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春运购票如何才能找到平衡点?

    春运购票如何才能找到平衡点?

     在上海某研究院工作的季先生和太太,知识份子,从12月7日起,每天都会从网上抢两张回老家哈尔滨的车票。十多天来,他们夫妻俩已经囤了从2月4日至15日共21张回家的车票。这还不够,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都不是最佳的选择,春节前后几天的票才是他们的“理想票”。这位季先生还告诉记者:“身边很多同事都是这样,一直抢票到最后。”而当问及囤了那么多票,到时候如何处理时?季先生反问记者:“现在不是提前多少天就可以免费退票吗?”东方网12月20日
      距离羊年春节还有两个月时间,在外奋斗的人们已经开始提前计划着回家过年的日程。然而,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年铁总推出了售票新规,火车票预售期从原来的提前20日变成了现在的60日,整整早了40天。这也说明了春运抢票环节已经提前的进入白热化的战斗。虽说许多漂流在外的“打工”人员奔波了一年,终于可以给自己放个大假,想舒舒服服的开始回家旅程与人家团聚这份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霸占这二十几张票让别人买不到票。而且自己也劳心费神,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铁总也声称不鼓励!同时也反映出了一个普遍的社会现状,对于季先生夫妻是知识份子、白领。懂得如何在网络上购票、又可以通过网络等其他渠道得到第一手新闻消息、更知道如何做还能不让自己的利益得到损失,这样一位生活水平属于社会中上流层次的白领奋斗了十多天都无法买到自己心仪的票价,那么工薪阶层或是更下层的务工人员是不是都应该哭晕在厕所呢?终究这个社会在不同层次的生活水平都不一样,穿着、住行、吃喝差距更为明显,因此春运购票会平衡吗?
      为何每到春运一票难求的现状就数见不鲜?重早先年没有网络的人工售票窗口,队伍排得到车水马龙,好不容易排了几小时的票,结果换回来的却是一句“:无票”。当时有不少人对票卖的那么快的问题做出了不少质疑吧?到现在普遍的网络购票,不少人也亲眼目睹了几百张票被“秒杀”的情景,没错春运就是如此!首先不得不说国内的人口位居世界第一,那么人口多了,漂流在外以及坐车的人自然也多,节假日体现的更加明显,不仅仅是铁路,公路、航空这些平时会销售淡季打折票的企业一到春运,即使只发售高额的全价票许多热门城市方向的票务也闪起了红点告急!其次就是黄牛的介入,黄牛党虽受制于国家法制,但也为很多市民解决了不少燃眉之急,所以不得不说中国买票哪家强——黄牛党,快过年了黄牛党也会想为此捞上一笔,早年他们会垄断一切可垄断的热门城市的票源,卖给那些需要的旅客从中收取高额的“手续费”到现在因为铁路推广的实名制,他们因而华丽的脱变成了抢票软件、刷票机等高级业务从中牟取暴利。最后就是上述季先生夫妇,这些高层的知识份子因为工作的环境更适合在网上抢票,懂得如何运用高科技软件,而且获得网上消息的来源灵通,也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利益,更因为自己的生活水平高因此为抢到自己心仪的票价,不在乎他人感受强行霸占二十几张票使得本身就紧张春运票变得更加紧迫。以上三点原因就是春运为何一票难求的主要原因,也是打破春运票务平衡的重点。
      其实铁总比每位旅客春运是否能买到票更为着急,2012推行了实名制打击黄牛,2013年将二十人才能订购团体票“压缩”为五人就能享受团体票待遇,今年又推出了12306实名验证功能,来制衡第三方软件,都能看出铁总为旅客着想的心情,笔者认为春运票务是否能平衡其实和生活水平脱不了联系,先说云贵川方向的乘客,这些务工人员往往回家过年的时间比工薪阶层的人要提早一个多月,而且这类人都能吃苦耐劳,比起那些喜欢买卧铺甚至是高铁动卧的老板,他们更心疼消费,同时也不介意站着或坐着回家,所以建议铁总是否可以考虑更早的投放出一些廉价的站、做票提供给这类人购买。然后应该将一趟车的所有票价分隔化出售,比如六十天投放50%,四十天投放30%,二十天投放20%,越早买到的票价相对折扣高些,这样做也能带给一些没买到车票的乘客一些希望,而且车次的选择面也更为宽广。最后建议每次春运前铁总能多联系一些大型企业,给他们员工提供大量回家的车票,收取手续费,这不仅能找到长期的合作伙伴,同时也能解决大批客流的乘车问题。
      俗话说:“没有利益就没有交易”如果说每个人都有一颗为他人着想的心,那么所谓的黄牛党、囤票党就是慢慢减少,春运购票的平衡点也会为之均衡,也祝福大家早日买到自己春运回家心仪的票。
      (作者系中华铁道网评论员徐芦巍)
上一篇:中国高铁挺进西方   下一篇:怀化高铁时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