪表等,并已及时通知广州机务段相关配合人负责掀揭机车内部地板。在安装过程中需要双方积极配合,齐心协力共同完成安装工作。目前,安装工作正在有序的进行中。截至今日,双方已携手完成了9台HXD3C机车的安装工作,原计划安装14台,还剩5台机车尚待安装,安装试验良好的机车计划担任广州至株洲区段的货列牵引动力机车。

    12月9日,当一趟国际货运班列从中国义乌抵达西班牙马德里时,它受到最高规格的欢迎。
      这条“21世纪丝绸之路”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线”,比跨西伯利亚铁路和“东方快车”加起来还长。经过长达21天、跨越8000多英里并横穿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和西班牙后,该班列创下最长行车里程纪录。
      但问题是,这种从中国通往西班牙的商业货运班列服务——尤其是抵达马德里的首趟班列还包含装满陀螺玩具的集装箱——是否具有经济意义?或许,这如同突发奇想的冒险,但极远距离的铁路服务确实是国际运输“军火库”内的重要“武器”之一。
      就运费和速度而言,长途铁路货运介于空运和船运之间。国际铁路联盟货运业务负责人米克洛什·科普表示,将10吨重的40英尺集装箱从成都运到波兰罗兹,火车需12至14天,空运需几天,而船运则需约6周或更长。空运费用约为4万美元,火车和船运的费用分别仅为1万和5000美元。
      即便如此,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全球研究和地理学教授让-保罗·罗德里格表示,途径欧亚大陆桥的铁路货运仍面临诸多问题。首先,欧洲铁路货运班列的运量不及美国同行的一半,因为欧洲的桥梁、隧道更低,再加上其他基础设施问题令双层集装箱无法使用。在他看来,另一个问题是从德国到西班牙需耗费一周时间,进一步削弱了铁路运输的速度及成本优势。
      欧洲铁路运输和基础设施公司共同体常务董事利博尔·洛赫曼表示,更高的运费意味着此类铁路服务最适合电子设备和医药等高价值商品。西班牙企业管理高级研究所的马赛特称,若有关班列成为常态且由中国直达西班牙,此类服务还能提供更具竞争力的运价。他还表示,运营商也可通过找到卖给中国的高价值商品进一步降低成本,以确保集装箱不会空载返回中国。
      虽然存在各种障碍,但在未来几年内,中欧铁路贸易极有可能与日俱增。洛赫曼称,近来开通的连接亚洲与伊斯坦布尔欧洲一侧的隧道,或将被用作新的欧亚大陆桥。即便欧洲铁路依然不能使用双层集装箱,欧洲的铁路货运部门也会努力提高铁路竞争力,途径之一是更新基础设施,使铁路能够通行1000米至1500米长的火车,而当前仅为600米。

上一篇:美媒:21世纪丝绸之路 中欧铁路贸易前途光明   下一篇:安康东站紧盯安全重点全力冲刺安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