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快讯 > 旅游快播 > 济南农民工春运返乡调查 回家的路到底有多远

    济南农民工春运返乡调查 回家的路到底有多远

     一张小小的火车票,我在这头,家在那头。对于在外漂泊了一年的农民工们来说,春节时一家人团聚是最温暖的事了。春运期间,济南有150余万农民工返乡过年,他们中既有刚踏入泉城的新一代,也有在济南摸爬滚打了七八年的老字辈。对于这些年纪大些的农民工来说,繁琐的网络、电话购票流程他们“学不会”、“玩不转”,为了一张承载着无限乡愁的车票,他们使尽浑身解数。
      □本报记者 郭吉刚
      为期40天的2014年春运,客流量预计将达36.2亿人次,相当于全国人口整体迁徙两次。面对如何回家的问题,“买张火车票”依然是多数外来务工者们的首选。
      近两年,铁路部门开通了网络和电话订票的利民举措,但对于很多外来务工人员来说,繁琐的网络、电话购票流程他们“玩不转”。在不断进步的春运大背景下,买票手段与知识结构错位的农民工们的春运故事更显得奇特跌宕。
      仅一列车
      35小时的“站票”
      K205是济南开往成都的唯一一辆列车,从1月18日往后的座票早已卖光。买下一张无座票,就意味着毛运科要在火车上站35个小时,还要从成都倒几次车,这对年近六旬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只剩站票了,买不买?”9日11:10,毛运科站在济南火车站售票口前,双眼环顾四周,脸上写满了失望。这几天高校大学生纷纷放假,车站售票口排起一二十米的长龙。一身土气装扮的毛运科挤在学生堆里有些扎眼,后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只好先从售票口退了出来。
      这已经是毛运科第4天来车站排队了,他所在的工地就在火车站附近,空闲的时候就会来碰碰运气。毛运科来自四川省绵竹市拱星镇,来济南打工 4年了。2008年的一场汶川大地震,绵竹市受灾严重,他家中的房屋全部倒塌,震后重新盖房花了八九万的费用,他只好跟着同乡来济打工还债。济南距离绵竹长达1540多公里,K205次列车票价251元,时长35小时10分钟。过去几年,毛运科嫌汽车票太贵,都是坐这趟列车,每年春节往返一次。
      “这趟车太紧张了,看来今年又悬了。”毛运科告诉记者,过去3年他只买到过一张座票,今年他已经不抱希望。“我腿今年不太方便,站30多个小时就怕身体受不了,但实在买不到也只能站着回家了。”眼看着站票数量也越来越少,毛运科有些犹豫不决。
      来自枣庄的农民工苗女士,因不会用自动售票机购票,站在一旁看别人如何购票。 记者张刚 摄
      程序繁琐 网络、电话订票“学不会”
      难点、累点,在48岁的孙存亮看来都“不叫事”,只要能买到一张回兰州的车票就成。10日,孙存亮在火车站售票厅内待了一下午,两眼一直盯着滚动的大屏幕,1月23、24、25日这3天开往兰州的3趟列车车票全部售罄,连张站票也没剩下。老板承诺1月22号放假,第一次来济南一家饭店打工的孙存亮原本打算23号就买票回家,但现实让他不知所措。
      根据规定,火车票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延长至20天,窗口、代售点、自助售票机预售期为18天,前者有提前两天的时间优势。为何不尝试网络和电话购票?孙存亮挠了挠头说:“这两样都让人教过,但没学会。”
    孙存亮的回答代表了很多农民工的心声。记者了解到,不懂电脑、网速慢、没有网银等障碍成为不少农民工网络购票的一道坎;使用12306电话订票也 很 麻 烦 ,要 先 转 拨95105105,再选择订票种类、乘车日期、地方区号、车次等七八道程序,一会儿按这个键、一会儿按那个键,稍微疏忽就出错要重来,花了四五分钟好不容易进入正题,电话那头又说没票了。最终,不少农民工还是放弃了这种方式,决定实地排队买票,这样心里最踏实。
      晚了两天 排队购票“很吃亏”
      网络和电话订票服务的开通,让曾经拼体力熬夜排队买票的农民工们一下子丧失了优势。一个现实问题是,由于窗口预售期要比网络、电话推迟两天,让不会操作的农民工们变得更加被动。
      “网络和电话订票预售时间长,热门方向车票一放票就被抢光了。”济南火车站售票厅的工作人员坦承,如果这两种方式显示车票“已售完”,到车站窗口、代售点及自动售票机买票基本上就没有希望了,只能等旅客预订了火车票没有及时去取,或者有人退票,这些票额重新返回售票系统后,在售票窗口、代售点还能碰碰运气。“应该考虑我们这些文化低的打工者。”不少务工人员反映,铁路部门提倡网上售票没有错,能大大提高售票效率,但排队和网络预售时间应统一,或者在窗口、代售点预留一部分票额,不要全部拿到互联网及电话预售,这样才公平。
      团体购票
      用工单位“不热心”
      铁路部门从2013年12月8日至16日,开始优先为用工企业和满5人的务工人员自组团办理务工人员团体往返票。2014年1月16日至2月24日春运期间所有加开的临客列车车票,全部优先用于务工人员团体往返票。春运铁路临客车票预售期有所提前,互联网、电话订票预售期为25天,车站窗口、代售点、自动售票机预售期为23天,农民工在同时间赛跑上终于领先一步。“我们想办理多人团体购票,可单位压根就不管这事。”苗勇在济南东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跟他一起的还有七八个四川同乡。苗勇说,去年12月初他就知道能买团体票了,但单位购票需要经办人提供单位营业执照、介绍信,还要加盖单位财务章,单位压根就不管这件事。再加上工期紧张,他和同乡也无暇自组团前去购票,错过了最佳购票期。“很多线路都没有临客,团体票也起不到啥用。”不少农民工抱怨说。
      □本报记者 郭吉刚
      春运期间,济南有150余万农民工返乡过年。外出打工挣钱,有着各种难以言说的理由,但到了春运时,他们却有着同样一颗思亲盼归的心。
      来济打工,总比在家种地挣得多
      7日11:30,46岁的王洪臣在工地结束了一上午的活儿。记者来到王洪臣的工棚时,他刚从工地食堂打回午饭:一盆米饭,一碗水煮白菜,一点肉也没有。冬季的晌午气温仍旧很低,工棚里没有供暖设施,床铺上凌乱地堆放着几床棉被和棉垫。王洪臣也顾不得那么多,哈了口气搓了搓手,披上一件棉衣,趁着热乎劲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背井离乡,在外面打工不容易,但不出来打工又没有办法。”这是王洪臣这些年来打工的个人感受。去年 3月,他从德州老家跟着老乡来到济南打工,包工头承诺每天给他140元,加班另算钱。王洪臣在德州老家还有20多亩地,但连续两年的涝灾让收成很不理想。交谈时,他给记者算了一笔收入账:刨去化肥、农药等支出,再加上政府补贴,这20亩地每年种粮食纯收入不到2万元,碰上涝灾收成就更差了,而他在外打工收入一年在4万元左右,在外边省吃俭用,每年也可以剩余3万多,远比在家里种地强。在他们老家,村里的年轻人不是出去读书就是外出打工了,留下的主要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很多土质不好的耕地已经荒了。
      年一定要过,买不到票也要回家
    8日12:30,在济南一家建筑工地内,张志吉和张丽华夫妇戴上安全帽,正在为下午开工做准备。夫妇二人居住在工地提供的一处工棚内,虽然面积不大,但房子被张丽华收拾得干净而温馨。原本两人的活儿已经干完,正打算过几天就回江苏老家过年,但由于工钱一直没有结算,两人准备再加几天班,拿到钱后再回老家过年。
      “现在票就很不好买了,过几天真不知道该咋办。”张志吉说,现在济南很多工地都已经停工了,不少人都开始做返乡准备。他前几天跟老乡去火车站打听买票情况,结果把他吓了一跳,10天内的车票全都没了,过几天票会越来越难买。“实在不行就买汽车票回去,不然就飞回去,要不然能怎么办?”一向生活节俭的张丽华咬了咬牙说,他俩现在要的就是回家,其他都不管了,钱花了可以再挣,能回家陪父母儿女过年,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张丽华抬头看了看天空,心已飘到了千里之外的老家。回家过年的传统文化,已经深植在张志吉夫妇的心中。
      回家陪女儿,是最幸福的时光
      “钱存着可不敢乱花,得给闺女攒着上学用。”38岁的董冰上有老下有小,他拼命干活,不多花一分钱。董冰独自一人在济南打工已经三四年了,省吃俭用成了他目前生活常态。他告诉记者,平时都不舍得吃穿,食宿工地上给提供,水果啥的一般不买,抽烟都是挑最便宜的,“打工的身体都结实着呢,有时候生病了干点活,出汗扛扛就过去了。”董冰从来没有在治病上花过一分钱。
      董冰省吃俭用只有一个目的,为了刚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虽然自己受教育程度不高,但董冰对女儿的教育和生活格外重视。“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还指望着闺女将来能有出息。”董冰说,每年能够回家陪女儿过年是他这一年最幸福的时光,今年女儿一直想要个点读机,等发工资就给她买一个带回去。
上一篇:成都到北京最快列车T58次特快开行   下一篇:节前热门方向火车票售罄 厦深铁路年初一短途票依火